【大闹御医院】若是本王不想呢?【122】

    “也不知那小少爷被关在了何处,若是偷偷向大小姐去通风报信。。。。。。。”

    “你疯了吗?你以前怎么对大小姐的,你都忘了?咱们没这个富贵命,还是躲的越远越好。”

    钟豆豆嘴角微抽,这些下人,以前个个都对他和娘亲各种瞧不起,最脏最累的活,全吩咐了娘亲去做,还整的谩骂,奚落。

    想起以往种种,钟豆豆神色微冷,眸间隐隐泛起一抹煞气。

    “那也是二夫人吩咐的,又不是咱们乐意的。”

    声音渐渐离去,钟豆豆抱着小白从暗处走出,敛了煞气,包子脸却依旧鼓鼓的,带着一丝怒意。

    且饶过你们一回。

    他转了方向,朝着莫府的书房偷偷潜去。

    炼丹炉在莫府的后花园最角落,书房却在莫府的前厅附近,一路避开忙碌走动的仆人,钟豆豆脚程飞快,以前要走上小半个时辰的路程,不到一刻钟便到了。

    升至蓝灵巅峰,又喂了如此多的补药,钟豆豆明显觉得自己的子比之前灵活了不止一倍。

    天色将暗未暗,没有夜幕的遮掩,书房门外,无处可躲。

    他又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也不能扮成端茶送水的仆人。

    他略微观望了四周一圈,下人们此刻都在厨房忙碌,差不多到晚膳的点了,此刻进出书房的人必然不多。

    莫府的书房,分为两个隔间,还有一个是藏书库,位于书房的右侧,紧靠着围墙。钟豆豆抬眸瞧了一眼,子灵活的越过围墙,上来屋顶,又轻手轻脚的扒开了气窗。

    气窗不大,正好够他一个五岁小儿的子。

    穿过起,一个飞跃,稳稳落在了地上。

    “莫若兄怎么还不来?”才刚站稳子,就听到隔壁传来一道低沉温和的声音。

    是二皇子叔叔?

    钟豆豆悄无声息的靠近离书房最近的那扇门,趴在门上侧耳倾听。

    “那小种早已被莫若控制,应该没什么问题。”又是一道清亮的嗓音。

    是莫雨华那个大混蛋。

    钟豆豆不爽的抿唇,你才是小种,你全家都是小种。

    “莫瑾言那边怎么还没动静?她不是最紧张自己的种儿子吗?”莫雨华语气急躁,很是不耐烦。

    “她向来行事小心谨慎。”慕容云飞语气淡淡,与钟小蝎交手这么多回,他是吃尽了苦头,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回,无论如何,不能再栽跟头了。

    必须要比那女人,更小心谨慎才行。

    “哼,这一次定然要让她名声尽毁,心甘愿嫁给李莫若不可。还有那小种,若不是十一爷丛中作梗,此时只怕早已成了药人,哪里还由得他嚣张。”莫雨华几分咬牙切齿。

    他们果然要对付的是娘亲!

    这些坏人,竟然想毁娘亲清白。钟豆豆攥紧了小拳头。

    欺负娘亲者,杀无赦。

    浓浓的低气压,让怀里的小白忍不住抖了抖。

    钟豆豆童鞋,你是在偷听,好吗?你如此灵气外放,是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你吗?

    钟豆豆微敛了怒气,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深邃冷冽,不似小孩。

    药人?小爷让你们连做药人的资格都木有。

    钟豆豆威武霸气,一统江湖。

    小白默默翻了个,随手给他一个赞。

    “我再去琼花楼检查一下,你在这等着。”慕容云飞似乎有些紧张,起朝外走去。

    “我陪你一起去。”莫雨华也跟着起

    琼花楼?是莫府闭关修灵的地方。

    他们要把娘亲带到那里去吗?

    钟豆豆子轻轻一跃,借着高大的书架,搜的一声窜出了屋顶。尾随而去。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月票的分割线==========================

    夜黑风高,风声鹤唳,正是作案的好时机。

    钟小蝎一直以为救走钟豆豆的是轩辕离的贴护卫轩辕凤,能在蓝灵顶峰的眼皮子底下救人的,实在为数不多。

    仅有的高手,此刻都集中在了那个包厢里。

    留下的,只有六阶青灵巅峰西兰王,六阶青灵低阶李莫若,与七阶紫灵的轩辕凤。

    西兰王自然不会来淌这浑水,李莫若与自己昨一事过会,梁子已是打了个死结,这辈子都不可能握手言和。

    算来算去,唯有轩辕凤一人有可能。

    所以,听到自家的宝贝儿子不见,她到不甚担心,只想着,不过是轩辕离的调虎离山之计罢了。

    轩辕离随她一起回的豆窝。

    冷清清的豆窝,除了打扫的几个仆人,只有菜包,包乖乖的在啃着生

    仆人递上了信,是李莫若亲自留下的。“想救你儿,琼花楼见。”八个字,是娟秀的小篆。不像是李莫若的风格。

    钟小蝎转出门,冰虫虽除,子却还没有完全好。五脏六腑被冰虫啃噬过,一时半会自然好不了。

    人人都来劫持她的宝贝儿子,真当她钟小蝎是吃素的吗?

    漂亮的凤眸,怒气翻腾,气息几分紊乱。

    “本王陪你一起去。”轩辕离几步上前,语气依旧淡漠清冷。与钟豆豆如出一辙的黑曜石般的眸子,深如水潭,如云似雾。

    “我欠你一条命,后定会归还。”钟小蝎沉默开口,她不想与这个所谓的 伴侣有太多的纠葛。“至于我们的关系,仍旧是陌生人。”

    神色冰冷,语气不带温度。

    心若是悸动了,便难收回。眼前的男人,太过高深,莫测。她有一种一旦坠入,便万劫不复的感觉。

    所以,在心动之前,便离的远远的。

    她与他,只谈,不谈

    让一切都简简单单,回到最初的原点就好。

    至于昨夜一瞬的温暖,烟消云散了吧!

    “本王若是不想呢?”轩辕离子靠近,清冷的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缱绻的微笑,若暖的威风,清隽淡然。

    刻意压低的嗓音,萦绕在钟小蝎冰冷的耳际,仿若是一句缠绵的话。让她小巧的耳垂,染上了一丝粉嫩。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