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有娘亲了不起吗?【17】

    “十一,你丫安静点。”钟小蝎呵斥,最讨厌打断人家讲八卦了。

    “不,我是颜贵妃与西兰王的儿子,是正宗的二皇子,与慕容云飞是双生儿,不过我比他早了一刻钟。只是,在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成了宫里勾心斗角的替死鬼!”

    “娘亲当年,宠冠后宫,树敌无数。怀了我们的时候,怕被有心之人加害,将双生儿的事一直保密,却不曾想还是没能躲得过皇后的毒手。父亲迟到了一步,我已被接生的产婆送出了宫。”

    “那你怎么会跟慕容瑶成了表兄妹?”十一又是忍不住提问。亲兄妹变成表兄妹,实在太蹊跷了。

    “当年的产婆,正好是瑶儿家的远方亲戚,她胆小,带我出了宫却不敢弄死我,便带着我去投靠了瑶儿的外公。瑶儿的舅舅膝下无子,便收了我做养子,我与瑶儿也成了表兄妹。我们从小相识,青梅竹马,那产婆一直住在了我家,或是亏欠与我,待我更是尽心尽力。若不是我与瑶儿相,她或许会带着这个秘密老死。”

    等着各种狗血节的钟小蝎,兴致勃勃的听了一个毫无新意的故事,满眼的八卦好奇,瞬间熄灭。

    “暗夜叔叔,是贵妃不要你了吗?”一直睁大着眼睛,盯着暗夜流光,没有开口插嘴的钟豆豆,稚嫩软糯的声音忽然响起,瞧着暗夜流光的黑色瞳孔,竟意外的带了几分忧伤。

    暗夜流光原本云淡风轻的神色,微微一紧,墨黑的眼眸深处,温柔淡然的背后,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那是他最不愿提起的过往,是他最不想与人诉说的殇。

    一直坐在钟豆豆边,一向对感之事大大咧咧,神经粗的可以挑担子的钟小蝎,微有些莫名的瞧向自己的儿子,分明是被人家皇后大BOSS给迫害了,怎么能说是颜贵妃的错呢!

    钟豆豆瞧着娘亲几分迷茫的眸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如小大人般,十分的逗趣可。娘亲对边人的感觉,若是有对危险的感知力的十分之一,他都不用如此忧愁了。

    以后,谁要是喜欢上娘亲,可真是。。。。。。有趣极了。

    微微一叹,钟豆豆还是乖巧的解释,“娘亲,贵妃在还怀着暗夜叔叔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牺牲他了。”

    钟小蝎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瞧着暗夜流光,见着暗夜流光微点了头,她只觉得眼前这男人,拼命压抑的忧伤,只怕是要逆流成河了。

    有什么比,自己的娘亲主动抛弃还要来的更悲惨的呢!

    “娘亲,谢谢你!”钟豆豆可的包子脸,忽然转向钟小蝎,温柔的一声道谢,紧接着当然是吧唧一下,钟豆豆式吻一枚。

    “谢谢你,没有扔掉我!”他说的很庄重,很认真,黑色的瞳孔里,是满满的对眼前这个女人的,那份甜美温暖的让不明所以的钟小蝎瞬间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她忽然庆幸,自己来的没有那么早,若是自己是莫瑾言还怀着豆子的时候到来,照她的个,只怕早就将这多余的孩子给处理了,干干净净的过自己的逍遥子去。

    早已干涸的眼眶,竟意外的有些红了。这种感觉,让她几分讨厌,却又几分新奇。

    原来,这就是被的感觉,被自己的最亲的人深着的感觉。

    “娘亲,不哭!”瞧见了钟小蝎的眼泪,钟豆豆略微紧张,好久没有见到娘亲的眼泪了,竟然已经开始不习惯,好害怕,娘亲的眼泪一出现,那个软弱无能的娘亲也会跟着出现。

    他并不是讨厌那软弱无能的娘亲,只是害怕自己的保护不够,让那样的娘亲受到伤害。

    “娘亲不哭,豆宝这么可懂事,娘亲怎么舍得放弃呢?”钟小蝎微红了脸,从来没有在人前流泪的她,心被融化的瞬间,连泪腺都一下子重新启动了吗?她十分的不适应,慌忙的拭去了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滴,将钟豆豆揽进了怀里,见机掩饰自己的窘迫。

    暗夜流光那颗早已千锤百炼,锻造的坚硬无比的心,在瞧见钟小蝎母子如此相亲相的画面,那漆黑的眸,几分黯然,想起西兰皇宫里,那个养尊处优的贵妃,他只觉得自己这一生都不会拥有这样一份难能可贵的亲了。

    “豆宝,你太过分了哦!人家暗夜已经够伤心了,你还拼命炫耀你有这么好的娘亲!”十一难得的替暗夜流光说话。

    “吼~吼~吼~”

    “嘶~嘶~嘶~”

    菜包,和包也跟着集体抗议。哼,欺负我们没有娘亲,有娘亲你了不起啊!

    “闹什么闹,你们这群没妈的孩子。”小白嘴里还叼着一块钟小蝎亲手做得香喷喷的烤灵,十分不齿的瞧着这些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家伙。不就是个娘亲嘛,了不起哦,能吃吗?

    这个,还真的可以吃?嗯,是可以做吃的。

    众人集体黑线,你丫个知道鸡毛蒜皮的万兽之王,你能透露些正经的事儿吗?

    “似乎,我们白跑一趟了!”钟小蝎收敛了绪,装似轻松的说道。

    “暗夜叔叔,贵妃中剧毒,已是时无多了,她当初那么狠心不要你,如今她只能躺在上,静静的等死,也算是替你报了仇了。”钟豆豆自然是翻脸比翻书更快,刚刚还温,转过子,立刻一脸腹黑的对着暗夜流光说道。

    众人扶额,各种惊悚。得罪谁,也别得罪钟豆豆啊,此人是完全的六亲不认,怨怨分明。

    钟小蝎更是各种蛋疼。尼玛,这什么儿子啊,当初莫瑾言若是也抛弃了这丫的,他是不是要千里追杀,亲自手刃自己娘亲,给自己报仇来着呀喂。

    看他现在对他爹那态度,到处喊爹和叫狗一个调子。

    “中毒?不是生病吗,怎么会是中毒?”暗夜流光更是诧异,在灵兽森林外,那些西兰宫的侍卫,分明就是说贵妃娘娘病重的。

    虽不想承认,可自己来西兰皇都的真正原因,自然不是为了钟小蝎的烤,而是那个当年狠心牺牲自己的娘亲。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