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一千个脑残粉,就有一千种脑补【49】

    只见着欧阳复那边,绿色火焰翻飞,浪滚滚,紫玉丹鼎紫光盈盈,丹药的香味越来越浓厚。

    只听得“翁”的一声,丹鼎震动,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蕴含了一种让人心神宁静的力量,十分玄妙。

    所有人都凝目瞧去,又是轰的一声,场上忽然发出一声剧烈的炸响,紫色丹鼎光彩大作,冲天而起,好似要破空而去。

    钟小蝎微微侧目,这老头只怕已是到了绿灵高阶,如此厚重需要四个人抬着的紫色丹鼎,他竟然能用灵力催动着,腾空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欧阳复一声轻笑,子一跃,脚踏虚空而起,一手抓住冲天而起的紫色丹鼎,打开丹鼎,只见一枚泛着悠悠绿光的丹药,如翡翠般发出迷人的色泽,独特的清香瞬间弥漫了有间广场。

    “欧阳大人,好生厉害!”底下有人大喝。

    “欧阳大人,炼丹无敌。”一群人跟着赞叹。

    “欧阳大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炼制四阶绿灵丹,果真不凡。闻着味道,至少也有极品。”评委席上,穿着俏皮可的女子,有间拍卖行的老板娘开口了,声音清凉悦耳,带着赞许。显然,对眼前的丹药很有兴趣。

    “再厉害也不过是绿灵丹而已。”坐在一边的李莫若十分嫌弃道,他快被底下那群脑残粉给气废了,不过一个大药师,到底有神马好炫耀的,把他堂堂的高级大药师放在哪儿啊!魂淡!

    “李御医,就算是绿灵丹,他也是一气呵成,你六阶青灵又怎样,你炼丹就能百分之百的成功吗?”老板娘也是个火爆脾气,听着李莫若的奚落,立马回嘴。

    “在下当然能百分之百成功,在下炼丹多年,还不曾炼过一颗次品丹。”李莫若狠狠的瞪了眼前的俏皮可的女子一眼,他最讨厌脾气坏的女人了,当然那个挠的自个儿心痒痒的钟小蝎除外。

    “欧阳大人,从来就没练过一颗普通丹,你比得上吗?”老板娘半点不落人后。

    “你谁啊,你怎么知道他没炼过次品丹,莫非你小小年纪,还与那老头有什么?”李莫若见她说的如此笃定,变态的大脑,立马马力全开,各种脑补。

    “你才与他有,你这该死的断袖。”老板娘刷的站起子,双手叉腰,一声大吼。

    有间广场瞬间安静了。

    所有人的目光从台上移到了评委席,惊天地泣鬼神的八卦啊!

    “谁和谁有啊?”台底下炸开了锅。

    “听说是评委席的李御医,和我们欧阳大人。”刚巧听到些许片段的,立马卖弄。

    “不可能,欧阳大人可是有妻儿的。”脑残粉立马否定。

    “听说欧阳大人,除了妻子,从不近女色,莫非真是。。。。。。”神马叫空悬来风啊!

    “不会吧,好像他跟自己的徒弟就十分要好,两人总是同进同出。”越描越黑了吗?

    “原来他喜欢老牛吃嫩草?”立马坐地升级了。

    刚刚还一边儿到的脑残粉,瞬间瞧向欧阳复的眼神,冒起了各种粉色泡泡。

    人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今是一千个脑残粉,就有一千种脑补,院判欧阳复与御医李莫若的各种圈圈叉叉,劲爆新闻。

    刚想将丹药转交给边那颗歪瓜裂枣的欧阳复,伸出的手尴尬的收回,一张老脸满是绯色。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派人安插在观众里头,让他们去侮辱钟小蝎,转移她注意力的人,竟然到头全冲着自己来了。

    这叫神马事儿啊!

    一直趴在窗前,瞧着底下动静的十一与钟豆豆,两人对视而笑,他们一眼就在人群之中瞧见了那个俊朗帅气的家伙。一早上就不见踪影的暗夜流光,原来溜到台下捣乱去了。

    “暗夜叔叔,豆豆给你一个赞!”钟豆豆扯开嗓子大喊,十一急忙将这二货从窗口捞回,丫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谁在捣鬼吗?

    钟小蝎全神贯注,丝毫不知台下发生了神马事。她用灵草的汁液,代替了灵草,又用了现代调酒的原理,将所有汁液按轻重先后放入,不让颜色杂合。她没来得及尝试,也不知药效如何。

    她萃取的是灵草的精华,可以提高灵草的药效,同时减少自灵气的输出。

    四色火焰越少越旺,很快吞噬了水晶花瓶,妖艳的赤红,如同两条喷涌的火龙,窜入水晶花瓶之中,花瓶内色泽鲜艳的液体,顷刻间沸腾,有色彩绚丽的雾气从瓶中缓缓升起。

    钟小蝎见状,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小巧的瓶子,瓶口一开,传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她淡定自若将瓶中的液体,随意一洒,将刚刚探头的雾气,又给闷了回去。

    同时右手催动那四色火焰,火焰愈加浓烈,水晶花瓶被烧的滚烫,那浓郁的血腥味慢慢散开,朝着人群飘去。

    台上老脸涨红的欧阳复率先发现了端倪,他瞧向钟小蝎,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眸。

    只见那水晶花瓶内,缓缓钻出一条暗红色的飘带,腾空而起,在水晶花瓶的上空犹如生命似的盘旋着,渐渐凝成了一条长长的带状,远看犹如神龙降临。

    “深渊魔蛟复活了?”十一惊异的盯着赛场上空那灵活游动的血带,喃喃自语。

    “魔蛟的鲜血还带着生命力,被水晶花瓶里的灵草刺激,所以渐渐显出了原型。”刚从熙攘的广场中上来的暗夜流光,失笑解释。

    他瞧着场中央,全神贯注的钟小蝎,心中的讶异愈来愈深。用灵兽的血炼灵丹,他这个见多识广之人,都是闻所未闻。

    总是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钟豆豆,此刻淡定自若的瞧着场中央的娘亲,可的包子脸上,眉眼弯成了天上月,我绝对不告诉你们,这是我小白告诉娘亲的必杀技。

    窝在怀里的小白,翻了个,继续睡觉。少见多怪的人类,太没意思了。

    “那是灵兽森林里圣龙的血吗?”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头顶之上随意游走的龙行,讶异的惊喊。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