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是要给皇帝带绿帽子的节奏吗【90】

    “钟小蝎,你的御医院缺灵兽入药吗,怎么跑到御花园捉起灵兽来了?”西兰王语气倒是严厉,只可惜是雷声大,雨点下,话音才来,钟小蝎都忍不住轻笑出声。

    御医院向来只用灵草炼丹,神马时候开始用灵兽了,她这个院使大人,肿么不知道?

    “回皇上,微臣不是来御花园捉灵兽的,微臣是受二公主之邀,来逛御花园的。”钟小蝎清澈透明的眼睛,满是无辜,装小白兔谁不会啊,“只不过,微臣正要离开之时,却被皇后娘娘堵在这儿了!”

    “是吗?”西兰王微微挑眉,瞧向端皇后?

    “皇上,臣妾只是瞧见瑶儿哭着跑出了御花园,过来找钟院使问问话,只是没想到,钟院使好大的官架子,连臣妾这个皇后都不放在眼里,还驱使灵兽,对付臣妾等。”端皇后的话音才落,那些个找到了靠山的妃子,立马七嘴八舌开始编排钟小蝎的不是。

    瞬间把她说的,好似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西兰王进来之时,是隐约听到群兽的叫唤,只是钟小蝎这小丫头,能驱使灵兽?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好吗?

    “御兽之说,不过是天方夜谭。连这轩辕大陆的轩辕王都不曾说,她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会懂御兽之术。”西兰王自然是半分也不相信,只是瞧这些妃子,确实吓的不轻,心底微有些疑惑,也不打算点名了说。

    “哼!这女人施毒如此厉害,要驱赶灵兽,也不是不可能的。”跟着后,一直沉着脸的慕容云飞,忽然开口,瞧着钟小蝎的一双眸子,满是愤恨。

    为了救母妃,他就算是流尽了鲜血,也在所不惜。可是这女人,却借着救母妃的名义,如此陷害自己,不止是流血,还让他体内聚集的灵气受损,原本已是到达蓝灵巅峰,却因此又得从蓝灵低阶重新开始修灵。

    对于轩辕大陆,任何一个修灵之人,最痛苦的莫过于灵力被损,多年的苦心造诣被毁。

    这份仇,几乎等同于弑父杀母,不共戴天。

    “飞儿,小蝎是母妃的救命恩人,不许你胡说。”颜贵妃低声呵斥,见着怀里的小人儿又是几分泫然泣,急忙柔声安慰。

    端皇后见慕容云飞如此说,倒是微松了口气,只不过是施毒而已,比起御兽,简直太容易对付。

    到时候,趁西兰王不在,随便找什么名头,就能将这小蹄子给处理了。

    “好了,今的事就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西兰王眼看着又要剑拔弩张,急忙开口阻止。“皇后,你便回去好好安慰安慰瑶儿,八皇子一事,朕自有主张,断不会委屈了瑶儿。”

    “臣妾告退。”端皇后也不再过多纠缠,西兰王面前,她向来是个端庄大方,极明事理之人。至于钟小蝎,后有的是机会教训。

    端皇后说罢,对着御林军使了个眼色,瞬间围着钟小蝎之人,退的干干净净。

    端皇后带着众妃子,才出了御花园,却见李御医带着一位贵妇人,匆匆朝御花园走来!

    “微臣叩见皇后娘娘,娘娘万安。”

    “民女莫李氏叩见皇后娘娘,娘娘万安。”两人见了端皇后,恭敬下跪问安。

    莫李氏?端皇后停下脚步,端详此人。见她虽已上了年纪,妆容几分厚重。却有一份天生的媚,衣着光鲜,华丽不失端庄。

    她记不得自己何时见过此人,加之心不善,见到与自己分明年纪相仿,却看起来年轻许多的女子,更是懒得理睬。

    她抬眸,眼神落在了李莫若上,御医院难得有一个瞧得上眼的御医,在后宫自然是名声大噪的。

    “李御医,何事行事匆匆?”她冷声开口,方才的满脸怒色却略有些散去。后宫清寂,除了皇帝侍卫,能见得着的男子,只剩御医。

    端皇后与皇帝好听说是相敬如宾,实则早已形同陌路。李莫若年轻貌美,强体壮,自然能入皇后的眼。

    “回皇后娘娘,微臣带姑姑进宫,找钟院使讨个说法。”李莫若恭敬回答,一双狭长的眼眸低垂。对于端皇后的示好,他早已心知肚明,只是他感兴趣的并非是御医院院使之位,对于端皇后,是避之唯恐不及。

    “姑姑?莫李氏?”端皇后低语,“你是城西莫府的人?”

    “回皇后娘娘,民女正是莫府莫世文之妻。”莫二夫人谦卑恭敬,也是微低着头,不敢瞧端皇后一眼。

    她这是头一回进宫,若不是二皇子对自己女儿真意切,早已把一切都安排好,自己可是没这个胆量进来向皇上讨个说法。

    “你不是钟院使的后母吗?为何进宫来向钟院使讨说法?”端皇后几分纳闷,关于莫府,她所听说的,无非就是旁人传言,莫府嫡长女,作风 乱,生下野种之类,至于其他,倒是不甚了解。

    “回皇后娘娘,民女不敢高攀,做不得院使大人的后母。院使大人早已脱离莫府,转投贵妃娘娘门下,与咱们莫府毫无干系。”二夫人意外这皇后竟对自己之事几分兴趣,只当是多了靠山多条路,便语带委屈,低声说道。

    “她不是说,是被你们莫府欺负凌辱,赶出来的吗?”后有偷听八卦的妃子上前插嘴。

    “这位娘娘,院使大人是莫府大小姐,她娘亲虽早已去世,可民女一向视她如己出,哪怕,哪怕是出了那档子事,民女也劝服老爷,老太爷,留下他们母子两条命。

    只是,民女再尽心尽责,又怎比不上院使大人的亲母亲。被院使大人记恨,嫌弃,也是在所难免。”二夫人奥斯卡影后附,柔声细语,语中带泪,立刻让在场的妃子忘记钟小蝎刚刚霸气侧漏的模样,又不怕死的集体倒伐。

    “这钟院使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做了那种败坏门风之事,还如此盛气凌人,毫无孝道。” “就是,未婚生子,那可是要浸猪笼的。她倒好,把别人的客气当成福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