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我收到了惊吓!【111】

    伤口离心脏不到一寸,子不再轻盈,钟小蝎只觉得心脏附近,如万箭穿心,痛彻心扉。

    她深吸一口气,脚尖借着高耸的围墙,一跃而起。

    却闻到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笼罩,清新如香草,纯粹而高贵。

    是她熟悉的味道,离开这子,还不到几个时辰。

    她微微松懈,受伤的子滑落,跃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们威武霸气的院使大人,怎么爬个墙都能摔下来?”美男一脸促狭,如黑曜石般漂亮的眸子,倒映钟小蝎几分苍白的小脸。

    “不小心撞上了人妖,我收到了惊吓。”钟小蝎微不可闻的皱眉,唇角却勾起一抹浅笑。

    虽然眼前之人,目前还无敌意,可她最不喜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特别是一个连都要较劲的 伴侣。

    一次的示弱,只会让她失去主控权。

    “你受伤了?”夜色昏暗,又无灯光,双方都是凭借对方上特有的香味相认,轩辕离自然瞧不见钟小蝎苍白如纸的脸色,和她血色全无的双唇。

    只是,渐渐粗重的呼吸,让他疑惑出声。

    “和你无关。”钟小蝎答非所问,轻描淡写。只要给她时间,区区小伤根本威胁不了她。

    她径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随手到处一粒药丸,塞进了嘴里。

    “你吃的是什么?”轩辕离被漠视,也不生气,任劳任怨抱着钟小蝎,只是略微好奇。

    “活血,化瘀,消炎止痛。”钟小蝎小心翼翼将瓷瓶收回怀里,随口解释。轩辕离不嫌手累,钟小蝎便也毫不客气的窝在他怀里稍作休息。

    她不是那种矫揉造作的女子,也不是做了那啥还要立牌坊的女子。早已肌肤相亲,又何须拘于小节。而且,那个鬼蓄八皇子,谁知道什么时候冲出来,眼前这男人的怀里,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是谁伤的你?”周气压忽然一低,轩辕离眸低闪过一丝森冷。他瞧不见钟小蝎的神色。却感受的到,她越来越迟缓的呼吸。

    “不就是你那个惹是生非,兴风作浪的八弟。”钟小蝎懒懒回答。不过是一枚暗器,她也吃了百毒不灵丹,和消炎止痛丹,肿么有一种越来越严重的感觉。

    “他用什么伤的你?”一贯冷心冷肺,波澜不惊的轩辕离,忽然提高了音量,抱着钟小蝎的手一紧,让钟小蝎忍不住到抽了口气。

    亲,他没弄死我,你这是要掐死我的节奏吗?

    “就一片花瓣而已。”窝在轩辕离的怀里,她肿么有种越来越冷的感觉,好像全的能量被谁抽了去,连产这么一件小事,她都办不到。

    “冰虫玫瑰。”轩辕离的声音忽然冷若冰霜,本就冻的忍不住轻颤的钟小蝎,只觉得自己似乎掉入了极地冰窟,冷的她不由自主贴近轩辕离,想要汲取一点温暖。

    冰虫玫瑰,肿么有种不明觉厉的赶脚。

    “你放心,有本王在,断不会让你送了命。”见怀里的人轻颤不已,抱着她的手,紧贴着后背,缓缓输入了灵气,敛了森冷,多了一丝暖意。

    轩辕离抱着钟小蝎,子轻轻一跃,不等钟小蝎回应,人已进了后院。

    子还未落地,只见数十只黑色利剑齐刷刷对准了他们来。

    轩辕离一手揽住钟小蝎,一手轻轻一挥,凌厉的灵气如狂风骤雨,势不可挡。

    所有的利剑还未到半路,就被迫掉头,袭向击之人。

    劲道之大,寂静的空气中,只闻一片鬼哭狼嚎。

    对面响起沉闷的低呼,似乎已有人躲闪不过,中了箭。

    轩辕离眼中闪过一抹杀气,满脸冰霜,揽着钟小蝎的腰,从半空一跃而起,落在了小楼的屋顶上。

    “你还好吗?”怀里的人,呼吸越来越轻,借着昏暗的灯光,只见她脸色惨白,血色全无。一双如星辰闪耀的眸子,此刻已失去了光辉。

    轩辕离眉头微皱,底下的杀手在他眼里根本微不足道,可怀里的人,却不知还能撑多久。

    钟小蝎摇了摇头,心中几分懊恼,神马时候,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钟小蝎也会如此无用。

    可口的疼痛,让她根本来开口都难。

    对于轩辕离忽来的温柔,她压根儿没注意到。

    弓箭手退后,又有数十个高手,如鬼影般,悄无声息出现。

    一白衣胜雪的轩辕离,冷冷扫了众人一眼,长袖一挥,惊人的气势疯狂的向着四周如波涛之势,汹涌奔腾而出,不到片刻功夫,整个后院,全在他的气势笼罩之下。

    那气势犹如百川汇聚般磅礴,更如奔雷闪电般凶猛。

    高高的小楼顶上,无边无际的夜幕之中,轩辕离高大拔的姿,仿若跟夜色融为一提,墨发飞扬,袍角翩跹,令天下人惊艳的俊美脸庞上,散发着令人心寒的森冷目光,那嗜杀的寒气,足以冰冻周的所有活物。

    藏在暗处的轩辕绝,眸低几分讶异。

    任何人,任何事都入不了眼的四哥,竟会为了一个女子,有如此滔天的杀意。

    那毁天灭地的煞气,让他几分惊悚。

    他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若是这女人死去,四哥会让整个轩辕大陆,来替她陪葬。

    太可怕了。

    “轩辕绝,有本王在,无人能伤她分毫。”冷冷的声音,好似冰雹,重重的砸在轩辕绝的心上。

    他害怕了吗?

    肿么可能?轩辕绝的一双星眸闪亮,为自己无趣的人生,终于有了新的目标而感到欢欣。

    倒是窝在他怀里的钟小蝎几分讶异,这渣男肿么了?

    从来也没有人,如此张扬的承诺,要保护自己。

    不可否认的,心漾起一抹温柔。

    前世,她费劲心思保护的家人,最后却是送走她的刽子手。

    这世上,连至亲之人都如此无,还有谁能信任。

    除了宝贝儿子,她冰冷的心,早已尘封,住不进任何人。

    长长的睫毛微垂,她抬眸,眼底却是一片无的冷光。

    不需要,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也不需要任何的保护。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