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温柔男一秒变咆哮帝【5】

    “哼,谁稀罕!”慕容瑶眸色黑沉,撂下一句话,怒气的转就走。荣王妃几分莫名,也跟着急忙离开。

    “暗夜流光,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去收拾烂摊子,可别招惹到我上来。”钟小蝎没好气的对着暗夜流光说道,说吧牵起钟豆豆的手,逛起其他店来,可不能让这些女人坏了心

    二公主与荣王妃还木有走远,莫瑾兰已昏死在成衣铺里,钟小蝎四人三兽,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下一个商铺。

    一切准备就绪中。繁华的商业街上,忽然响起一声刺耳的马蹄声,一人白衣胜雪,衣袂那个飘飘的直冲成衣铺,一路疾风扫过,两侧许多摊位不幸中招,被那劲风扫的人仰马翻,哀叫连连。

    “比本大爷还嚣张,去瞧瞧是谁?”唯恐天下不乱的十一,立马探头朝前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白衣胜雪之人,怒发冲冠凭栏处,哦,错了,是怒发冲冠骑骏马,咆哮而来,来的那个方向,好巧不巧的,正好是他们哥几个站的位置。

    尼玛,你是来踢馆的吗?

    “是二皇子叔叔?”永远比别人先一步了解况的钟豆豆,甜糯的声音响起,“二皇子叔叔好大的怒气!”

    亲,这个就不用您说了,鬼都看出来了,好嘛?

    那骏马,哧溜一下在钟小蝎一行人前停住,马上之人,一跃而下,冲到了钟小蝎的跟前。

    “钟小蝎,你害死了本王的母妃,又让玉儿流泪不止,差点双目失明,你竟还有脸踏进西兰郡城。今,我就替母妃和玉儿,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来之人,当然就是那二皇子慕容云飞,听得消息传来,在这商业街见到了钟小蝎一行人,他几乎木有思考,夺门而出,一炷香的功夫都木有到,就冲到了这里。

    陷害母妃,又差点弄瞎了玉儿,他早已怒火滔天,失去了理智。本以为将这母子送去灵兽院,去祭奠灵兽院的灵兽,也算是解了他的心头之恨。

    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命大,还留着命,回到郡城。

    他咋听到消息,简直气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炸了。

    “二皇子叔叔,您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冤枉娘亲,不知道自己思考思考,你肩上那一大坨玩意儿搁着只是为了长点高吗?”钟豆豆抱着小白,挡在了钟小蝎的面前,有了小白,钟豆豆嚣张跋扈的人生从此又展开了辉煌的一页。

    十一,跟暗夜流光,实在忍俊不,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脑补,木有脑袋的慕容云飞,是个什么样子?

    “钟豆豆,肿么可以这么说人家二皇子,他脑袋可是长的好好儿的,只不过,脑子里木有脑回路罢了,那些沟沟壑壑,恐怕勾的都是芡吧!”钟小蝎十分淡定,继续那个雪中送炭,不对,是火上浇油啊,有木有?

    “娘亲,不是做糖醋排骨的时候,才勾芡的吗,为毛二皇子叔叔也要勾芡啊?”钟豆豆软软糯糯的问,懵懂单纯的眼眸子,让在场不明事理的人,觉得这孩子是真心天真无邪,单纯可呀喂。

    “有些人,不小心入错了门,这脑子还能不像糖醋排骨似的,黏糊糊成一团吗?”钟小蝎十分耐心的回答钟豆豆的问题,那一双透亮清澈的眼睛瞧着慕容云飞,青了又紫,紫了又青,青青紫紫,反反复复变化无常的一张脸,笑的几分嚣张,几分挑衅。

    尼玛,老子圣兽两头,神兽一头,七阶紫灵两头,怕你吗?怕你吗?怕你吗?

    “钟小蝎,你死到临头,还如此嚣张,今本王要是不手刃了你,就对不起本王手中的剑。”慕容云飞已经气的差点找不到自个儿的声音,钟小蝎满眼的挑衅,讽刺,不屑,让他脑子大,他手腕一抖,长剑破空而出,剑花错落,已是刺出七剑,剑剑不离钟小蝎体的致命之处。

    钟小蝎完全无视那犀利的长剑,施施然的往后一退,双手抱,好像慕容云飞要刺的人跟她完全木有关系似的。

    暗夜流光在慕容云飞出现的霎那,就早已隐不见,他不想见西兰皇宫里的任何人,不小心撞见了二公主慕容瑶,已是头大。

    十一憋屈,这不摆明着把自己推到跟前去打架吗?他有说不的权利吗?木有,要是钟小蝎被连刺七个洞,不知道那个到现在都还份未明的又是睚眦必报的四哥,会在自己上刺多少个洞来报复。

    他手上木有兵器,子一闪,挡在了钟小蝎的面前,他是七阶紫灵,而慕容云飞不过是五阶蓝灵,蕴含着灵力的掌力,朝着慕容云飞的长剑挥去。

    只见紫光一闪,叮的一声,那玄铁铸就的长剑,竟莫名哐当一声,成了两截。

    慕容云飞大惊,双眸诧异的瞧向十一,不过是去了一趟灵兽院,为何他的灵力狂飙,竟能徒手砍断玄铁铸就的长剑?

    这灵兽院神马时候,变得如此玄乎?

    “云飞兄,有事好好商量,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做什么,多伤感啊!”十一缩回了手,拍了拍手掌,装似无辜的说道,他绝壁不是故意的,他自个儿也被吓到了,这七阶紫灵的低阶,肿么会这么厉害的!

    在灵兽森林,一直跟猛兽打个不停,还木有找人试过手,好可怕!他可是崇尚和平,不喜欢武力滴好年啊!

    “我与她,没什么好说的,母妃与玉儿之仇,我非报不可。”慕容云飞一招就败,败的十分狼狈,但是威武不能屈,他抬头,怒目瞪向钟小蝎,一点儿都木有要妥协的意思。

    “你这西兰国的二皇子做的好好儿的,干嘛如此想不开,非得要送死呢?”十一表示对于一个迫不及待前来送死的人,很无力。

    人家挡在钟小蝎的面前,完全是为了你好,懂吗?要是冲撞了钟小蝎,你会肿么死的都不明白的,年!

    “哼,谁生谁死,还不一定。”慕容云飞手里握着半截长剑,说的十分气壮山河,气回肠。

    那画面,肿么看肿么好笑。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