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娘亲随便起来不是人【76】

    他越发觉得苦闷,为什么豆子的爹爹不管,豆子的叔叔不敢,这艰巨的任务偏偏落在自己的头上。

    “小蝎。。。。。。”他讷讷开口,犹豫着不知如何劝说,才会让眼前这个看似温婉贤淑,实者脾气火爆的家伙不会一下子炸开了毛。

    “暗夜流光,你今天也太没劲了,要是想跟我讨论神马流言蜚语的,姑我忙的很,没功夫跟你闲话八卦,要是有正事,就赶紧儿爽快的说出来,别吞吞吐吐,跟个娘们似的。”钟小蝎个暴脾气,冲着暗夜流光一顿嚷嚷。

    吞吞吐吐做什么,让自己早死早超生好了。

    “小蝎,你不应该如此对待莫老太爷,更不应该对莫家人,赶尽杀绝,昨老太爷的寿辰一过,外头的流言快掀翻了天,个个都说你是数典忘祖,忘恩负义的不孝子,说你欺辱长辈,残害同宗,不择手段,罪大恶极。”暗夜流光闭了一口气,一股脑儿把所有听到的话全倒了出来,同时默默的扭头,不敢对视钟小蝎恐怕是波涛汹涌的双眸。

    心底一万次后悔,自己干嘛要一时心软答应十一。果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哈。。。。。。”一声清脆的笑声,惹得暗夜流光偷偷转头,瞄了一眼眼前满面笑容的女人。

    是他花了眼,还是这女人失心疯了。

    被人都骂成这样了,还能笑的如此开心,果断是放弃治疗了吗,亲!

    “原来不是昨晚的事儿。”钟小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要是昨晚的事儿曝光,她肿么对得起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宝贝儿子哦!

    “你说什么?”见着钟小蝎嘀咕,暗夜流光纳闷的问道。

    “没什么,嘴巴长在别人上,他们怎么说,我们管得着吗?”钟小蝎抬眸,一脸的毫不在乎。

    “小蝎,对莫家人,你当真是恨之入骨,非得如此手段对付他们不可吗?”暗夜流光的眼里,有一丝疑惑。并非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何要赶尽杀绝?

    他一向心慈手软,温柔善良,既然早已视钟小蝎为自己的至交好友,他当然不能由着她无视西兰国律法,无视道德良心,走上一条不归路。

    哪怕这个人,在自己心里,是干净美好的。

    可广大的舆论,就算奈何不了她,也会让她的儿子,一辈子无法抬头,无法光明正大的做人。

    轩辕大陆,最重孝道,钟豆豆后就算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可他若是有一个罔顾孝道,背信弃义的娘亲,他的上将永远都藏有污点,为人所不齿。

    “小蝎,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到底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他们生你,养你,到底与你有恩。”暗夜流光见钟小蝎眼底满是不齿,便苦口婆心劝诫。

    “何况,欺负你的不过是莫家的小辈,莫老太爷总是没有错。你无视莫老太爷,擅自脱离莫家,改投颜贵妃门下,已是让莫老太爷蒙羞,他已是古稀之年,哪怕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老者,你也该对他存有敬意,更何况,他还是你的莫家的老祖宗。”暗夜流光平无话,如今话匣子一开,比唐僧还要啰嗦。

    钟小蝎听得头大,这算是在上思想品德课吗, 老兄?

    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有什么权利随意来置喙我的人生。

    “暗夜流光,说重点。”钟小蝎眼里已有了一丝不耐。

    “豆宝。”暗夜流光干脆利落的吐出两个字。

    钟小蝎下意识的朝着面前,玩的欢欣的人瞧去,眉间的怒色微微收敛,低声开口,“若不是因为豆宝,我早已放过了他们。”

    那些人本就与她无关,若不是他们如此登峰造极的欺负,自己恐怕都没有机会能夺过这具子,说起来,还真该好好谢谢他们。

    只可惜,钟豆豆如今的地位,早已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他们休戚与共,生死相依。

    她这个二十四孝老妈,对于任何一个欺负过自己儿子的人,都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的。

    反正,她的人生,从来都只有杀戮,没有其他。就算换了一具子,又有何不同。

    “此话怎讲?”暗夜流光满眼震惊,难道与世人的流言不同,其中还有隐

    “我想,这些与你无关。”钟小蝎已不愿意多说。儿子是自己的,自己当然知道什么才是对他最好的,无需旁人胡乱建议。

    “轩辕大陆最重孝道,你若一意孤行,以后让豆宝如何在轩辕大陆立足。他已是个父亲不明的人,你。。。。。。”暗夜流光微提高了声音,语气几分急促。

    他是真心在意这对母子,怜悯他们糟糕的世,和所遭遇的磨难,也心疼他们要面对的无休止的舆论压力。

    “暗夜流光,你什么都不懂,你没有资格对我的人生七嘴八舌。”钟小蝎却可以压低声音,但语气里的滔天怒火,让暗夜流光几分心惊。

    钟小蝎说着,随手从怀里掏出一本破烂的书,仍在了放置着点心,茶水的小几上。

    “杀母之仇,够不够?我可有资格,对莫家的人,恨之入骨,不共戴天。”

    破烂的灵菜谱被丢在了小几上,微风吹过,菜谱被掀开,原本的封面被钟小蝎不经意的划开,在它的内侧页,一排血淋淋的泛着碧色的小字触目惊心。

    ————夫不仁,妾薄命,遗女瑾言,奈何奈何。

    一行小字,瞧得暗夜流光满目心惊。

    奈何是西兰国一种比较有名的毒药,吃了之后,人撑不过一个时辰,不管再多的良药银钱,也买不了命一条,所以称为奈何奈何。吃过奈何的药的人,血会转为碧色。

    所以奈何,又称是碧落黄泉药。

    “伯母是莫二爷,与二夫人害死的?”他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一双眼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莫府,不过是一个正妻的份而已,为什么?

    他莫名的想起自己,不愿提起的过往,想起权力斗争下,他被随意践踏的命运,瞧着眼前怒气滔天的女子,心底几分愧疚。

    见暗夜流光一双璀璨眸子,瞬间暗淡无光,钟小蝎略有些紧张。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