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细思极恐滴女魔王【108】

    若不是他,莫瑾言怎会名声丢尽,还连累了自己的儿子。

    “小蝎,不要冲动!”见着钟小蝎滔天的怒气,暗夜流光急忙拦住了她,又对着那小叫花子问道,“今夜来见你的小公子呢,你可知他去了何处?”

    “我,我说了,你们会放过我吗?”叫花子结结巴巴,这回是真害怕了。

    他可是见过这小姐,白花花的漂亮子的。

    谁知道,这废材小姐,忽然摇一变,会变成女魔头?

    实在是太,太可怕了,呜呜。。。。。。

    钟小蝎冷冷横了他一眼,脚下的力道加重,疼的叫花子哇哇乱叫。

    “快说,若是再不说,连我也保不了你。”暗夜流光见钟小蝎如此盛怒,已是猜到一二,原本对叫花子的怜悯,瞬间消失无踪,眼底几分不耐。

    做人,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了人格,做出畜生不如之事来。

    亲, 你道德如此败坏,你妈知道吗?

    “小公子问我六年前的那个男人是谁,我。。。。。。”叫花子结结巴巴解释,我字才出口,又是一声凄惨的尖叫。

    虽然六年前跟自己没有关系,可一想到,这个肮脏又猥琐的男人,看过自己借来的子,钟小蝎膛里的一道无名之火,便越烧越烈。

    “姑饶命,姑饶命啊!都是小的不好,求你高抬贵手,饶过小的一条命!”叫花子痛哭流涕的求饶,倾盆的雨水随着他嘴巴的一张一合,全灌进他的嘴里,呛的他难受不已。

    “有,有间拍卖行。那个男人最后消失在有间拍卖行,小的,都,都告诉小公子了!”见眼前之人,冷若冰霜,叫花子不敢再耍什么花腔,急忙把所有事儿一股脑儿托出。

    闻言,钟小蝎冷冷收回自己的脚,却在叫花子大口喘气之时,将一粒深色的药丸准确无误的扔进了他的嘴里。

    叫花子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张合合,却发不出半丝声音。

    莫府的屋檐下,十几个叫花子接着大红灯笼发出的黯淡光芒,正饶有兴致的瞧着好戏。

    见叫花子颓败倒地,个个笑的幸灾乐祸。

    “让他逢人就将当年那富家小姐的事,这回尝到恶果了吧!”大伙儿在门口开始悄声的议论。

    “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子,还整的说自己与那小姐如何如何,搞了半天,连口都没吃到。”

    “就是,太给我们丐帮丢脸了,要是我去的话,定把那小姐弄的服服帖帖的,那像他这么没种。”自信心极度膨胀的叫花某甲。

    “把那老叫花挤走的,真是有间拍卖行的老板吗?”叫花某乙小声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那小魔王肯定是去有间拍卖行找爹去了!”

    “那个小魔王,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瞧着眼熟的很!”叫花丙语出惊人。他绞尽脑汁思考,忽然眼前一亮,大声喊道,“不就是莫府的小野种吗?”

    “莫府的小野种,不是传言是轩辕国四皇子的儿子吗?怎么跑去有间拍卖行找爹爹?”叫花子们谈的兴起,瞬间遗忘了要注意音量的事儿。

    吱呀一声,众叫花子纳闷回神,见着大门徐徐打开,露出管家铁青的一张老脸。

    众人瞬间作猢狲散。

    ===================我是卖萌求收藏的分割线=================

    有间拍卖行,内厅。

    大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终于忙完的轩辕绝,一声狮子吼,响彻云霄。

    这是神马况呀喂。他的宝贝,他这十几年来,费劲心思,散尽钱财,好不容易才寻得的宝贝啊!

    瞧着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儿,被随意的四处丢弃的,轩辕绝的心,就拧巴拧巴的疼。

    他踉跄的冲进房间,急忙朝着木架子的最顶端瞧去,紫金葫芦呢,紫金葫芦去哪儿了?

    一路扫描,一张脸已经皱的扭曲变形,天山雪莲呢,千年灵芝呢,紫灵丹呢,千年老山参呢!

    肿么集体消失了?

    轩辕绝只觉得气血充脑,人都要昏过去了。

    怒火滔天之际,却瞧见木架子的最角落,一人一兽,相互依偎,正睡的香甜。

    小人儿,肌肤莹白如玉,青丝漆黑如墨,美美的睡颜,天真无邪,如误入凡尘的仙童。

    那小兽,全毛发雪白,无丝毫杂质,小子紧紧贴着小人儿,似乎睡的香甜,可那略微拱起的子,却暗示着他时刻处于戒备状态。

    轩辕绝的目光停留在他们上,不到一秒。

    小白兽,刷的睁开双眸,眸色纯洁无垢,好似能洗净世界的污秽。

    连警觉如轩辕绝,那一霎那,也被他剔透的眸子给骗了去,有了瞬间的怔楞。

    “本王的紫金葫芦。”不过微微一愣,轩辕绝立马回神,瞧见了钟豆豆大脑瓜子底下垫着的紫金葫芦。

    这紫金葫芦就算那整个西兰国跟他换,他都不肯换。这熊孩子竟然拿来做枕头,简直,简直就是欺葫芦太盛。

    轩辕绝形一闪,捞过了紫金葫芦,才不管那熊孩子会不会摔坏了脑袋。

    只听得,啪嗒一声脆响,钟豆豆微皱了皱眉,瘪了瘪小嘴,翻了个,将小白随手捞进怀里,继续沉沉睡去。

    轩辕绝彻底无语,急忙打开紫金葫芦,一股扑鼻清香袭来。他心里略微安慰,拿起葫芦,轻轻晃了一晃,没声?

    再晃一晃,还是没声?

    醉仙露呢!轩辕绝真心要哭了,小眼神怨怼的瞧向睡的香甜的小人儿,他的右手边,一只小小的水晶酒杯随意扔着,酒杯上似乎还有残留的液体。

    他大怒,顾不得早已苏醒的小白兽,一个箭步过去,拎起了钟豆豆。心中一万次诅咒醉芙蓉,也就是有间拍卖行的老板娘,为神马要将这熊孩子带到他的放满了宝贝的内厅呀喂,掀桌!

    “小兔崽子,给本王醒过来。”他怒吼,眼神郁,充满了肃杀之气。

    小白好整以暇的躺在地板上看好戏。

    钟豆豆,本大爷不让你喝,你偏喝。活该被轩辕绝欺负。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