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你们是小狗在打架吗,亲【73】

    她求不求他的,不都是要臣服于他的下,随便他怎么玩弄,蹂躏么?

    找了各种理由,努力说服自己的轩辕离,决定立马化为狼,先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再来谈其他的。

    不等钟小蝎反应,他的魔爪已经伸了过去。

    钟小蝎愣住了,这算神马?

    轩辕离木有给她发愣的时间,长手一伸,将眼前小玲珑的人儿揽进了自己的怀里,柔软灵巧的舌头攻城略地,在她的唇瓣肆意游离。

    “喂,你干神马?”钟小蝎低喊,这货不是整嫌自己脏吗?肿么打算跟自己同流合污了吗?

    轩辕离根本无心回答钟小蝎毫无营养的问题,香滑的舌顺着她微张的唇倾入,在她柔软的唇腔游走,蛊惑着她与他缠绵。

    温濡湿的触感一寸一寸的渗透,让早已被汹涌潮席卷的神志不明的钟小蝎无暇反抗。

    真是无暇反抗吗?抗吗?

    那是不可能滴,要是不反抗就不是钟某人了。

    哼,本院使大人是你想亲就能亲的吗?给你亲也就算了,你还如此霸道嚣张,真当本院使大人是吃素的吗!

    钟某人奋起反抗,十指紧紧拽住轩辕离单薄的衣衫,瞬间化被动为主动,将轩辕离软糯的舌赶出了自己的唇腔,丁香小舌,更是嚣张跋扈,横冲直撞的卷入一片温湿润的唇腔。

    那种大获全胜的感觉,让钟某人瞬间兴奋了,有木有?

    现代人谁没看过毛片啊,谁没看过黄色小书书啊,怎么接吻的,对于聪明人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啊。

    不就是交换嘴里的口水和空气么?

    最主要是空气啊空气!

    吸吸吸吸……吸光你的空气,将你的舌头都吸到肚子里吞下去,比一比,看谁更凶猛更强势 !

    轩辕离被这个小女人狂放的吻法刺激的下面坚硬如铁,恨不能整个人化在她上才是好。

    只有这样的激狂的女人,才配得让自己享用。那些软趴趴泪包包的东西,跪在地上求他临幸他都没兴趣。

    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让自己产生强烈的征服的**吧。

    呵呵,看这小模样,还想装老练呢。没看到那青涩的连牙都磕上去了。还装……

    哟哟哟……可真给力啊。他坏坏一笑,上下牙一合,一搓,一磨!

    啊……

    古人云,乐极生悲。

    以为化受为攻,扬眉吐气的钟某人,砰的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中,只听得一声惨叫响起。

    钟某人嗖的收回了舌头,小眼神透着浓浓的哀怨,控诉,等着轩辕离。

    尼玛,是男人吗?是男人吗?

    输不起就别吻啊,咬人家舌头算神马?

    轩辕离真心笑了,刚刚还波涛汹涌的怒气早已消失不见,墨玉的眸子深处,干净澄澈,满是笑意。

    不过只是一瞬,钟小蝎还没来及扑捉,那笑意便消失在了他的眸低深处。

    他修长的手,将远离的女子捞回,温的唇沿着她满是红晕的双颊吻去,神马洁癖,全抛在了九霄云外。

    只觉得这小女人,味道干净甜美,带着点霸道嚣张,又杂着点感妩媚,让他罢不能。

    他一向木有多少**,整个心神就在修练修练,向着最强最强的方向不断的冲击着。对于生理的需求十分低下,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些软趴趴的有曲线的白,分别不过是有的肥有的瘦点。可如今对怀里的小女人如此痴迷,毫不嫌弃,他将一切都归咎到那颗死丹上。

    能控人的**的死丹!

    若是这丹药无解,他是不是该将这个女人栓在裤腰带上,整里提着,随时解毒!

    也不知道是药还是,两个人都特别的激狂,好象点燃了什么,一瞬间都在炽发光,你来我往,亲个嘴都好象在打架,都似要将对方连舌头带人一嘴吞了才过瘾。

    亲着亲着,高端大气上档次没了,只有两条小狗在互咬,凶猛的,本能的,青涩的,却又是深沉的,的……

    用力的拥抱着。

    似乎有什么要喷薄而出,摸索着,唇舌相抵。

    不过有时候太激动了,也会出点意外,钟小蝎凑过去乱啃一声的时候,两个人一时掌握不好,牙齿磕在一起很疼。

    轩辕离挑眉:“是亲,不是咬,把你那嘴小狗牙收起来。”然后自己又下嘴亲,亲到激处,自己也控制不好嘴里的力道。

    这时候就轮到钟小蝎挑眉骂人:“干嘛呢,尽显摆你牙利吗?”

    两个生手装高手,难免有不如意的时候。但,这不重要,亲着亲着,这整个世界都只化为了彼此,什么都不重要了,互相使着劲儿的脱对方的衣服。

    钟小蝎感觉脱衣服就没这么快过,一瞬间,某男就好象练过脱衣神功似的,就这样那样,把她随便翻过来,摸过去,那手指就和练过的一样,特别灵活,眼睛都不带看一下的,那些系得牢牢的带子就全都解开了,魔术师也没这样神奇的!

    钟小蝎脱衣服更霸气侧漏有木有,那直接就上手就撕,架势野蛮嚣张,华丽的衣服被撒成一堆破布,露出男人极度优美的体来。

    脱衣服的间歇,两个人都会忍不住的去亲亲对方,手指耳垂嘴唇,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想起来了都是可以去亲去咬去吻的。

    好象有一种感觉,觉着非要去亲不可,想去碰触那个温的东西,皮肤贴在嘴上的感觉特好,软软的滑滑的,带着对方的体味 ,非常 的干净,非常 可口,就跟上瘾一样。

    钟小蝎脑子一片迷津,只感觉自己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这一定是药效!要不然怎么感觉自己就象一百年没吃过东西的人看到一个雪白的馒头似的,饥渴难当。

    两个人紧贴着对方。渴死个人似的互相离不了的不断的接吻着。

    就跟饿疯了一样!

    不管表控制的多好,不管多想伪装成老手。

    可事实让,新手就是新手,哪怕再聪明再举一反三的新手,和老手都有本质的区别!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