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殿争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37】

    钟小蝎扶额,瞪了一眼钟豆豆,“你怎么不叫我起?”

    “娘亲,豆豆这么小,不想急着去投胎。”钟豆豆说的可怜兮兮,那大大的眼睛,泫然泣的瞧着钟小蝎。

    十一对钟豆豆的表几分忍俊不,却也觉得他们母子关系有些怪异。

    钟小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就会装无辜。自己教他的那点儿本事都用来对付自己了。果然有出息。不愧是她钟小蝎的儿子。 她自己没有意识到,每次豆宝宝不好的时候,她就理直气壮的认为这是莫瑾言 的孩子,可当豆宝宝十分出彩的时候,立刻就认为这是自己的种了。

    “十一,把那家伙扛出去,姑要起更衣了。”钟小蝎理直气壮的使唤十一,那一双慵懒的眸子接着又朝那两小太监看去,两小太监吓得拔腿就跑,连带着外头的宫女儿都作鸟兽散的干干净净。

    新的八卦又在西兰皇宫飘起,钟小姐使唤十一爷就跟使唤小太监似的。十一爷是谁啊,他们西兰王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尊贵之人啊。原来,二皇子跟十一爷都喜欢钟小姐,钟小姐好大的福气啊!

    钟小蝎收拾妥当,带上了钟豆豆,便去了颜贵妃的寝

    慕容云飞那雷打不动丹的药效还未过去,只怒气冲冲的站在那儿。

    天啊地啊娘啊,谁来救救我,我是尊贵的二皇子,可不是木头柱子。有几位警醒的宫人过来,将二皇子直的抬走。一边抬一边脚发软,谁知道这又涉及到了什么秘密,自己这些旁观二皇子出丑的人,后不会被报复吧。

    ===========

    十一则悠闲的坐着,淡定接过美貌侍女恭恭敬敬捧过来的茶,气质优雅。

    西兰王似乎刚下了朝,就被请了过来。表不甚明朗,瞧不出喜怒。

    “民女叩见皇上,贵妃娘娘。”钟小蝎依旧语气淡淡,她不是来请罪的,只是有必要把事儿说清楚。若是没了颜贵妃这靠山,她如何在西兰皇宫如鱼得水。

    “钟小蝎,本宫是如何待你的,你可还记得?”颜贵妃见着钟小蝎似乎若无其事,更是痛心疾首。

    十一爷的态度,她与皇上都看在眼里,知道有他在,他们根本动不了这女子。

    只是,自己如此信她怜她,她竟然恩将仇报,让他儿子颜面扫地。

    “贵妃娘娘待小蝎如己出,小蝎铭记在心,不敢相忘。”钟小蝎又叩首。

    “那你为何要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颜贵妃的眼神几分怒气几分痛惜。怒她不争,痛她不

    到底是谁伤风败俗?谁闯进谁的屋子的?她没告他强 一未婚妇女已经很仁至义尽了,好不好?

    “颜贵妃,你好像颠倒是非了吧,明明就是云飞兄在小蝎的屋子里。”不待钟小蝎开口,一直悠闲品茗的十一,非常好心的提醒了颜贵妃。

    颜贵妃的脸色瞬间苍白,只恨恨盯着十一。若不是钟小蝎的份,她压根不会理会这事,他们男欢女,喜欢了娶进门便是。可如今,飞儿与一个本就风声狼藉的女子扯上关系,他们皇家颜面何在?

    “十一爷,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西兰王舍不得自己的女人受半点委屈,立马帮衬着说道。语气虽然恭敬,却也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威严。

    “皇上,贵妃娘娘,事并非你们所想。”钟小蝎见着十一还要抬杠,几分不耐的开口。心里几分不快,他们都当自己是什么了,当真是人尽可夫,挑都不挑的吗?慕容云飞这样的货色,还入不了她的眼。

    “母妃,儿臣是替玉儿去要解药的,这女人心肠歹毒,在玉儿煎药的炉子上动手脚,才让玉儿一双眼睛成了如此模样。白里,十一爷几乎寸步不离,儿臣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没想到,却着了这女人的道。”慕容云飞不给钟小蝎解释的机会,急急说道。

    “儿臣到如今也是动不了分毫,这女人不知给儿臣喂了什么药,竟如此厉害。”他绝对不会再给这女人颠倒黑白的机会,干脆一股脑儿把事都抖出来。

    “钟小蝎,可有此事?”西兰王脸上微有了怒意。“你们两姐妹打架,可别拿朕的妃的药来玩笑。”颜儿是他的心头宝,好不容易那病了一年的子,慢慢开始恢复了,他可不许又出什么岔子。这钟小蝎若真是如此不知好歹,他可管不得那么多。

    “皇上,太医院院判欧阳大人觐见。”正说着,门外的小太监匆匆进来禀报。

    西兰王几分纳闷,今儿个什么子,个个都来凑闹。他不耐的道了声传。便见欧阳复神色凝重的走了进来。

    “微臣叩见皇上,颜贵妃,二皇子。”他恭敬请安,连动作都是一丝不苟。又朝着十一深深一揖。

    “欧阳老头,你来凑什么闹?”十一不客气的问道,他似乎嗅到了一股子谋的味道。怕是越来越闹了。

    “回十一爷,微臣不是来凑闹的。”欧阳复回答的一板一眼。又瞧了钟小蝎一眼,才收敛了眉眼,沉声说道,“皇上,微臣昨被请去长兴替莫三小姐治病,却意外发现了贵妃娘娘病加重的原因,经微臣调查,一切属实,觉得事关重大,便急着来禀告皇上。”

    “快说,究竟是何原因?”西兰王一听与颜贵妃的病相关,自是十分着急。

    “皇上,昨微臣替莫三小姐看眼睛,发出那眼睛是药物所致,才红肿异常。经莫三小姐坦言,从未碰过任何药物。微臣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事发生的几分蹊跷。今早上听得传言,微臣斗胆去查了贵妃娘娘所服汤药之药渣,竟意外发现上头多了两味药方子里不曾有的药。那药正好十分刺激,一遇高温,便会使人哭泣不止。”

    “钟小蝎,果真是你。你怎么能拿朕的妃做你争风吃醋的工具。”欧阳复话音才落,皇上勃然大怒,狠狠训斥。“赶紧将解药交出来。朕便念你救颜儿有功,饶你不死。”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