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白莲花成了大泪疱 【27】

    室内的钟小蝎默默在心里为莫瑾玉的表演点了个赞!

    “娘亲说了,男女瘦瘦不亲。你那么瘦的,豆豆不可以跟你的抱抱的。”钟豆豆小嘴一撇,大大的眼睛瞧着莫瑾玉,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说出口的话,让莫瑾玉瞬间黑了脸。

    却逗笑了一直在院子里陪着他,却不动声色的小桃红。

    “那豆豆带三姨母去找你娘亲可好?三姨母是特地来恭喜姐姐的,姐姐妙手回治好了颜贵妃的旧疾,让皇上赐封为太医院正五品院使,实在是我们莫家无尚的荣耀。”莫瑾玉努力压制心底的怒气,柔声说道,语气十分真诚。

    “三姨母,你忘了我跟娘亲姓钟,不姓莫吗?就算有荣耀,那也是带给贵妃,带给我们钟家的,跟莫家有神马关系啊?”钟豆豆双眼几分懵懂,瞧着莫瑾玉,一番话呛的一朵白莲花想撞墙。

    “豆豆,你太爷爷若是听到你的话,可要伤心流泪了,太爷爷最喜欢你,不是吗?你不记得太爷爷是多么宠你的。”莫瑾玉默默压制自己喷涌而出的怒气,尽量放柔自己已被呛的千疮百孔的心,特意搬出了整个莫家,除了她,唯一还会照顾他们母子的爷爷。

    “太爷爷才不在乎这些呢?”钟豆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丢下他们两个,顾自己回屋去了。莫瑾玉忽然提起太爷爷,让他小小的心,几分难过。

    太爷爷虽然说是照顾他们母子,可他和娘亲吃穿住用比得宠的下仆都不如,而且在明知道他跟娘亲被莫家人欺负的喊天天不应的况下,丢下他们,顾自己潇洒去了。

    这样的照顾,带着功利,又有几分漫不经心的轻视,他讨厌太爷爷。

    “莫三小姐,李大夫,请去偏等一等,待奴婢问过钟娘子,再回复你们。”小桃红随手招来早起清扫的丫鬟,让他们将莫瑾玉两人带去了偏,自己则跟着钟豆豆进了他们母子的寝

    “小少爷,桃子姐姐准备好了你的早点,都是你吃的哦!”她快步追上钟豆豆,牵起他胖乎乎的小爪子,温柔的低头说道。

    “嗯!”钟豆豆懒懒答应,好似忽然对美食也暂时失去 了兴趣。

    “小少爷不喜欢莫三小姐,桃子姐姐就把他们哄出去。”见着钟豆豆几分低落,才不过处了两的小桃红,觉得几分心疼,软言哄着。

    “不要,豆豆都没看到三姨母的眼睛呢!”钟豆豆一口回绝,理由却让小桃红觉得匪夷所思。

    “豆宝,跟着桃子姐姐吃完早点,咱们就去瞧瞧你三姨母的一双漂亮眼睛。”说话见,钟小蝎已穿戴好,走了出来。

    依旧是一天蓝色的长裙,干净清爽,却又透着一丝俏抚媚。

    一头齐腰的长发随意披着,凤眼微眯,似乎还未完全醒透。

    “钟娘子,奴婢先替你梳头。”小桃红微笑着上前,动作利落的替钟小蝎梳了一个当下皇室贵族小姐流行的凤髻,漆黑顺滑的长发挽起梳成了凤形,又在两鬓加了珠翠翘花,看上去典雅中透着一份隐匿的高贵。白净的脸蛋,乌鸦鸦的头发,更显得风神玉立。

    瞧着铜镜里,忽然像是换了个人儿似的,钟小蝎小嘴微张,有些讶异。

    真是高手在民间啊!一头长发,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让这小宫女儿给倒腾的,好像是要走上奥斯卡红毯,去尽显中国风似的。

    “小桃红,我的头发会感激你的。”她微微一叹,才悠悠说道。

    来了这异世大陆,她似乎就没对自己的头发上心过,忽然间得到了这么好的待遇,这满头青丝大概都要感动的哭了吧!

    小桃红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钟娘子说话真是逗趣。

    “娘子天生丽质,可不是奴婢的功劳。”她笑着赞叹,又拿起了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今要去御医院上任,就让奴婢给钟娘子好好打扮打扮。”

    钟小蝎十分惬意的靠着椅背,那么一趟,终于又找回到以前的感觉了。

    她堂堂毒王之王,边从来不缺侍候的人,常小事何曾自己费过功夫啊!当然,除了出特殊任务之外。

    几个漂亮的侍女捧着精美的银盘,各种美味让人尽享用。

    “钟娘子,莫三小姐让奴婢来问您,可愿意见她一面!”内一团和谐,钟豆豆与小白两个吃货,快乐的吃着,钟小蝎惬意的差点儿都睡过去,门口却想起了不合时宜的声响。

    她还真忘了外头还有一朵大泪疱白莲花等着呢。

    “她若没时间等,就回去。姑头一天走马上任,当然要打扮的光鲜亮丽的。”钟小蝎懒懒说道,继续闭眼,放任小桃红在自己脸上捣腾。

    小桃红会意,手法越加精细,动作越加放慢。

    等钟小蝎化好妆,吃好早点,牵起钟豆豆走出寝,那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了。

    到了偏,瞧着莫瑾玉正焦急的踱步,李莫若则黑着脸坐在一边,钟小蝎唇角微勾,轻松自若的走了进去。

    “大姐?”莫瑾玉一见着脚步声,迟疑的喊了一声。

    而一旁的李莫若,黑如锅底的俊脸,在转头瞧见钟小蝎的那一瞬间,目光再也无法移开。

    之前,只觉得这妹子不过是一朵清雅小百合。只是山珍海味吃腻歪了,想换换口味,尝尝清粥小菜罢了。

    却不曾想,自己简直就是瞎透了眼。神马清粥小菜啊,站在眼前的分明就是玉盘珍馐。

    那向来不施脂粉的小脸,如今娥眉淡扫,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嘴唇也是染了淡淡胭脂,看上去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人的风,一直随意扎着的长发,被挽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在她小巧的耳垂后,露出几许调皮的发梢。

    那一双眸子光彩琉璃,黝黑的光芒仿佛两汪深潭,吸引着人不断的下沉。

    李莫若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那些来时路上的万般愤恨,只觉得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