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痛死你五脏六肺丸【19】

    “我们走着进去便是。”暗夜流光温柔开口,他的份特殊,实在不愿多生事端。

    “等一等。”马车里传来一道清亮帅气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浅粉色影,一跃而下。从宫门口,到颜贵妃的合欢,不亚于从他们的豆窝,到这皇宫的路程。

    钟小蝎这懒得,能躺不坐,能坐不站,能靠着站,决不自己站的家伙,当然不乐意浪费力气在这种地方。

    她跃下马车,慢条斯理的踱步至那守门的侍卫面前,对着那侍卫浅浅一笑,卷翘的睫毛,在月色的映衬下,投下一轮朦胧的影,墨黑的眼眸弯成了天上月,清纯而温柔。那不点朱红的唇,微微翘起,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那使光灿烂,令月无光的笑容,瞬间攫住了守门人的目光,只觉得此笑应是天上有,人家难得几回瞧。

    守门的侍卫,微张了唇,傻傻的盯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后的十一,与暗夜流光几分莫名。

    就在侍卫发愣的瞬间,只见钟小蝎袖子一抖,手心多了一颗巧克力色的药丸,咻的一下,那药丸顺着守门的侍卫微张的嘴唇,了进去。

    守门侍卫完全木有想到会发生这种况,一个紧张,本能的将那药丸给吞了下去。

    他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刚刚还对自己笑的一脸温柔的女人,只觉得瞬间,五脏六腑好像被谁给狠狠揪住了一般,疼的他忍不住双腿一屈,跪了下去。

    “姑不喜欢别人跪来跪去的,你不用行如此大的礼,只管好好儿的在这守着。”钟小蝎笑着说道,态度内敛中透着一丝嚣张,让人好气又好笑。

    被他下了药的侍卫,只长大了嘴瞪着她,连怒骂的力气都没。

    “好了,上车吧!”钟小蝎再没瞧那人一样,干脆利落的单手一撑,跃上了马车。“出发。”

    十一与暗夜流光跟着上了马车,知道眼前的家伙,肯定是让这女人给坑的说不出话来,一个个都良心早就被狗吃了的,木有半点同心,反而十分的幸灾乐祸。

    一路狂飙,马车直接驶向了合欢

    暗夜流光驾着车,只觉得很想哭,他很想十分低调的进宫,救活了娘亲就回去。没有想到,跟着这些家伙,竟然是最高调的方式进了宫。

    瞧着后死追活赶,骂骂咧咧的皇宫侍卫队,他只好把马车驾的比骑马的速度还快,恨不得跟包一样,飞起来。

    “娘亲,好刺激。”坐在马车里的钟豆豆,脑神经异于常人的十分享受这种快要把人给震的吐出来的颠簸感。

    十一,跟钟小蝎,一人抓着一边儿,脸色铁青,就差没吐在车上了。两个人一双的悔的肠子都青了,还不如走着进来呢?

    “吁。。。。。。”暗夜流光低低的一声呵斥,马车终于停在了合欢的门口,那车厢被震的差点没散架。

    车里的两人,狠狠的松了口气,连怕带滚的跃出了马车,一人一边儿,吐的天翻地覆。

    只有钟豆豆抱着小白,悠然自得的下了车,啥事木有。

    剔透的眼眸,还带着一抹兴奋。

    “暗夜叔叔,你以前是暗夜盟驾车的大叔吗?技术比之前我们雇的车夫还好呢?”钟豆豆十分开心的对着暗夜流光喊道,让两个吐的七荤八素的人,满头的黑线。

    熊孩子,在你眼里,暗夜盟的盟主,就是个驾车的车夫吗?

    “豆宝,你是在调节气氛吗?”暗夜流光半点不恼,只是温柔一笑,柔声说道。

    一双墨玉般的双眸,却警惕的瞧向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的皇宫侍卫队。

    真是有够执着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擅闯皇宫,都不要命了吗?”带头的人,声音浑厚凌厉,黯淡的月色映衬在他冷的脸庞上,绽放出一种嗜杀的戾气,那一双鸷的眼神,十分锐利。

    一个皇家侍卫军的首领,竟然有如此大的煞气?

    暗夜流光眸色一沉,不止煞气大,灵力也不低,西兰宫的守卫,倒是越发的森严了。

    “我就算不要命了,你敢来拿吗?”十一彻底爆发了,他在轩辕皇宫都没人敢随便惹,西兰皇宫,更是横行无忌惯了。

    只觉得,今中的什么邪,怎么一个个的都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嚣张到他这个将嚣张狂妄当饭吃的家伙上来了。简直不知所谓。

    一代不如一代啊!钟小蝎撑起吐的死去活来,晕头转向的脑袋,瞧向那嚣张跋扈的侍卫队首领。想起在灵兽院里守着灵兽混子的福气,莫名的替西兰王感到悲哀。

    不过嘛……钟小蝎看着十一气乎乎的模样不由的笑了,十一这张脸太嫩,就是没他哥有气势,这是不争的事实啊。怪不得数次被人挑衅!

    “笑什么,哪来的蠢女人。”那侍卫队的首领,语气霸道,一声冷哼,一道寒光如长虹般飞起,森寒的剑气,破空而去,刺向十一的咽喉要害之处。

    冰冷的长剑周围隐隐闪着一抹蓝光。

    十一见那人如此不知好歹,不怒反笑,待那森寒的剑气,快要碰触到他的肌肤毛孔的霎那,他动手了,纤长白皙的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一转,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霎那,剑锋已被他残忍的折断了。

    尼玛,一个小小的五阶蓝灵,都敢来挑战本大爷,真当本大爷从灵兽森林回来,就吃腻了灵,改吃素了吗?

    十一手握薄薄的剑锋,手腕一抖,那剑锋刺破空气,只听得一道短促而清脆的声音,那薄薄的剑锋穿透侍卫队长的外衣,浅浅没入了他的口,堵住了那正喷薄而出的鲜血。

    侍卫队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笑的嚣张肆意的人,眼里的愤恨,与惧意,铺天盖地而来。

    却又站在原处,不敢动弹。

    那一剑,离心脏不过分毫,自己若是微微一错力,只怕伤口,会顷刻血流如注。

    换言之就是现在还算 轻伤,但一不小心就能重伤甚至不治!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