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鬼畜变态男出场【51】

    “才不要大叔去救我娘亲,你走开。”钟豆豆提起轩辕离,语气十分嫌弃,伸手就去推十一。

    “咦?”正拽着暗夜流光的十一,忽然发出一声疑问。

    “呃?”暗夜流光也睁大了双眸!

    钟豆豆小小的子连忙探头出去,紧张的大叫,“大叔,你不准碰我娘亲。”才喊完,却发现那轩辕离好整以暇的坐在评委席上,连股都懒得抬一抬。

    钟豆豆傻眼了,那这个也是白衣飘飘,长相十分神似自己的男子,究竟是谁?

    有间广场上,彻底沸腾了。

    今儿个什么子啊,总是有人从天而降!

    还没从轩辕离,轩辕凤衣袂飘飘的仙人之姿中反应过来的人,被火星点着了衣服的人,搞不清楚现在是神马况的人,整齐划一的抬头,目瞪口呆的瞧着从天而降的两人。

    一个是发丝凌乱,几分狼狈却仍旧艳丽非凡。

    一个却是衣袂飘飘,风姿卓绝,龙章凤姿之态气压全场。

    更为诡异的是,这个白衣胜雪,风姿卓绝的男子,肿么看肿么像刚刚才飘过一次的那个如今正好整以暇的坐在评委席上的男子。

    被圈在怀里的钟小蝎,抬头瞧瞧眼前这个,又低头瞧瞧台上那个,神马况?

    难不成这货被自己下药下的灵魂出窍了?可没听十一说,他四哥还有个双胞胎的吧!

    “姑娘,可是觉得本王几分眼熟?”将钟小蝎拢在怀里的人,微笑着开口,笑容光灿烂,声音香醇若酒。那狭长迷人的凤眸,波光潋潋,纯净如斯。眸低深处,却透着一丝让人不寒而粟的幽光。

    钟小蝎双眸微眯,瞬间分辨出了两人的不同。

    台下的轩辕离张狂肆意,眸子冰冷如霜,内心狂野奔放,就是俗话说的闷**。

    而眼前的男人,虽然笑的光灿烂,暖人心意,那看似干净美好的双眸,却透着一丝狠厉。完全是鬼畜变态男,饶是钟小蝎这种冷心冷肺之人,都有点发沭。

    她子微微一紧,脸上却笑的光烂漫,心底已在警告自己,在自己还没有强大到足以自保之前,不要再靠近这个人。

    “王爷如此搭讪,可真是老了。”她轻声开口,揣测着不过又是轩辕王那个超生游击队的某个儿子罢了。人不着痕迹的微微退开,却又被眼前的人长手一揽,反而靠的更近。

    “姑娘若是从这儿掉下去,这世上可就少了一个美人儿了。那漂亮的脸蛋着地,本王想着就几分心疼。”那人浅笑,说出口的话,立马成功的把钟小蝎炸成了当红炸子鸡。

    钟小蝎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她是毒王之王,是世界最厉害的杀手(自己封的)怎么能为区区一句话,就气的跳脚呢!

    “我就算掉下去,也会拉着你做垫背的,陪着我这个美人儿一起脸着地,变丑的道路上,我们俩也好做个伴啊,王爷!”佛曰,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哈哈哈。。。。。。”那人轻笑,眼底的戏谑更深。他朝着台下瞧去,坐在右手边的那一位,眼睛微眯,朝着自己瞧来,眼神几分不善。

    难得四哥也有瞧得上眼的女人,他瞬间觉得自己的心更痒痒了。

    这个白衣胜雪,与轩辕离长的好似双胞胎,连十一爷轩辕澈对这张脸都会羡慕嫉妒恨的人,就是轩辕国,太子门人选之二,八皇子轩辕绝。

    他正巧来西兰国视察合盛元钱庄分行,却不想遇到西兰国的炼丹大赛。合盛元钱庄就开在有间拍卖行的边上,他在楼上的包房里,对有间广场的一切了如指掌。

    所以,才能第一时间出动,本想拦在四哥面前将人救下,没想到四哥动静都没。不是传闻,这女子是四哥儿子的娘亲吗?肿么如此不在意,难道传闻错了?

    可瞧他那小眼神,又似乎很不友好嘛!

    轩辕绝收回目光,瞧着眼前气鼓鼓的女子,炼丹到确实有一,可这长相嘛,也算不上神马天姿国色,顶多就是有点小清新罢了。

    真不知眼高于顶的四哥,看中她什么了。就因为那个据说是天资聪颖的儿子吗?听说五岁就已经是二阶橙灵了,不过这也就在这下等国值得一提,在轩辕国,皇室子弟们小的时候,灵草当饭吃,要不是特别愚笨,五岁的基本都已是二阶橙灵了,连不愿修灵的十一都被喂到橙灵的低阶。

    更何况,一向勤勉的四哥与他,早就窜到黄灵高阶,将其他皇子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所以,这个五岁不过二阶橙灵的儿子,也没神马好稀罕的吧!

    “你们轩辕国的皇子,都喜欢这么赤果果的看人吗?再看,收费啊!”钟小蝎被他困在怀里,动弹不得,瞧他那小眼神,半是疑惑,半是嫌弃。心头的小火,腾腾腾的往上窜。

    尼玛,肿么遇见这两货,她就立马觉得自己也是一货物呢!

    “大叔,放开我娘亲!”钟小蝎还木有反抗,趴在窗台上的钟豆豆可不干了。真讨厌,这个大叔比底下那个还讨厌,肿么可以抱着娘亲不放呢!

    轩辕绝回头,对着钟豆豆邪邪一笑,抱着钟小蝎,轻快落地。

    这女子看似小巧玲珑,实在重如泰山啊,小动作不停,再抱他也伤不起呐。

    两人才一落地,钟小蝎立马弹开,离的远远的,手里还拽着那几颗倒霉的丹药。

    “暗夜叔叔,快带我下去,不许让那个大叔欺负我娘亲。”钟豆豆转朝着暗夜流光伸手,暗夜流光自然是从善如流,抱起钟豆豆,从窗口跃出,潇洒利落的落在了钟小蝎的边。

    “娘亲,他有没有欺负你。”暗夜流光还没站稳,钟豆豆就刷的一下从暗夜流光的上滑落,跑到钟小蝎的面前,紧张的前后左右仔细检查了一遍,见着钟小蝎毫发无损,才微松了口气,包子脸气呼呼的瞪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大叔。

    “喂,别以为你长的像小爷,就能欺负我娘亲!”钟豆豆黑白分明的大眼,明明看上去最无害,最纯粹,最干净,可周却发出一种寒到骨子里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