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满城皆情敌【118】

    “轩辕绝,你有本事再提一次金子,老子弄死你,弄死你。”无花公子顿时炸毛,神马艳绝天下,神马雌雄莫辨,那都是世人被蒙蔽了眼。

    醉芙蓉默默的后退了一步,太可怕了鸟,这不是男神,是泼妇!

    “药无花,谁让你出金子了,你激动个什么?”轩辕绝半点木有将人家放在眼里,神懒懒,十分嫌弃。

    不过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有四哥在,这药无花敢把他肿么样吗?

    轩辕离墨玉般的眼,冷冷一撇,眼中闪过一丝锐利。无花公子怏怏的闭了嘴,背对着轩辕离,默默的想着轩辕绝展示自己的小拳头。

    “好,金子暂且不谈。”轩辕绝说的干脆利落,“院使大人的毒,本王可以解。不过,院使大人的宝贝儿子也伤了本王的亲信,所以。。。。。。”

    钟小蝎默默抬眸,瞧见他始终垂着右手,眼底又透着一丝疲色,清亮的眸子闪过一丝了然。她冷冷开口,“没见着儿子,休想我替你解毒。”默默戳穿了轩辕绝的谎言。

    “八哥,你也中毒了?”一直藏在后的十一,这才大大咧咧出来,嬉笑着走向轩辕绝。

    在轩辕皇宫,他可是被这个人面兽心滴坏人,给欺负惨了。

    “你一个七阶紫灵,竟然中了我们豆宝的毒?”语气各种幸灾乐祸。

    轩辕绝脸色黑了又紫,紫了又青,十分扭曲。

    “钟小蝎,冰虫玫瑰一旦进入心脏,便是回天乏术,你可想清楚了!”轩辕绝盯着钟小蝎,语气冰冷,试图从她那一张苍白的小脸上,找到一丝恐惧。

    却发现,此人不但对别人心狠手辣,对自己更是冷心冷肺。

    听了他的话,眉头都不皱一下,眸色森冷,含着一丝愤怒,就是不见一份的害怕。

    “我们彼此彼此。”钟小蝎的声音比他的更是冷了几分,如千年寒冰,往外丝丝冒着冷气。

    心里却是默默的替自家宝贝,点了个赞。

    顺便,替这个悲催的八爷,点一对蜡。一个七阶紫灵,竟然在一个五岁的孩子面前,栽了如此大一个跟头,八爷,你真心拉低了你们轩辕国的平均智商。

    “你别进去,我们主子有贵客在,不许任何人打扰的。”双方正冷冷对峙,门口忽然响起一阵吵闹。

    “芙蓉,把人去带进来。”轩辕绝冷声吩咐,已经天下大乱了,不介意更乱一点。

    “是,主子。”醉芙蓉应声出门,将门外与护卫争执的人带了进来。

    “小蝎?”瞧见门内众人,来人几分讶异。“轩辕兄,你不是说带她去天山见药老吗?”

    想起昨夜场景,暗夜流光仍心有余悸。

    这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连命都不要,若不是轩辕离出其不意点了她的昏睡,只怕那冰虫早已啃噬了她的心脏了。

    “暗夜流光,你以为天山在你家门口吗?”无花公子特鄙视的瞧了一眼暗夜流光,凉凉开口。

    那不是有小金吗?暗夜流光默默将话吞回了肚子,这药无花,别看长的倾国倾城,毒舌,凶残,除了轩辕离,还六亲不认,冷心冷肺,而且功夫深不可测,灵力值已经不知道飙到什么境界了。总之,此人能不惹就尽量躲远点。

    不然,自己肿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在灵兽森林,打过一个照面,他早已默默将此人拉近了黑名单。

    “暗夜流光,你跑那儿去了,昨夜开始就不见人。”十一跟着上前招呼,看到他手里提着个黑布袋,好奇的问道。“你是打算把我们大豆子偷偷运出去吗?”

    暗夜流光嘴角微抽,将自己的口袋放到了桌子上。

    “八爷,五千万俩黄金,一时无法筹集,这是昨夜被豆豆吃掉的珍品。”暗夜流光对着轩辕绝,淡淡说道。语气温和,气场却十分强大。

    钟小蝎双目炯炯有神,看向暗夜流光,这个暗夜盟的盟主,神马时候,一秒变土豪了?

    袋子被打开,天山雪莲,千年灵芝,还有几支老山参,正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儿。

    “暗夜流光,你哪里弄来这么多宝贝?”十一惊愕的合不拢嘴。

    连一向见多识广的无花公子,也微抽了唇角。

    轩辕离冷冷撇了一眼暗夜流光,瞬间有种,满城皆敌的赶脚。

    “东西都齐了,还不快放了我儿子?”钟小蝎十分土豪的将这价值连城的宝贝推到轩辕绝的面前,挑了挑眉,冷冷勾唇道。

    她子几不可闻的轻颤,面上除了一丝难掩的苍白,却是云淡风轻,淡定自若。

    离她最近的轩辕离,一丝心疼一闪而逝。

    轩辕绝漆黑的眸子微眯,眼前这个灵兽森林佣兵团的老大,竟然能在一夜之间,收集到他费劲心思的珍藏,着实不简单。

    自己这一次,当真是要沟里翻船了吗?

    瞧着眼前个把个的七阶紫灵,他只觉得小心脏拧巴拧巴的疼,他的醉仙露难道就要白白给那混小子吃了吗?

    还有那混小子边的小圣兽,他真的木有一丁点机会了吗?

    轩辕绝内心各种纠结,脸上却是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一贯的优雅从容,温文尔雅。

    “先替本王解毒,本王自会让你见到你儿子。”轩辕绝决定退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总不至于为了一瓶醉仙露,把自己高贵的命给搭上。

    “见不到我儿子,你休想解毒!”钟小蝎已是微微有些气喘,子靠着桌子,才勉强坐住,可那迫人的气势,不减分毫。

    “若是过了午时,还不见本王命令,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儿子。”轩辕绝抬眸,瞧向钟小蝎,眼底是赤果果的威胁。

    “你确定?”钟小蝎忽然起,居高临下的瞧着轩辕绝,语气沉,脸色瞧上去几分凶残。

    “钟小蝎,你冷静。”十一瞬间有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

    “八哥,你还是乖乖的把豆宝带出来,到时候这里尸横遍野,你负责!”

    “哼,就凭她吗?”轩辕绝各种鄙视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