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走,姐姐带你开荤去【67】

    若是任其发展,只怕再过几,她这只能等着替自己儿子收尸了吧!

    “娘亲,豆豆好困!”一直精神十足的钟豆豆,忽然厌厌开口,气的声音伴随着轻轻的哈欠,眼皮子下垂,重的好像已经撑不起了。

    二十四孝老妈,自然是马力全开。这世上,木有神马事比儿子还要重要。

    她飞快出手,哪里还容得一个已经饿了许多天,早已疲惫不堪的莫雨华反抗,刷刷刷,十几针下去。 刺的莫雨华只觉得瞬间醍醐灌顶,昏沉发胀的大脑袋,瞬间清明起来!

    他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这个小的女子。二妹曾说过,毒就是眼前之人下的。三妹也是言之凿凿,说自己的一双眼睛就是她偷偷放药给毁的。他却始终不曾相信,这个软弱无能,整以泪度的女人,怎么能有如此大的胆子来对付他们,又怎么会懂连他们都不曾听闻过的毒药。

    可这十几针下来,却让他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人,确实早已脱胎换骨,再不是他们可以任意欺负,凌辱的小丫头。而是受人尊崇的西兰国正五品院使。

    御医院的位置,是西兰国多少学医之人的最高目标,他努力修灵,炼丹,也是妄想有朝一能进御医院,替莫家光宗耀祖。

    他一直以为只要三妹进了宫,顺利坐上了王妃的位置,他要进御医院便是顺理成章,铁板钉钉的事儿。

    可这该死的家伙一出现,所有计划都被她打乱,他不带失去了光宗耀祖的机会,还让整个莫家因他蒙羞,名声一跌再跌,在西兰国差点没了立足之地。

    瞧着眼前专心施针,全神贯注的钟小蝎,莫雨华心底的怒气翻滚,恨不得伸手掐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不懂兄友弟恭的小蹄子。

    “啊!”正各种想入非非,各种脑补,将钟小蝎欺负了又欺负,蹂蹶了又蹂蹶的莫雨华,忽然一声闷哼,他气恼的抬头,却瞧见钟小蝎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有本事,养好了子,我们好好比一场,别用你那颗暗狡诈的心,想什么馊主意来对付我,要捏死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钟小蝎开口,瞬间霸气侧漏。

    拔针的手势极重,痛的莫雨华死憋着不叫唤出声。

    不过,本院使大人十分不喜欢给人机会,等你养好了子来我吗?本院使大人肩膀上扛的那玩意儿,可不的跟你似的,不过是用来长高的。

    钟小蝎随意的擦了擦手,路过二夫人时,随手捞过她手里的灵菜谱,牵起钟豆豆就走。

    “你的一双女儿,时不多了,嫁妆神马的,紧着点儿准备吧!”她头也不回,好心警告。

    “院使大人,雨华的解药呢?”二夫人回神急忙冲了上去,施针就能解毒吗?

    钟小蝎母子听而不闻,瞬间便走远了。

    走至莫府门口,发现十一懒懒靠着门框子,等着他们。小桃红则乖巧的立在一边,眼神几分焦急。

    “怎么磨蹭那么久?”见着他们过来,十一站直了子,迎了上来,从钟小蝎的怀里接过昏昏睡的钟豆豆。

    他总是莫名觉得自己在代替四哥,尽一个父亲的义务。默默叹了口气,这二货要真是自己儿子就好了。

    只可惜,他那嫩嫩的小弟弟,还不曾在谁的上 播过种呢?

    “轩辕澈,最近是不是小弟弟痒的很那?”钟小蝎揉了揉微有些酸疼的双臂,大豆子是不是该减肥了,最近胡吃海喝,她都快抱不动了。小桃红急忙乖巧的上前,替钟小蝎小心翼翼的揉着手臂。水灵灵的眼神几分懵懂,小弟弟是神马?

    轩辕澈?钟小蝎从来没叫过他的真名,总是唤他十一,神马况?他警觉的看向钟小蝎,神颇为紧张,自己是不是哪儿得罪了这尊爷了呢?

    因为太紧张,让他不小心忽略了后半句,那个敏感的小弟弟。

    “小弟弟要是痒的话,姐姐带你去开开荤,如何?”瞧着十一紧张的模样,钟小蝎笑着说道!

    小桃红真心囧了,说的人没什么,听的人听的羞不已,满脸绯色。

    “你想做神马?”十一瞬间远离钟小蝎,抱着钟豆豆,子依旧灵活自如。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夹的紧紧的。

    这女人神胆大,天知道她脑子里又在想神马可怕的注意。要是他的小弟弟真被这女人开了荤,他好担心四哥暴怒之下,他可的小弟弟童鞋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喂。

    “你猥琐的脑子里在想神马?”钟小蝎瞧着他双股夹紧,神色不安的模样,瞬间气笑了。

    “明明是你在猥琐!”十一小声嘀咕。他的小弟弟可还没见过世面呢,如此调戏人家,神马女人吗?

    钟小蝎不怀好意上前,一把扯住了十一的领子,“别害羞,姐姐今便带你去开开荤,省得你整里揣着宫图,用五姑娘安慰自己。”

    五姑娘又是神马?小桃红默默的站在钟小蝎的后,各种脑补。

    宫图?十一窘了,顿时满脸绯色。这女人肿么知道自己有宫图呢?

    难不成自己丢掉的宫图,是被她给偷去了吗?她偷宫图做神马?难道她又耐不住寂寞,想要那啥了吗?

    十一深吸了口气,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笑的嚣张肆意的女子。瞬间觉得四哥好命苦,孩子他娘都要红杏出墙了,他还浑然不知。

    “钟小蝎,做人要从一而终,肿么可以随心所呢?女人要贞得静美,才会讨男人喜欢哦。光靠一张脸漂亮是不行的。”十一不敢明说,只好文绉绉的劝道。

    要是被四哥知道,自己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他肯定会砍死自己的。

    十一虽然吊儿郎当,又嚣张肆意,却是个小封建,之觉得女人该从一而终,不该始乱终弃,既然替四哥生了孩子,就该为四哥守住贞神马的。

    至于四哥的小弟弟,进哪个洞,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

    简单的说,就是种猪童鞋的沙文主义,男子在外可以彩旗飘飘,胡作非为,女子就该在家相夫孝子,守如玉。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