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出言不逊者,杀无赦【83】

    西兰王瞧向轩辕绝,立马各种脑补,早就听闻八皇子美色,环肥燕瘦,养满了整个王府,没想到一边儿跟着瑶儿用膳,一边儿又去招惹钟小蝎,他四哥的女人。

    他忽然觉得,自己一意孤行要瑶儿嫁给这个风流坯子,是不是错了。

    堂堂一国之君,却得牺牲自己的女儿,去换取江山的平静,简直无耻至极。

    “八皇子,还请您先出去,待朕穿上衣衫。”他神色变得几分严峻,瞧着轩辕绝的眼色几分不善。

    “好!”轩辕绝自然是满口答应,说着又要去抓钟小蝎。

    “皇上,你就由着他欺负你的子民吗?”钟小蝎堪堪避过,离得轩辕绝远远的,十分委屈怨怼的瞧着西兰王。

    躲在被窝里的颜贵妃听闻,急忙扯了扯西兰王的被子,露出的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着,好像在无声祈求。

    西兰王悲催的叹了口气,谁叫这丫头是妃的救命恩人呢!

    自己就算想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妃也不许啊!

    “八皇子,妃受了惊吓,想让钟院使替她瞧一瞧,您先出去吧!”说罢,他卷起了丝被十分狼狈的挪出了寝

    边挪边郁卒,自从这小魔女进宫,他这西兰皇宫就再也没有一天安稳子过过。

    四皇子肿么还不把他们母子带走啊,再下去,这西兰皇宫都得被他们给拆了,如今又搀和进来个八皇子,苍天!

    轩辕绝见西兰王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西兰国的二女儿,虽几分无趣,可他也不想放过,他的天资不及轩辕离,只能靠后天的各种强大背景来弥补。

    西兰国在这四个国家之中,虽不算最好,可在炼丹方面,却十分出众。以后自有用得到的地方。

    他微一沉思,决定先放过这小女人,跟着西兰王出了寝

    钟小蝎这才微松了口气,心底对于破阶修灵的事,更是急迫。

    她以为自己的拳脚功夫,已是上乘,却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如此不堪一击。

    与轩辕绝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了。自己不能总是躲在别人的羽翼之下,再是有人保护,也总有自己落单的时候,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宝贝儿子。

    想起破阶,她又莫名想起了轩辕离,若是圈圈叉叉能破阶,她是不是可以考虑偶尔去做做他那死丹的解药呢?

    “小蝎?”一张脸早已红的快要滴血的颜贵妃,蚊子呻吟一般,喊了一声。

    钟小蝎这才回神,走至边,看到了颜贵妃,刚刚那神奇的一幕又在大脑闪回快播。几分忍俊不

    “你从后门,快些离开吧!他是轩辕国的八皇子,若是一意孤行,皇上也拿他没办法。趁夜离开皇宫,去找十一皇子。”颜贵妃脸色微有些窘色,却还是几分焦急的说道。

    “谢贵妃娘娘救命之恩。”钟小蝎收敛了神色,真诚道谢。

    说罢,也不多说什么,从寝的暗道离开了合欢,奔向琉璃阁。

    轩辕绝可不是轩辕澈,由着自己欺负,当下生气,转个头就抛在了脑后。

    琉璃阁有小白罩着,根本不怕轩辕绝前来挑衅。

    自己当时一心想着不能吵醒宝贝儿子睡觉,又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才让这货得逞。

    若是在琉璃阁,那有他嚣张的机会。

    偷偷摸摸的进了琉璃阁,她自己的寝,月色透过窗户,照在内的上。

    一个瓷娃娃似的小人儿,裹着丝被坐在中间,可的包子脸上,湿漉漉的还挂着泪滴。弯弯的眉眼耷拉着,还在低声抽泣。

    半夜醒来找不到娘亲的豆宝贝,各种委屈。

    钟小蝎蹑手蹑脚进来,却还是被耳聪目明的钟豆豆一眼发现。扯开了丝被,吃着白玉似的小脚,奔向钟小蝎。

    “娘亲!”委屈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稚嫩软糯,叫的钟小蝎的心揪成一团,拧巴拧巴的疼。

    “娘亲,豆豆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见着娘亲出现,钟豆豆小嘴一瘪,晶莹剔透的眼泪不带没制住,反而哭的愈加伤心。

    “豆宝贝,娘亲的心肝宝贝。”钟小蝎一把抱起了钟豆豆,小小的子微凉,只怕是哭了好些时候了,急忙抱着人,塞进了被窝,将他裹的紧紧的,只露出一张可的包子脸。

    “豆宝贝,你要记住,娘亲永远也不会丢下你,不会不要你。”虽然只是小孩子一时的儿语,钟小蝎却十分慎重的说道,语气极为认真。

    “娘亲,豆豆不要爹爹,也不在乎其他人说什么,豆豆只要娘亲就好。”钟豆豆窝进钟小蝎的怀里,瓮声瓮气的说道,稚嫩的声音,却带着不让人质疑的坚决。

    “宝贝,娘亲知道你懂事乖巧,娘亲会处理好一切的,很快,这世上再不会有人敢出口侮辱我们,娘亲的乖宝贝,只要等着看好戏就行。”钟小蝎下额抵着钟豆豆柔软细腻的头发,温柔却略带着一丝嚣张的说道,透亮的眸子深处,满是狡黠。

    “嗯,娘亲天下无敌,有娘亲在,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呢!”钟豆豆嚣张大气的应答。

    心底却暗暗发誓,他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走到这世界的顶端,亲自踩碎那些教条规则,让整个轩辕大陆,再无人敢对他的娘亲出言不逊。

    从今以后,在整个轩辕大陆,他就是规矩,出言不逊者,杀无赦。

    “豆宝贝,你在想什么呢?”周的气温陡然降低,怀里的人沉默不语,却让她感受到一阵肃杀之气迎面袭来,厚重的连她这个杀手,都几分不习惯。

    她微微推开了钟豆豆,抬起他低垂的头,柔声问道。

    “娘亲,豆豆没想什么。”钟豆豆微阖了眼,遮住满目的杀意,再抬头时,已是笑容甜美,天真无邪,“娘亲,豆豆在想御医院被娘亲喂了药的怪叔叔,怎么都没有反应呢?”

    “呵,娘亲下毒,天衣无缝,他们是万万不会想到的。

    钟豆豆瞧着钟小蝎无比自信的样子,默默垂泪。

    娘亲,你当他们的智商,跟他们的脸蛋是一样的,都呈负极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