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你知道神马是春宫图吗【66】

    亲,你才五岁,好吗?宫图神马的,你知道是啥玩意儿吗?

    钟小蝎瞬间觉得软包子娘亲莫瑾言的教育真够伟大的,自己瞬间就被甩出了几条街去,果然是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啊,有木有?

    “宝贝,你知道神马是宫图吗?”钟小蝎立刻无视周遭石化人群等,低头不耻下问。

    “娘亲,就是两个小人光股打架,在上滚来滚去神马的,跟豆豆看的小人书差不多呢,就是好奇怪,娘亲,他们为神马不传衣服捏?天太咩……”

    钟小蝎囧笑了喂,他当真是看过这种限制级的小人书吗?丫的,那个不知死活滴人佘毒她宝贝儿子高贵的眼睛呀喂!

    “这小人书谁给你看的?”钟小蝎磨刀霍霍,咬牙切齿,丫的老子不揍的你下半辈子都木有 福可言,老子就不姓钟。

    “是我从十一叔那边偷过来的,十一叔可宝贝了,每次都避开我,不让我看。”钟豆豆悄悄儿的说,好像这是一件特别低调又伟大的事。

    钟小蝎真心哭了,这二货儿子,书是可以乱看的吗?

    果然莫瑾言木有那么伟大,又超前的思想。这 教育,还是要倒霉的落在自己头上吗?

    她顿时觉得十分悲催,可怕!这叫神马事儿啊!

    “院使大人?”正当母子俩瞬间陷入自己的脑补小剧场,等的不耐烦的二夫人轻声提醒。这小蹄子丫的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真当他们在场的三人是死的吗?

    他们可都还喘着气呢!

    钟小蝎抬眸瞧向二夫人,见她径自翻开了那本灵菜谱,灵菜谱确实有些年份了,里头的纸张发黄暗陈,翻开了能瞧见,用工整的小篆细细的写着一些菜谱。

    钟小蝎略略一扫,上头写着三阶灵兽的制作方法,方式血腥,配料诡异,连做法都让人匪夷所思,旁边还简略的陪着成品图,看上去一大坨的,不知道是神马玩意儿。

    这、、、、、、这、、、、、、这莫非就是看上去血腥恐怖,恶心至极,吃起来却美味无敌,催人泪下的料理界最让人难以掌控的黑暗料理吗?!!!!

    若真是黑暗料理,别说是吸收灵气神马的,用料理控制人心,不是黑暗料理最擅长的事儿吗?

    钟小蝎瞬间心动了,若真是黑暗料理,她岂不是如虎添翼,离轩辕大陆横向霸道的子越来越近了吗?

    她心里狂喜,表面却是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瞧着二夫人随意翻着的书页,好似全然不在意。

    “若院使大人治好了我的三个孩子,我自当双手奉上你娘亲的遗物,不仅如此,待院使大人出嫁,我这个当家主母,还会替你准备丰厚的嫁妆,绝不让你在夫家失了颜面。”二夫人收起了灵菜谱,朗声说道,一番话,不像是求人,到好像是皇恩浩,让钟小蝎感激涕零似的。

    母子两被她这冠冕堂皇的一番话给气笑了。

    遗物是娘亲留下的,本就是她的东西,竟然还拿这东西来要挟自己,至于嫁妆,若是她不曾脱离莫府,本该就是你这个后妈要准备的事儿。

    不过,钟小蝎不打算再于她计较,她来这儿不就是为了替这三个倒霉孩子送解药的吗?

    当然,她十分好心的木有戳破,她钟小蝎的毒向来无药可解,若非得解,那也是以毒攻毒,以病易病。

    至于这毒换了之后,效果是变好呢。还是变差,那完全就看她的心了。

    目前,她的心虽因这灵菜谱稍微好了点,可总体还是如同中国的股票走线,泛绿。

    谁让他们三番四次的惹到她儿子,三番四次的让她儿子陷入过去的影之中,伤心难过。

    “既然你都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本院使大人若是在不帮忙,就太对不起我的嫁妆了。”钟小蝎眼眸子微抬,似笑非笑的瞧着二夫人,“不知是如何丰富的嫁妆?不如直接送到本院使大人的府上,可好?”

    二夫人气的牙痒痒,神马嫁妆,他们莫府早就只剩一个空壳子,哪里还有神马值钱的玩意。这小蹄子要起好处来。还真是相当不手软。

    “娘亲才不嫁人,等豆豆长大了,娘亲要给豆豆做夫人,神马嫁妆,直接给豆豆就好。”钟豆豆黑白分明的双眸,几分懵懂,嫁妆神马的,他真心不太明白。

    钟小蝎已经习惯钟豆豆时不时冒出来的神逻辑,只是低头微笑软语,“娘亲谁都不嫁,就守着豆宝贝。”

    说着,又抬头瞧向二夫人,嘴角轻轻一勾,轻笑着说道,“我便先替你的宝贝儿子施针,至于其他两个,就看你给的嫁妆如何了?”

    不待二夫人说话,钟小蝎已径直走向莫雨华,忍住各种干呕的冲动,从袖口捞出一方白色锦帕,上面密密麻麻别着细细的铁针。

    这些绣花针是她特别买来准备以后给豆宝启蒙用的。用银针给这个脏货看病,太浪费了!

    她动作飞快的伸手,将针扎在他脑门上,却被莫雨华堪堪避过。

    “哼,看来饿的不够狠吗,还有力气反抗?”钟小蝎冷冷说道,手上的针却是虎视眈眈,哼,老子会给你反抗的机会吗?你不是最面子,一点小小挫折就要死要活的吗?老子便要狠狠剥下你的脸皮,让你觉得死了都无颜面对十阎罗。

    “雨华,听话!”见莫雨华不乐意,二夫人虽气的跳脚,却还是柔声劝慰。女儿再好也是泼出去的水,只有儿子才是她最终的依靠,虽然小女儿更有天赋,可她到底更疼这唯一的儿子一些。

    “哼,你真以为她能如此好心?若是如此,当初怎会不折手段陷害于我!”莫雨华冷冷说道,声音低哑无力。

    呦,神马时候,肩上扛着的那一大坨玩意儿,也发挥点作用了。

    钟小蝎暗自绯腹,本院使大人可是出了名的善良温柔呢!

    “院使大人一诺千金,雨华,你莫要再任,快些让院使大人替你施针。”二夫人心里也几分揣测,却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