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灵兽森林】十万俩黄金跟扔个白菜似的【27】

    十万俩黄金的玉简,那是他一年的俸禄,好吗?

    太,太偏心了,有异没人

    “十万俩黄金?”钟小蝎跟着手一抖,神马玉简,贵的这么离谱,通货膨胀也没这么夸张吧!

    她靠近火堆,仔细瞧了瞧这玉石,确实是上好的羊脂玉,至于上面密密麻麻刻着的小篆,火光下瞧不清楚,能价值十万俩黄金的,自然是了不得的宝贝。

    那个轩辕离,为何无缘无故要送她如此大礼?

    刚刚温泉池边,她只记得池水太温暖,自己似乎沉沉睡去,等醒来,已在轩辕凤的背上。

    “钟小蝎,你老实交代,刚刚在温泉池边,你跟四哥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你。。。。。。”十一一脸惊悚的看着钟小蝎,子这么单薄,前后都没有料,能值十万俩黄金吗?他一双眼睛上下左右扫视了钟小蝎一圈,满眼狐疑。

    “收起你的肮脏思想。”钟小蝎一瞧见他双眼绿幽幽的冒着光,就知道这丫的满脑子不健康想法,她低声骂道,随手一玉简敲他头上。

    “十万俩黄金呢,你别敲碎了。”十一没时间顾着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瞧着钟小蝎手里的玉简。

    “你以为豆腐做的吗?”钟小蝎没好气的说道。

    钟豆豆睡眼朦胧,墨玉般的双眸微眯着,瞧了半晌,才呐呐的问道,“娘亲,你捧着块石头做什么?”说着,他伸手就去拿那玉简,钟小蝎也不在意,随他两只小手端着,把玩。

    “娘亲,凉凉的,好舒服哦,可以给我做枕头吗?”钟豆豆似乎十分喜欢这个新玩具,连睡意都冲散了几分。

    “当然可以。”钟小蝎宠的摸了摸钟豆豆的小脑袋瓜子,自从轩辕离忽然出现,她立刻决定做二十四孝老妈,无条件服从钟豆豆大宝贝的任何要求。

    十一简直要哭了,他堂堂轩辕国皇子,这轩辕大陆最大的国家,拥有最至高无上的尊贵的人,都没用过那么贵的枕头。

    哎。果然是有娘的孩子是个宝。

    暗夜流光也是几分忍俊不,这对母子做出来的事,总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又觉得合乎理,好像他们本就该如此。

    视黄金为粪土什么的,才符合他们的份。

    只是,轩辕离虽是皇族之人,又有幽冥宫做后盾,财力十分雄厚。可也不是个败家之人,十万俩黄金的玉简就跟给颗大白菜似的,随手就送了人。

    此玉简,曾听他提起过。上头刻着的是一内功心法。莫非。。。。。。

    他心里微微讶异,莫非豆宝真是他流落在外的儿子。若非如此,实在难以理解,他此举的做法。

    钟小蝎灵力低微,二十岁年纪,才刚突破赤灵,若是要带母子俩回宫,轩辕皇宫是个比轩辕大陆任何地方都危险的地儿,这对胆比天大,却只一三脚猫功夫的母子,只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轩辕离他心中早有计较,却不动声色,只暗中相赠此玉简,让钟小蝎尽快提升灵力。

    果然大家都被轩辕离一正气的高贵优雅的外表给骗了,每个人能很正能量的猜测他。

    “钟姑娘,这是个好东西,可不要辜负了轩辕兄一片心意。”他温柔的开口,是兄弟的自然要帮忙。

    “四哥好偏心。”十一还在怨怼,一双眼睛哀怨的看着被钟豆豆翻来覆去玩着的玉简。

    “十一爷,你都已经是七阶紫灵了,这内功心法,与你而言,用处不大。”暗夜流光微笑,这轩辕澈,被轩辕离保护的太好,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是紫灵低阶,要往上走比赤灵修到紫灵还难,怎么就不需要了?”十一继续对手指。

    “你不是一向对修灵没什么兴趣吗?”暗夜流光道,半点不给十一面子。

    十一哭,“我对修灵没兴趣,可我对十万俩黄金很有兴趣啊,你都不知道这一路走来,我快被这对母子剥削的成了穷光蛋了?”

    轩辕国的皇子都成穷光蛋,你让其他人怎么活啊,亲。 暗夜流光失笑,抬头却瞧见钟小蝎周隐隐有橙光闪现,只是不甚稳固。

    ”恭喜钟姑娘,刚破赤灵,又破橙灵。“这轩辕离是有多迫不及待的想要提升钟小蝎的灵力,她才破赤灵没几天,就强行助她破了橙灵。 真是不惜血本。 暗夜流光决定了,这一路都要跟着钟小蝎母子,抱紧这女人的粗大腿啊,绝对安全。

    ”娘亲,你突破橙灵了?“钟豆豆正玩着玉简,研究着玉简上自己认识的字,听得暗夜流光的话,开心的大喊。

    ”嗯,这温泉神奇,睡着都能修灵。“钟小蝎不以为然,她体内的灵力值早已超过橙灵,要突破赤灵,本就简单。只是,没吃橙灵丹药,还睡个觉就破了赤灵,让她有些意外。

    睡觉都能修灵,尼玛太强大了,有木有。她一生习武吃尽苦头,没想到莫名其妙掉到这个地方。却有这么好的事落在自己头上。

    或许温泉也是一个助力,她当时只觉得四肢百骸极为放松,灵力随血液四处流走。后来,就失去了知觉。玉简是轩辕离送的,那她失去知觉,滑落温泉池,又是谁救的?

    他们主仆二人,难道都在吗?想到此,钟小蝎脸色斐然,这算是现世报吗?怎么来得这么快?

    这莫谨言的脸蛋是有几分好瞧,可那长期忍饥挨饿的子,实在没什么料啊。整一个水蛇子,上下一体,前不凸后也不翘。简直比十一这白条儿还丢脸。

    亲,这是重点吗,是重点吗?

    “娘亲,你脸蛋烫烫的,是刚刚洗澡着凉了吗?”钟豆豆瞧见自己娘亲脸色红的离谱,紧张的问道。

    “娘亲没事,我们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钟小蝎抱起钟豆豆,收了玉简,不理会暗夜流光几分探究的目光,转就走。

    一直守着火堆的福气,见着钟小蝎母子过来,急忙起,脱下自己的外铺在地上。

    “地上凉,小心小少爷冻着。”他低声说道,声音木木的,又带着一丝不好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