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殿争宠】泼猴儿钟豆豆诞生【38】

    钟小蝎不过瞬间,便知眼前的男子以与莫谨玉一路,自己若是诸多辩解,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莫瑾言的狼藉名声,已让所有人都先入为主。

    只怕现在,整个太医院都被慕容云飞给收买了,自己当真就是百口莫辩。不过嘛……

    “小蝎不曾做过,何来的解药?”钟小蝎回答的斩钉截铁,哼,她才不给解药呢,流泪流死她丫的。到时候,瞎了一双眼睛,看这慕容云飞的痴男还会不会嫌弃。

    “钟小蝎,到了此时,你还要抵赖!”西兰王怒睁了双眼,他真没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丫头。今就算有十一爷庇护,他也非得给她点颜色瞧瞧。

    “朕的儿子到如今还站在那儿动弹不得,你还要如此空口白话到什么时候?”

    “是我做的我不会不认,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也不会承认。二皇子深夜闯入我的房间,我为保全自己清白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但,莫瑾玉一事,的确与我无关。至于那药渣,贵妃娘娘病加重之,我便托十一替我煎药,不曾在服用过莫瑾玉煎的汤药。”莫瑾玉竟如此蠢笨,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药渣子里根本无药多出,她下的药不过是抹在了药炉子的盖上,蒸汽一熏,早已消失不见,哪里寻得着半分痕迹。

    “那药确实是我吩咐了太医院的医士煎的。”十一懒懒回应。

    “钟小蝎,你还要辩解,这一切都是你精心设计,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玉儿和母妃,哪一个不是真心待你母子,你却看他们善良好欺,竟恩将仇报,如此不知好歹。”慕容云飞听得钟小蝎辩解,气的怒骂出口。他绝不许这女人再诬赖玉儿。

    钟豆豆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慕容云飞,那清亮的眼眸湿漉漉的,带了几分懵懂,长而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一副受尽了委屈,又不敢掉眼泪的模样。他气的开口,糯糯的还带了一丝鼻音,俨然是一副受气包,小媳妇的模样。“娘亲才不是蛇不是蝎,二皇子叔叔,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娘亲太善良,才总是被欺负,二姨母,二舅舅,在莫府总是轮着欺负娘亲,可是娘亲总是说要以德报怨,做人要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钟豆豆含泪哭诉,越说越伤心,想起莫府种种,娘亲与自己所受的罪,吃的苦,最后干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豆豆觉得贵妃,二皇子叔叔都是好人,会对豆豆和娘亲好的,呜呜呜…没想到你们跟二姨母,二舅舅一样,冤枉娘亲,欺负娘亲,你们都是坏人,坏人……”钟豆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撒泼撒赖,边哭边说,哭的那是一个揪人心肠。

    钟小蝎无语,十一更无语。都谁教他的,好好儿的,哭的跟个泼猴似的。

    不过,能斗得过奥斯卡影后的钟小蝎,自然不会浪费了钟豆豆如此卖力的演出,只见着她唤了一声豆宝,声音哀切,无限惆怅。跪着将钟豆豆搂在了怀里。

    “是娘亲错了,娘亲不该一忍再忍,由着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欺负,让豆宝伤心难过,跟着娘亲受尽委屈。对不起,娘亲对不起豆宝……”钟小蝎微垂了眼眸,说的是声泪俱下,却在说伪君子的时候,狠狠剜了慕容云飞一眼,都是这丫的惹出来的一堆儿事。

    慕容云飞只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转世四佛回魂。这女人颠倒是非,做贼的喊捉贼。明明是他跟玉儿,着了道,吃着哭,受着累,怎么到她的嘴里,全成了他的错了。

    “父皇,母妃,这女人太过险狡诈,你们千万不要上了她的当啊。儿臣如今一动不动的站在这儿,就是最好的证据。她虽救了母妃,却拿母妃的体开玩笑,实在罪无可恕。父皇,你这一次若再不好好治治她,只怕她将来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若是连累了母妃……”慕容云飞说道这,顿了顿,瞧了一眼沉着脸的西兰王,又看了看脸色极差的母妃,便突兀的住了嘴。他已然夸了事实,虽然比那个钟小蝎逊色多了。他的脸色几分赧然,只觉得自己此刻好似一个嘴儿长的妇人一般。

    “都不要再说了。”看着他们争执不休,颜贵妃疲惫的揉了揉太阳,不管她如何喜欢这对母子,都没有自己的儿子来的重要。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她都必须要将这可能扼杀在摇篮里,她的儿子,会是不久的皇太子,更会是将来的帝王。一个帝王的边,怎么可以有一位曾经声名狼藉的女子,还有一个父亲不祥的儿子。这让飞儿以后如何在群臣面前立威。

    “钟小蝎,本宫的病是你所救,本宫也并非是知恩不图报之人。本宫让你脱离了莫家,赐你姓氏,只盼你重新做人,再不要犯昨错误。这一次,本宫便念你的细心照拂,不收回本宫的赐姓。但是,合欢也无你的位置。莫家,你若不愿去,你便带着皇上的赏赐,自己寻一处去处吧!有生之年,本宫不愿在见到你。”颜贵妃冷冷的语气里,透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痛惜。

    若不是这事,这个聪灵乖巧的女子,或许会一直陪着自己。自己的余生,也不会再枯燥乏味。只是,这世上,再重要的事,也重要不过飞儿。

    “说的真冠冕堂皇,用过了就丢,就是你们西兰国的风格吗?都明知道人家是什么处境,还要赶出皇宫去,还美其名曰放过人家,真是善良的让本大爷无地自容啊。”十一放下了茶杯,眼神斜睨了颜贵妃一眼。那吊儿郎当的表下,藏了一丝煞气。

    “那十一爷觉得该如何?”西兰王的声音里少了一份恭敬,多了一份冰冷。对自己的颜儿如此不礼貌,实在过分。

    “问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她,我怎知她想如何?”十一说着,眉眼朝着钟小蝎一挑,暗示她赶紧儿的要求点什么。总比啥都没有的强。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