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灵兽森林】人蛇情未了吗?【2】

    “呵呵……欺负我的菜包,活该。” 钟豆豆朝着十一做了个鬼脸,毫无同心的笑着说道。

    钟小蝎惊愕,这又是神马况?只见着那噬魂蛇,那颗丑陋的大头,缓缓的靠近钟豆豆,血红的森冷眼睛,慢慢的浮起一抹暖色。那长长的蛇信子一伸,亲在了钟豆豆白嫩可口的小脸蛋上。

    钟小蝎彻底石化了,有木有。这是在上演人蛇未了呢,还是新白娘子传奇?尼玛,太神奇了!

    她还没缓过神来,钟豆豆已是挣开了她的怀抱,一下跃到那噬魂蛇的上,两只手牢牢的抱住他的脖子。话说,他有脖子吗?小脸在蛇脸上磨蹭磨蹭,然后转过来,温软小嘴吧唧一口,亲在了蛇那尖尖儿的嘴上。

    钟小蝎与十一同时风中凌乱了。

    “菜包,我好想你,好想你。”钟豆豆无视石化的两人,脆生生又深款款的对一条巨蟒表白。

    那巨蟒也是深款款的瞧着钟豆豆,就差没有留下两滴相思泪。

    豆宝,娘亲奥特了。钟小蝎默默抹泪,她为自己生为一个现代人而感到悲哀。

    “娘亲,你不记得了,这是菜包,我们家的菜包啊,你不是说是爹爹留给我的宠物。”钟豆豆与那噬魂蛇终于你侬我侬结束,想起了后两个各种凌乱的大人。娘亲现在胆子大到天边儿去了,应该不怕菜包了吧?

    十一揉着被摔的几乎断掉的老腰,心里一百次诅咒那个家伙,留什么不好,留这么诡异的玩意儿。你儿子口味如此独特,你就哭去吧。

    “我怎么不知道?”钟小蝎由震惊,立马一秒变愤怒。那渣男,明明被吃的是我,怎么没给我留神马灵兽当宠物? 钟小蝎你代入感会不会太强了,被吃的是你借用的子,不是你,好吗?

    “菜包说了,你胆子那么小,怕出来把你魂儿给吓没了。”钟豆豆说的顺溜,眉角眼梢都漾着笑意。

    我胆子小,我胆子小,谁还敢说胆子大啊,魂淡。钟小蝎瞪大了一双眼睛,摩拳擦掌的打算收拾这条该死的蛇。敢说本姑胆子小,我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喝你的血。

    “娘亲,菜包是豆豆的小伙伴哦,你不要吃它好不好。”钟豆豆紧紧的抱着那噬魂蛇,他可是见识过娘亲吃灵蛇的,吃的那叫一个欢快,那个时候,他好庆幸菜包米有在家。

    要不是你的小伙伴,能轮的到我吃吗?钟小蝎泪,我也就脑补脑补。

    “十一叔,你也不许欺负菜包。”钟豆豆义正言辞,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十一,一副你敢动菜包,我就跟你拼命的模样。

    明明是他欺负我,好吗?十一更是哭无泪,被狠狠甩出去的人是他,不是那个魂淡啊!

    “菜包,这是我娘亲跟十一叔,以后也是你的娘亲跟十一叔。”对于钟小蝎跟十一的表现,钟豆豆很是满意,开心的搂着巨蟒的脖子,有脖子吗?的介绍道。

    儿子,你可以更二一点不,你娘亲是哺动物啊,有木有,生的出这丫的巨型冷血动物吗? 冷着一张脸,微佝偻着背的福伯出来,刚好瞧见这一家人相亲相的一幕。

    当然,相亲相的是钟豆豆和噬魂蛇,钟小蝎与十一,那完全是两张哭无泪,哭笑不得的脸。

    抱着蛇脖子,欢乐的与噬魂蛇交流的钟豆豆,那笑意盎然的眼眸,忽然下沉,目光扫向已走至门口的福伯,那一双眸子带着毫不掩饰的冷和浓浓的凶狠。那小小的子爆发出来的汹涌澎湃的杀意,让人心惊胆战。

    “是你抓的菜包?”他稚嫩的声音冰冷,少了那份糯糯黏黏的酥麻感,多了一丝狠厉。

    在莫府的小院,一直陪着他玩耍的菜包,大到自己已经无法隐藏他的躯,怕曾经胆小的娘亲会被吓得魂飞魄散,他只好忍痛割,偷偷的让菜包回去找爹爹。没想到,菜包竟落入这个人手里。

    穿着一浅灰色粗布衣衫的福伯,微眯了双眼,打量这个被巨蟒卷在怀里的小孩。

    不过五六岁年纪,竟然有如此让人胆寒的杀意。这人将来若是为恶,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他微叹了口气,才缓缓开口。“是我救的他,他非跟着我来这灵兽院。”

    钟豆豆那清澈透明的眼睛朝着噬魂蛇看去,那噬魂蛇嘴里吐着蛇信子,竟朝着钟豆豆点了点头。

    亲,这不是蛇妖是什么呐?钟小蝎扶额无语,十分哀怨的瞧了十一一眼。

    十一十分的委屈。不是我的错,是你孩子的爹,太惊世骇俗了。

    钟豆豆见着噬魂蛇点头,那周的杀意瞬间退的干干净净,只见着他捧起噬魂蛇的脑袋,对着他冰冷的蛇唇,吧唧一口。又贴上自己的小脸颊,幸福的蹭了蹭。

    太坑娘的心脏嘞,儿子!那是条巨蟒啊巨蟒,不是你的小女朋友。

    一向不苟言笑的福伯,见状也是丢了一的鸡皮疙瘩,那冷冷的眼眸里,满是震惊。

    他虽救了这噬魂蛇,可养着他这几年,仍旧是小心翼翼,半分不敢松懈。平里,尽量不去瞧他血红的双眸,怕一不小心着了道。

    可这小孩,竟然抱着人家的脑袋狂亲,这还有天理不?

    “你就是守护灵兽院的福伯吗?”钟小蝎实在不想再瞧自己儿子与这噬魂蛇各种恩,打破了暂时的沉寂。

    “是,一品带刀侍卫福气。”福伯自报家门,虽佝偻着背,气势仍不减当年。

    这名字取的真够喜感的,钟小蝎强忍着笑意抱拳施礼。“钟小蝎奉皇上之命,前来灵兽院服刑。”

    说是来服刑的,钟小蝎米有半点为犯人的自觉。表淡然,不卑不亢。

    “这位是?”圣旨上,只说了这母子二人,不曾听说还有一个男子。

    “我是奉命来监督他们的。”十一随口说道,谎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

    “气爷爷,菜包可以还给我吗?”还挂在噬魂蛇上的钟豆豆,一听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守院人,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语气甜腻稚嫩,又开始无节的装可,装无辜。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