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你们在玩爱的抱抱吗?【24】

    一老一小两人,冲进了寝,却傻了眼。

    只见内几人,颜贵妃躺着,慕容云飞趴着,暗夜流光跪着,十一半蹲着从后抱住了暗夜流光,只有钟小蝎正常,一边儿站着,只是双眼冒火的盯着暗夜流光。

    西兰王与钟豆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此场面表示十分无力。

    “十一叔,你们在玩的抱抱吗?”钟豆豆抱着小白,走向了十一,左瞧右瞧,天真无邪的眼里,满是好奇。

    十一囧,触电似的甩开了暗夜流光,脸色瞬间成了绯色。

    暗夜流光子还未痊愈,被这七阶紫灵的十一,毫无控制的一甩,子毫无防备的冲了出去,啪嗒一下,跌在了慕容云飞的背上。

    幸好慕容云飞重度昏迷,毫无感觉。

    “大叔,你这又是什么姿势啊?”钟豆豆蹲在了暗夜流光的边,双眼上下左右,如雷达一样扫。娘亲说了,不能让别人知道易容的人是暗夜叔叔,他乖巧的改口叫大叔。

    本来怒火高涨的钟小蝎,瞬间被自己这二货儿子的话逗的笑喷了。

    本来十分正常的动作,被这二货儿子一说,越看越觉得暧昧。

    只觉得眼前的画面活色生香,各种脑补,喷血袭来。除了暗夜流光那种刻意画丑的脸,几分违和,一切都十分的和谐有

    十一被钟小蝎的笑,弄的一鸡皮疙瘩,这脑回路异于常人的母子,指不定心里在如何揣测自己,他只觉得自己的体温飙高,绯红的脸蛋,快要能煮熟两个生鸡蛋了。

    倒是暗夜流光,脸色一片平常。当然,谁知道他面具背后的表如何。只见他神色淡然,大大方方的从慕容云飞的上爬起,又费力扶起了慕容云飞。

    “皇上,二皇子失血过多,快请御医。”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这个本应该是他的亲生父亲上,只是微低了头,淡淡说道。

    “怎么回事?不是说换血没有问题的吗?”西兰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早已人事不省,他看向钟小蝎,语气颇为紧张。人已飞快上前,从暗夜流光的手里接过了慕容云飞。

    “我只说不会死。”钟小蝎语气冷冷冰冰,她死也不会告诉西兰王,是因为自己不懂灵力如何换血,割破了慕容云飞的中指精血,白白流了一大摊,才导致他失血过多的,而并不是因为替颜贵妃换血。

    “皇帝爷爷,娘亲救活了贵妃,已经很累了,你好没有礼貌,谢谢都不说,还要怪娘亲。”钟豆豆立马拦在钟小蝎的面前,十分不爽的瞪着西兰王。

    “我的妃?”西兰王被这室内的混乱整的脑子都晕了,被钟豆豆一提醒,才想起躺在上的颜贵妃。“你们两个,快将二皇子带去偏,立即去太医院传欧阳复来合欢。”

    “诺!”守在门口的小太监,急忙上来从西兰王的手里接过慕容云飞,扛了出去。

    西兰王三两步走到了颜贵妃的边,却瞧见上的人闭着双眼,那苍白的两颊,早已被泪水湿透。

    “妃?妃?”西兰王惊喜交加,喜的是只剩一口气的人,竟奇迹般的生还,惊的是眼前的人,明明还陷入昏迷,却为何如此悲恸,流泪不止。

    “才刚换血,哪里能醒的这么快?”钟小蝎无语嘲讽,“我就算是华佗再世,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好不容易起死回生之后,立马就活蹦乱跳吧!”

    “朕的妃,为何泪流不止?”西兰王温柔的替颜贵妃拭去了两颊冰凉的泪水,心疼不已。

    西兰王的话音才落,钟小蝎等人瞬间绷紧了神经。

    颜贵妃什么时候恢复了意识?刚刚他们的对话,她究竟听到了多少?

    面无表的暗夜流光,实则十分着急。

    他早已厌烦了这个皇宫,实在不愿多生事端。

    “贵妃娘娘死里逃生,能再次陪伴皇上,自然心生欢喜。”钟小蝎随口胡诌,又对着暗夜流光使了个颜色,趁西兰王无暇顾及,赶紧闪人。

    暗夜流光接受到钟小蝎的讯息,悄无声息的偷偷溜向外,影一闪,却听得砰的一声闷哼,只顾着注意况的他,被一个莫名的东西狠狠一撞,他七阶紫灵自然是毫发无损,可那东西却被狠狠的弹了出去,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尖叫,那东西砰的一声,落在了外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上。

    暗夜流光十分头大的朝着钟小蝎的方向,深深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自己与这皇宫,是八字不合,每一回出现,准没好事。

    第一次降临,还没来得及睁眼就被送走了。

    第二次出现,还没来得及洞房,份就暴露了。

    这第三次出现,还没来得及溜走,过去旧人,现在亲妹妹,天神一样出现了。

    “暗夜流光,你不喜欢我就直说,用得着把我推的这么远吗?”惨叫之后,便是一声喝。二公主慕容瑶,依旧是红衣似火,三两步便冲到了暗夜流光的面前,气呼呼的怒骂。

    “你认错人了。”暗夜流光退开一步,毫无绪波动,只淡淡的说道。

    “你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认识。”慕容瑶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话音未落,伸手就去抓暗夜流光的脸面。“哼,有胆子进来帮你的女人,怎么就没胆子露出你这张脸给父皇看!”

    暗夜流光一个闪躲过了慕容瑶的狼爪,自己主动撕去了脸上的易容面具。

    见着慕容瑶,对自己如此痛彻心扉,他只觉得自己早已冰冻的心,又因为这个人,在一寸一寸的龟裂。

    他不想伤害她,不想让她与自己一般痛苦。所有的秘密,他只想狠狠塞进心底,所有的痛苦和难堪,全都他一个人承受就好。

    他不愿意这个花一样纯真的女孩,被这个俗世最肮脏的秘密给玷污。

    不愿意她心中仅剩的美好回忆,被自己亲手毁掉。

    他以为,他会老死在那片灵兽森林,再无无需来面对这红尘俗世,再也无需来面对,自己狗血淋漓的人生。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