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西兰王,你好坑叔!【8】

    钟小蝎无视欧阳复那带着疑惑的眼神,牵着钟豆豆十分帅气潇洒的跃上那十六人抬的大轿子。

    钟小蝎在现代,玩过飞机,开过坦克,就差木有去火箭上,登月玩了,就是木有做过如此多人抬的大轿子。几分新鲜。

    钟豆豆更是满眼的欢欣,进了轿子,到处摸摸看看,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起驾回宫!”有随跟着的太监大声的唱和,十六人的大轿,平稳起,朝着西兰皇宫走去。

    后,不下两百人的仪仗队,闹闹的敲锣打鼓,声音响彻整条商业街。

    那几个指桑骂槐的女人,现在都是脸如土色,只怕给自己给家族招了什么祸事,天啊,要是知道钟小蝎是这天下最尊贵,被所有的人当成神一样崇拜的四皇子的女人,谁还敢多说一句话。

    不过,这个女人长得虽然不丑,也就那样啊,而且年纪有二十出头了吧,也不算年青了,家族也只是西兰国一个小家族,到底有哪点好,入了四皇子的眼了。

    难不成四皇子就喜欢这种外表看着如同淑女,私下狂野奔放不守妇道,说起话来嚣张霸道的调调……

    神一般的男人果然有神一般的品味啊!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金牌的分割线=========

    商业街十分繁华,街道两侧酒肆林立,店铺罗列,青楼画格,秀户珠帘,处处彰显着郡城的富贵。

    两侧的房子,风格迥异,色彩对比十分强烈,墙上的浮雕,华丽而繁琐。

    轿子本就是敞开的,周围遮着透明的薄纱。

    钟小蝎母子,暂时不能逛这商业街,两人四只眼睛,却是东瞧西逛,好不繁忙。

    原本在店里闲逛的行人,全迎了出来,站在了街道两旁观看。

    顿时,钟小蝎满头黑线,肿么看肿么觉得他们母子俩好像是被人观赏的那神马?

    十一与暗夜流光留在了外头,十一愁眉苦脸,十分不爽。

    西兰王都知道份了,还让他买宅子,这不是坑叔吗?

    钟小蝎,退一万步,你也好歹是我嫂子呀,有你这么欺负小叔子的吗?

    暗夜流光已然出现,拍了拍十一的肩,笑的光灿烂。

    “暗夜流光,你与那女人,到底什么关系?”一声喝马上将他的这点光熄灭了,暗夜流光心里那个悔啊,怎么忘了还有这茬子事?

    “四皇子雇我保护钟小蝎母子!”暗夜流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瞎话,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是为了吃才跟着钟小蝎的。

    “那你为何不进宫贴保护?”慕容瑶十分怀疑。堂堂暗夜盟盟主,不去灵兽森林坐镇,跑来保护一个女子,就算她是四皇子的女人,你暗夜流光不想做的事,谁还能勉强?

    “你知道,我的份不方便进宫!”暗夜流光脸色微微一沉,那总是微笑的脸上,难得的带了一丝冷意。

    “哼,是不方便,还是不想!”慕容瑶,俏丽的小脸一沉,语气十分不善,那怒目的眉眼深处,却是一闪而过的痛处。

    脑海里尘封已久的画面,一幕幕如电影播放一般,清晰的让她几乎头痛裂。

    这男人的温柔多,这男人的体贴入微。。。。。。全部都是这男人的万般好,这万般好,早已根深蒂固的植入了她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就算是如今对他恨之入骨,那绵绵不绝的回忆,却是一次又一次,让自己痛彻心扉。

    她一直在等,等他的一个解释,为何在新婚之夜要不告而别,连一个念想都不留给她。

    暗夜流光瞧着慕容瑶,神色平静的好似与这人从未相识,瞧着她眉眼深处的悲恸,他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离开灵兽森林,决定来郡城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不知道,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这一辈子,他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眼前这女人,他们曾山盟海誓,曾海枯石烂,他们才子佳人,天造地设,他们的婚礼,是西兰国的盛事,百姓举国同乐,西兰王甚至大赦天下,来祝福他们的结合。

    可,老天爷开了一个太大的玩笑,那玩笑大到让他怒目心惊,恨不得斩了那传递消息的人,让这个秘密,烂死在自己的肚子里,然后与慕容瑶恩相守,白头偕老。

    他一直都以为,他能做到的,为了慕容瑶,他可以不顾一切。

    可是, 最后他却成了一个叛逃者,一个懦夫,躲进了灵兽森林,再也不愿与西兰皇室有任何的相关。

    “二公主,一切都过去了!”暗夜流光一句话,云淡风轻,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如何的痛苦,他多想将眼前这个女人,狠狠的拥进怀里,软声安慰。可他什么都不能做,两手垂落两侧,纹丝不动。

    “喂,暗夜流光,你见了表妹,这什么表啊,这么久不见,赶紧去叙叙旧吧,钟小蝎交代的事,我一个人也能完成的。”十一瞧着两个人,暧昧丛生,无限,十分好心的怂恿暗夜流光。美人儿在前,还岿然不动,跟个人猿泰山似的,玩什么把戏啊!

    有这么好的表妹,干嘛跟四哥来抢钟小蝎,魂淡!

    十一瞧着慕容瑶,那花容月貌,肿么瞧肿么觉得,好像差了那么一截,呜呜,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眼光,一下子被钟小蝎给带沟里去了,为毛他觉得钟小蝎那只要啥啥没有的家伙,看起来比较顺眼呢!泪奔。。。。。。

    “不需要!”暗夜流光说的云淡风轻,说完,再也不瞧慕容瑶一眼,转就走,还顺手拎走了十一。

    慕容瑶,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哭的一旁早已被那金焱貔貅吓的魂飞魄散的荣王妃,更是几分莫名。

    她是北冥国的公主,为了联姻才嫁到西兰的,对于几年前,那轰动西兰城的盛事,她半点儿都不知

    “瑶儿,别哭了。。。。。。”她弱弱的安慰,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自个儿还想荣王爷好好安慰一番呢,好害怕,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