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我和娘亲很需要你哦!【18】

    再大的仇恨,也掩盖不了他们之间的骨相亲,他上留着她的血,是她十月怀胎,又历经生死考验,才生下的自己。

    自己再恨,再怨,也能如何?

    该恨的不是自己那可怜无助的娘亲,而是专宠独断的西兰王,是恶毒险的皇后,是后宫的勾心斗角。。。。。。

    是自己福薄,提前钻出了娘亲的肚子,才惹来这一场恩怨。

    听到娘亲中毒,命悬一线,他仍旧心疼,心忧,心伤。。。。。。

    “贵妃的病,已经被娘亲治的差不多了,只是娘亲离开皇宫之后,有坏人给贵妃下了剧毒。”钟豆豆十分好心的解释。

    “钟小蝎,究竟是怎么回事?”暗夜流光不掩饰自己的神色紧张,焦急的问道。

    钟小蝎微有些震撼,这温润如玉的男子,果然有一颗宽厚仁慈的心。

    “你不必紧张,贵妃的毒并非无解。只是有些麻烦而已,我出宫本就是为此事而来。”

    “是找我吗?”暗夜流光问,眼底几分纳闷。

    “嗯,贵妃体内的毒,早已沁入四肢百骸,本已是回天乏术了。”钟小蝎说着,微微沉吟,趁火打劫神马的,是她的拿手好戏。瞧暗夜流光这火急火燎的样子,救活了颜贵妃,不但可以打劫西兰王,欺负慕容云飞,似乎还能在暗夜流光这儿讨得一个天大的人

    好处这种事吗,当然是越多越好,有备无患的!

    “暗夜叔叔,贵妃本来子就不好,我与娘亲第一次进宫瞧她时,她已是病的都起不了了呢,是娘亲辛辛苦苦才把贵妃给救回来的。没想到,娘亲才离开,贵妃又眼睛一闭,睡过去了,上还不容易养起来的,全部都掉光光了。”钟豆豆刚刚还冷血无,听着娘亲如此说,立马转变角色,心疼起颜贵妃来。

    他虽是小小年纪,可察言观色的本领,不可小墟。

    本以为暗夜叔叔会讨厌贵妃,怕他不答应帮忙,他便想着反向刺激,没想到暗夜叔叔比他想象的更善良。那面对如此善良的暗夜叔叔,他当然是跟娘亲站在统一战线的,这竹杠不敲白不敲。

    “要如何解,你尽管说,我定全力配合。”暗夜流光心领神会,却故意避而不谈,只是装似着急的说道。

    钟小蝎母子俩,满头黑线,丫的,分明就是个温柔纯善滴人,为毛忽然玩起腹黑来了?

    智商高滴人,真心伤不起。

    “人家要救你娘亲,你就不知道先说声谢谢,意思意思吗?”一直顾自己撒着欢儿吃的小白,十分鄙视的瞧了一眼暗夜流光,滴滴的说道。

    钟小蝎扶额,钟豆豆暗喜。小白果然是节早已余额不足滴万兽之王,要起好处来,如此明目张胆,如此光明正大。

    十一笑的是那叫一个花灿烂,月无光。这两人一兽,实在是太有了。

    “万兽之王都成了豆宝的宠物,我这小小的佣兵团老大,豆宝实在没有放在眼里。”暗夜流光温柔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一见他们母子俩,如此有闲逸致的敲竹杠,就说明娘亲的毒,早已无需担心,要的只是一个解毒的过程而已。

    “暗夜叔叔,娘亲和豆宝可需要你了。”钟豆豆见暗夜流光撇的如此干净,急忙说道。嗯招个佣兵团老大当打手不要太方便哦。

    这熊孩子,钟小蝎真心无力了,神马叫可需要你了,这话说的实在太有歧义了!

    “豆宝,你跟你娘亲,有我替四哥照顾着,什么时候需要这个家伙了?”十一第一个跳出来,十分不满。就算没了四哥这尊大神,也还有他这尊小神在呢,神马时候轮到暗夜流光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家伙了。

    暗夜流光,则是各种受宠若惊,一双温柔似水的眸子,几分迷茫的瞧向钟小蝎。莫非。。。。。。

    莫非你个头啊!钟小蝎狠狠瞪他一眼,你丫敢胡思乱想,老娘撕了你。

    “需要你的佣兵团给我们提供灵呀,我们的存货不多了呢!”豆宝宝哼笑道。

    钟小蝎气笑了,熊孩子,你丫的这口气可以不要喘的这么长不?

    十一放心了,嗯,这个可以有。灵真心不多了。

    暗夜流光遗憾了,其实他还是很适合做人家爹爹的。

    只有三只兽,三吃货,各种狂吃,海吃,人类的世界,跟他们木有神马关系。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金牌的分隔符===========

    暗夜流光虽担忧颜贵妃,却不愿自己的份暴露,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宫里有个被他弃婚的二公主,西兰王不知内,对于他这种藐视皇室尊严的行为,极为愤恨,只怕人还没进宫,就要被西兰王给抓起来。

    几人一番商榷,决定让暗夜流光乔装打扮,与钟小蝎母子一起混进宫去。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

    一辆简单的马车,在冷落的街道疾驰。

    行至宫门处,却被守夜的侍卫拦了下来。

    “连本大爷都敢拦!”十一十分嚣张的掀开车帘,对着那守门的侍卫,横眉竖目。

    “十一爷,皇上吩咐了,宫里止马车出入,很抱歉。”侍卫恭敬的道歉,却尽忠职守的拦在了宫门口。

    “知道我是谁,还敢拦我的车!”十一气的吹胡子瞪眼,什么人吗,如此不通人世故。不知道他怒起来,可以掀了这小小的西兰国吗?

    扮作小厮驾车的暗夜流光失笑,这家伙,不惹他的时候,明明就是个偏偏贵公子,一旦惹到了,连流氓见了都得靠边儿站,半点木有皇室贵族的大家风范。

    “很抱歉,十一爷。小的不过是个守门的小小侍卫,十一爷大人有大量,请不要为难小的。”这个守门的侍卫,倒是有原则,明知道眼前的人,连西兰王都得低头,语气谦卑,态度却是不卑不亢。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