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三姨母脱掉衣服成咆哮帝【12】

    西兰王满头黑线,这熊孩子,神马叫一点点心头,药引子,服药,都要用的,好吗?谁知道要这药要服到什么时候啊?

    “皇上若是舍不得,那民女也没有办法了,皇上,请节哀。”钟小蝎微冷了脸,牵起钟豆豆的手就要离开。

    “等一等。。。。。。”西兰王开口,声音低沉了几分,脸色微微泛白,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颜儿是他最的人,可飞儿,也是他最的儿子,让儿子流尽鲜血去救他的娘亲,只怕是颜儿知道,也会责怪自己的。

    可是,他这一生,若是没了颜儿,还有何乐趣存活于世?

    他纳纳的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若是钟小蝎只是个普通的西兰百姓,他一定会用自己的皇权强压她,让她找出别的方法来救自己的妃,可眼前的人若是得罪了,别说她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到时候只怕整个西兰,都得葬送在那个强悍,冷血的男人手里。

    钟小蝎见西兰王眉头皱,叫住了自己,却又不开口。便轻声说道。“皇上,您考虑考虑!民女先回琉璃阁了!”

    说罢,带着钟豆豆扬长而去。

    见着西兰王左右为难的样子,她真心想笑。药引子神马的,真是太强悍了。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金牌的分割线==========

    “娘亲,做个药引子很困难吗,为什么皇帝爷爷的表好像吃了什么似的?”钟豆豆出了合欢,才纳闷的问道。“若是娘亲跟贵妃一样,豆豆哪怕是丢了命也要救娘亲。”

    钟小蝎微微一愣,没有想到钟豆豆五岁的年纪,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她只觉得那极寒之地的心,一寸一寸的被这个包子脸的小萝卜头融化,清澈透明的眼眸深处,都洋溢着一抹温暖。

    她蹲下了子,轻轻抱住钟豆豆,不知为何,为人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对眼前的瓜娃子,也是越来越放不下,越来越舍不得。

    “豆宝,娘亲会好好活着。”她开口,声音温柔坚定,好似一个承诺,一个对眼前的孩子,不离不弃的承诺。

    “嗯,豆豆也会好好活着,好好保护娘亲。”钟豆豆笑的眉眼弯弯,那长而翘的睫毛,在阳光的照后下,投下一抹弯弯的倒影,看上去温暖又迷人,小小的包子脸上,神色认真,坚定。说罢,钟豆豆吧唧一下,又是送上一枚无敌香吻。

    钟小蝎只觉得,这货后长大了,她会很头疼。只怕招惹女人的功夫,天下第一。

    钟小蝎母子前脚才进了琉璃阁,刚坐下,吃着小桃红端上来的点心,就听到外头太监通报。

    说是二皇子下来了。

    “来的可真快!”钟小蝎喝了一口小桃红刚泡好的茶,满嘴的芬芳,连带的心也异常的好。尤其是待会就能见到温柔男变咆哮帝,心就更好了。

    “钟小蝎,你给我出来。”果然,慕容云飞在院子外大吼。

    “娘亲,跟二皇子叔叔交往的明明是三姨母,豆豆怎么觉得二皇子叔叔越来越像那丑婆娘了呢,动不动就用吼的!”钟豆豆吃着香甜酥软的糕点,小嘴边上都是碎渣儿,一说话,满嘴的末末喷了一声,引得钟小蝎捧腹大笑,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眼前这孩子,不过是个五岁小儿,可极了。

    “豆宝,你白莲花三姨母一家基因总是相同的,你白莲花三姨母肯定也是披着温柔贤惠外衣的狂暴咆哮帝,慕容云飞,能不受影响吗?”钟小蝎替豆子擦去了嘴边的碎末屑儿,慢悠悠的说道。

    这二夫人一家一母五口,个个都是极品,那白莲花怎么可能会有例外呢!不过是,白莲花多长了点脑子,知道神马时候可以咆哮,神马时候要装柔弱罢了。

    “娘亲,三姨母脱掉衣服就会变成咆哮帝?”钟豆豆惊讶了,好可怕的三姨母,肿么脱掉衣服,跟穿上衣服会不一样呢?“娘亲,你见过三姨母咆哮吗?”钟豆豆惊讶之余表示十分的好奇,不穿衣服的三姨母咆哮起来,不知道是神马样子的?

    “豆宝,你三姨母怎么会给娘亲看到呢?”钟小蝎差点笑岔了气,神马叫不穿衣服就咆哮啊?钟豆豆,你真的是神逻辑,娘亲服了你了。

    “娘亲都没见过,二皇子叔叔肿么会见过呢?三姨母肿么会脱掉衣服给二皇子叔叔看光光呢?好丢脸哦,娘亲说过,不可以把自己的子给别人看的闹!”钟豆豆用他早已吃的胖乎乎的爪子,遮住了自己的包子脸,脱掉衣服神马的,实在是太羞涩了!

    钟小蝎当场崩溃了,笑的只喊肚子疼。一边伺候着的小桃红,也忍不住笑的差点滚到地上去。

    这个小少爷,真的是个小活宝啊!伺候这对母子,实在是比伺候宫里那些个整里就知道勾心斗角的娘娘们,有趣多了。

    神马伤风败俗,神马恬不知耻的,都不是个事儿。

    她肿么越看越觉得,这对母子可,有趣,善良,温和呢!好吧,除掉刚进琉璃阁就弄晕一个嬷嬷的事儿除外。

    屋子里,钟豆豆一人傻愣着,钟小蝎,小桃红两人笑翻了腰,慕容云飞就在这当口儿冲了进来,当然他木有漏听钟豆豆最后说的那一番话。

    钟豆豆说者无意,他这个二皇子则是听者有心,一张脸红的快要煮沸了,只怕是拿两个鸡蛋,一边儿一个烫着,很快就只能吃荷包蛋了吧!

    他与莫瑾玉清清白白,岂容得别人玷污。

    “钟小蝎,你是怎么教孩子的,一个五岁小儿,如此出言不逊,侮辱他的亲姨母。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做出了那些个事儿,莫家的女儿,便也是个个跟你一般了,玉儿是清清白白的姑娘,不许你们如此猜疑。”慕容云飞咆哮升级,一进门就对着钟小蝎母子一顿狂吠。

    钟小蝎依旧懒洋洋的坐在,子倚着桌子,一只手还在揉刚刚笑疼了的肚子,一双剔透的眸子,十分鄙视的瞧着慕容云飞。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