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灵兽森林】我是个慈祥的妈妈【21】

    将哭的泪眼汪汪的钟豆豆揽在了自己怀里,用只有他们娘俩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声说道,“娘亲不会便宜了那个家伙的,乖,眼泪不是流给敌人看的。”

    钟豆豆哽咽着瞧向娘亲,见着娘亲眼底的认真,闷闷的说道,“真的吗?”他以为娘亲退缩了,不肯替自己讨回公道,不肯报这个天大的仇了。

    有了娘亲的保证,他才收住了眼泪,瞧着继续昏睡装死的噬魂蛇,不客气的捏了捏他的三寸。

    “菜包,戏演完了,别装死了。”半点也不觉得刚刚自己哭的差点岔了气,是什么丢脸的事儿。

    噬魂蛇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十分哀怨的瞧着自己的小主人。为毛小主人知道哪里是三寸,哪里是七寸之后,还动不动捏人家?

    十一本来被钟豆豆哭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想过来安慰,就立刻被石化了。

    他决定再也不相信这对母子了,不带这么整人的,好吗?

    “豆宝,来,十一叔替你把眼泪擦一擦。”他见着钟豆豆瞪了他一眼,立刻颠的跑过来讨好豆宝,人家也是忌惮轩辕凤的功夫,不敢造次吗?

    “十一叔,你不是喜欢娘亲,想做豆宝的爹爹吗?为什么在娘亲面前还要看别的女子?”钟豆豆眼眶还挂着泪滴,抽咽着问道,声音却十分的义正言辞,而且特别的响亮。

    钟小蝎十分无语,这熊孩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豆宝,娘亲说要报仇,可不是现在啊!咱们实力有限,要低调,懂吗?

    到时候,人家以为娘亲水杨花,勾引他弟弟,一巴掌拍死娘亲,娘亲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娘亲,你生气了吗?爹爹欺负了你,你还是喜欢他吗?”钟豆豆一个人自导自演,把大家都扑啦啦的拉下了,他问的好生委屈,好像娘亲喜欢爹爹是一件特别犯罪的事儿。

    钟小蝎头疼的蹲下了子,将儿子搂入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豆宝,乖,娘亲不生气。”

    这么多人看着呢,她是个慈祥的妈妈。

    被钟小蝎搂在怀里,不能造次的钟豆豆,偷偷的打量着那个始乱终弃的大叔,那清澈透亮的眼睛,微有些恨意。

    轩辕离不发一言,瞧着母子相拥的一幕。

    俊美无寿的脸,好似蒙上了一层朦胧之色,脸部的线条越发柔和,他动了,一步步走向那母子。

    迈步间,衣摆飞扬,一派仙风道骨的谪仙之姿。

    离钟小蝎不到一步路的位置,他止步,好看的眉眼微微一跳,低沉的嗓音响起,“你是谁?”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钟小蝎声音已然冰冷,那一张俏丽的小脸,再无笑意,她弯腰抱起了钟豆豆,瞧也不瞧轩辕离一眼,转就走。

    十一倒吸了口气,一双眼睛瞪的老大。

    轩辕凤,眉眼微皱,只觉得些微不悦,缓缓从心底散开,朝着四肢百骸流去。

    暗夜流光眸底深处的好奇更胜,能被轩辕国四皇子看上的女子,何其稀有,就算是做个侍妾也是一生无忧了吧,这女人居然舍得推开到手的荣华富贵,和至高无上的权利象征。肯定内有隐吧。

    福气已经默默的开始为自己的主子祈祷。还是感觉卷包袱走人吧!

    “钟小蝎,你等等我。灵兽森林这么危险,你不许乱跑。”看母子两越走越远,十一急忙追上,看到四哥如此神勇,他再也无须担心,当然是跟着钟小蝎跑了,别说他喜欢钟小蝎,更重要的是,跟着钟小蝎有吃。

    “钟小蝎,豆宝真的不是我四哥的儿子吗?”他追上了钟小蝎,试探的问道。

    钟小蝎冷冷横了他一眼,那眼底煞气人,让他自觉的噤了声,不敢多问。

    好可怕,简直比灵兽森林的猛兽还要可怕。他十分肯定,自觉要是再多言一句,这女人说不定会立刻赏赐给自己一颗什么丸,什么丹的。。。。。。反正都他的不是什么好货。

    只是,见她如此戒备的模样,似乎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莫非,真如自己一开始猜想的那般,小豆子根本就是四哥的孩子。

    钟小蝎脚步抱着钟豆豆,脚步走的飞快,脑海里却是一片混乱。

    六年前的事,她是半点不知,一个轩辕国的四皇子,一个看上起似乎已到紫灵高阶巅峰的男子,到底怎么会和整里哭哭啼啼,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大小姐发生关系。

    还留下什么据说是高阶的灵力铭记,要是那灵力铭记是他们皇室的象征,那又为何她生下如此份尊贵的皇子,还要被莫家欺负的差点见了阎王爷。

    而那个人,浑上下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尊贵霸气浑然天成,绝非什么邪佞小人,以他的高贵气质,出众外表,若是要女人,只怕随便伸手一招,便有无数绝色美人儿争相投怀送抱。

    所以,他实在无须去强迫或拐一个女子,更何况,那个一直守在他后的女子,那一张脸分明就是倾国倾城,瞧她的武学修为,与在场几人相比,也是毫不逊色。他又何苦舍近求远。

    钟小蝎越想越觉得头疼,脚步几分凌乱,猜不透,无论如何都猜不透他的动机。

    “娘亲,豆豆听话,不去招惹那个大叔了,娘亲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豆豆好害怕。”窝在钟小蝎怀里的钟豆豆,瞧见了娘亲微皱的眉头,和上几分混乱的灵气。

    是他任了,非找那个大叔替娘亲出气,惹的娘亲不高兴了。

    “豆宝,娘亲说了,不会生豆宝的气的。”钟小蝎停下了脚步,温柔的对钟豆豆说道,“娘亲只是有些事一时想不明白,等想明白了就好。”

    “那我们还要去找小白吗?”钟豆豆问的几分小心翼翼。

    “当然去找,我们来这儿不就是为了找小白的吗?”钟小蝎微笑,轻声哄着钟豆豆。

    自从那个男人一出现,她都觉得自己对钟豆豆的占有成几何数往上飙。

    大概人就是这样,知道这东西是你的,反而没什么感觉?可一想到,也许别人也有份,也要来抢,一下子就觉得特别重要。瘦田没人耕,一耕有人抢!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