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谁主动就那么重要吗,亲【71】

    贞一是神马东西,能吃么?

    肯定不能,既然不能吃,就是没用的废物!

    反正莫瑾言这体也没什么贞可言了。顺应感觉,要了这男人也不是不可以。

    可一想到,近在咫尺的美艳红唇有可能曾亲吻过别人的那些个不堪的地方,又觉得几分恶心。

    脑海里两个小人,天人交战,谁也不让谁。

    是要,还是不要!

    钟小蝎只觉得,自己全无力,脑袋要爆炸了似的。

    她真心想哭了,自己来这轩辕大陆,一路顺风顺水,女主光环加持,见佛杀佛遇神弑神,一路高歌,苏得不得了,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材,混上了正五品院使大人,子过的太顺遂,让她失去了作为一个杀手最基本的原则。

    她肿么对得起世界头号杀手的头衔,肿么对得起毒王之王的头衔啊,魂淡!

    如果面前不是这个无花果子,而是一个干净的男人,她说不定就主动仆上去算了。

    “院使大人,如此举棋不定,不如让无花替你决定了吧!”头上,不带一丝暖意的声音响起,风不在,优雅无存,听在耳里,张狂邪肆,冷冽如极地冰川,带着寒风呼啸的刀锋。

    钟小蝎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被九霄轰顶一样,那寒气如病毒一般沿着脊椎骨直往脑门上冒。

    “轩辕离?”她咬牙切齿,这锱铢必较的男人,竟然易容对付自己,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几分眼熟。

    “哈哈哈。。。。。。”被识破了份的轩辕离,半丝也木有窘迫,嚣张狂妄的大笑,“钟小蝎,你捉弄本王的时候,可曾想到也会落在本王手上。”

    “你想怎么样?”虽然全无力,动弹不得。钟小蝎的气场却半分不输给轩辕离。

    两人目光相碰,顿时天崩地裂,月无光,山河变色,鲜血逆流成河。哪有刚才的半分风

    “不想怎么样,本王只是习惯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当然,本王大方的很,别人赐予我的,比百倍还之。”轩辕离随手撕开了面具,露出那一张天怒人怨的英俊面容。

    “你的死丹有多厉害,本王下的药就比这厉害一百倍,不知我们院使大人弱的子,可否吃得消?可需要本王——替你解毒吗?”他好整以暇的双手抱,瞧着眼前之人,气成了绯色的一张俏脸,那如墨玉的眸子,泛着红晕莹莹如玉的肌肤,那直的俏鼻,和鲜艳滴的红唇,轩辕离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死丹,似乎又发作了。

    肿么这死丹,总是在见着她的时候,才发作。离了她,其他女人脱光光的,站在自己面前,都没有半丝反应。

    这女人炼制的毒药,已经到了可以控制人心的地步了吗?

    还是,这女人……

    钟小蝎抬了眼,眼中怒火滔天,想不到这媚 药是如此的厉害,瞧着眼前这一张鬼斧神工的俊颜,她只觉得铺天盖地的 望袭来,子好似被火包围了一般,渐渐燥了起来。

    她轻咬薄唇,努力保持冷静,淡定,用她从小练就的顽强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动不已的子。

    果真如眼前这渣 男所言,这媚药比她的死丹,更要烈上一百倍,全的她恨不得一把扯掉自己上的衣衫。

    “难受吗?想要的话,就求本王,本王大方的很,赏你一夜,也不是不可以的。”轩辕离瞧着钟小蝎难受的模样,笑的冷冽而嚣张。

    原本对自己的贞一没什么概念的钟小蝎,见轩辕离如此讥讽自己,强大的胜负瞬间控了她快濒临崩溃的子。

    作为一个杀手,最重要的便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不过是小小的媚 一药,她到不相信了,她钟小蝎还扛不过去。

    她抬头,眉眼中浓烈的一潮消失殆尽,干净清明的眸子透出一份倔强的坚定。

    放在两侧的双手,十指紧紧扣着衣袖,不服输又挑衅的瞧向轩辕离。

    “本院使大人好的很,不需要你担心。”她开口,干燥冷漠的声音中含了一丝低哑,明明是挑衅的语气,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却瞧得轩辕离几分意乱迷。

    自己下的药足以让一个贞洁烈女,瞬间化一妇,这个小丫头平里瞧她,压根儿没把自己的子当回事,上一次在药池,她为了给自己下药,如此主动。

    肿么今儿个却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忽然转了,打算守如玉了吗?

    轩辕离微有些愤怒,一双冷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想瞧瞧她究竟打算扛到什么时候。

    钟小蝎白皙的脸颊,已经粉红一片,清澈的眼眸不再清澈,如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平缓的呼吸变得几分急促。

    丫的,这媚一药质量,足够让一只公老鼠反过来上一头母猫了吧,魂淡!

    钟小蝎心里气的牙痒痒,直骂娘。绯色的脸上,却故作镇定,迷离的眸子拼了命的睁大,不像让眼前这坏家伙给小瞧了去。前一呼一吸,软软的一波一动,空气里满满全是暧昧的分子。

    “该死的。”轩辕离一声低咒,他体内的死丹,已经折腾的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了,偏生这小女人,死扛着不肯认输。

    瞧着她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眼神迷离,若水一般,他之觉得自己的两股之间有一股子燥,直冲了脑门,而后又散遍四周,在小腹下方汇集。

    小弟弟早已按耐不住,抬头对着眼前死不服输的女人。

    真想狠狠的将她压在下,好好的蹂蹶,神马洁癖,神马节,都见鬼去吧!

    两个人,一双的火焚,却因该死的胜负,该死的自尊,一起死扛着。

    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主动。

    不过都不约而同的脑补,如果对方求自己的话,自己就大发慈悲的上了他(她)也不是不可以的。

    “钟小蝎,救命,救我啊,我不要被这人妖欺负啊。。。。。。”两人僵持着,门外忽然传来十一一声凄惨的叫声。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