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殿争宠】亲还是来偷情的吗【34】

    “她如今有母妃做靠山,又有十一爷护驾,我还能怎么了她?”慕容云飞听得莫瑾玉问起钟小蝎的事,只觉得心里呕的很,他本是气势汹汹的替自己女人去报仇的,仇到没报,反而让母妃对玉儿有了误会,这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莫瑾玉听着,心里自然生气,可脸上却是好好的松了口气,才又说道。“二皇子心疼玉儿,玉儿知道,可是她再坏也是玉儿的大姐,她可以不仁,玉儿却不能不义。”

    “她把你害到这种地步,你还认这个大姐作甚?”听得莫瑾玉的话,慕容云飞的怒气腾的就上去了,“若是你的眼睛出了问题,我定不饶她。”

    莫瑾玉见着慕容云飞的怒气已然升级,决定再给他致命一击。只见着她忽然双膝跪地,盈盈拜倒。“二皇子,玉儿求你,玉儿不怨恨大姐,也请你为了玉儿,原谅她。玉儿的眼睛…”提到眼睛,她顶着这双红肿的眼睛,表楚楚可怜,顿了一顿才说,“玉儿的眼睛,其实没什么大碍,玉儿相信大姐不过是一时置气,不会真心伤了玉儿的。”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与她置气就是了。”慕容云飞心疼不已,急忙扶起了莫瑾玉,嘴上不说,心底却对那女人的怒气已是飙到了顶峰。脸色却渐缓了缓,不想在让莫瑾玉担忧。

    “御医来了吗,你的眼睛能不能治?”慕容云飞仔细瞧去,见那枣核一般大小的眼睛,红肿异常,极担心又心疼。他说玉儿自己能治,不过是敷衍母妃罢了。若真能治,又为何会到这般地步。

    “他们只说是药物所致,却不知用的是何种药?”莫瑾玉也微微有些担心,自己虽早已察觉不适,却不曾想,竟会厉害至此,别说自己没办法,连太医院的右院判欧阳复,来了都只是摇了摇头,只说这眼疾十分诡异,他瞧不出究竟。

    “你安心在此养病,总是有办法的。”慕容云飞宽慰着莫瑾玉,心里却已有了注意。

    ====================我是卖萌的分割线=======================

    入夜,银盘似的月亮挂在天际,朦胧的月色穿着合欢树,留下斑驳的树影。

    已过了三更,合欢内,只剩下守夜人还勉强睁着眼睛,其余人都已进入梦乡,偶尔能听到颜贵妃低低的梦语,即刻便又沉沉睡去。

    慕容云飞一黑色夜行衣,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合欢的偏,淡淡的月光映衬着他,他站在那里,衣袂翻飞,青丝飘舞,一双如玉一般的眼眸,冰冷中透着狠历,让人不敢靠近。

    他手里握着匕首,借着一丝月光,走向那屋子里唯一的

    月光如水,淡淡的光晕穿过屋顶的气窗,照着那小巧的帏,而上,母子两人,正睡的香甜。

    慕容云飞脚步一滞,好看的眉眼微皱着,瞧着那一对小人儿。

    月光温柔的抚摸着甜睡中的女子,她微撅着嘴,如初生婴儿一般安静祥和,半点瞧不出白里的凌厉和煞气,睡在她怀里的孩子,也是如出一辙的撅着小嘴儿,微皱着小鼻子,极为可。两个相搂而眠,一对玉人儿般可,这一幕如此温馨甜蜜,美好的让他几乎不忍心打扰。

    他几分失神,只觉得定是这月光太过美好,让他晃了神。躺在那儿的明明就是那个背地里使绊子欺负自己玉儿的女人,和那个满嘴谎言,陷玉儿与不孝的混蛋。

    慕容云飞强迫自己忽略那一张畜生无害,甜美纯净的睡颜,举起了手中能晃瞎人眼的匕首,没了十一爷的帮衬,看她还敢不敢横?

    脚步还未挪动,子还未靠近,只听得一声慵懒的哈欠,上的人睁开了双眼,几分睡眼惺忪的瞧了瞧站在那儿的慕容云飞。

    她没有尖叫,也没有惊慌,只是勾了嘴角,浅浅一笑,那一笑风万种,只觉得所有一切在此刻都已黯然失色,连一向擅做柳下惠的慕容云飞,也有几分失神。可是让他惊魂失魄的还在后头。

    只见着钟小蝎掀开了被子,赤脚走了下来。月光下,那一轻薄的丝质睡衣,遮不住她玲珑的姿,一双赤足更是如玉一般,完美无瑕。

    慕容云飞那如墨一般的双眸,失了焦距,只愣愣的瞧着眼前的活色生香。觉得鼻子乎乎的,他几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脑子里,两个小人拼的你死我活,一个怂恿着自己化为狼,立刻扑上去,弄死这不知检点的小羊。她难道都不知道这个样子的自己有多勾人,多让人血沸腾吗?而另一个在努力说服自己,最好立刻夺门而出,不然只怕结局会难以收拾。

    两个小人天人交战间,只闻得一股清香扑鼻,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让他双脚跟生了根似的,再也走不了。

    “二皇子,如此良辰美景,你可是来找小女子共度良宵的?”钟小蝎柔的子,几乎贴着慕容云飞,那语气极为惑,听得人血脉喷张,死。

    慕容云飞一张俊脸得几乎都要烤焦了,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二皇子,你不开口,小女子怎知你是要呢,还是不要呢?”钟小蝎伸手,那飘着清香的手指沿着他俊秀的脸庞慢慢滑下,落在了他凉薄的唇角。

    慕容云飞只觉得某个地方可耻的发生了变化,让他不得不运起灵力,将他压下去。脸上的表更是有趣,僵硬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潮红,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好似已经做过了什么一般。连额头都有汗水沁出。

    “看不出,原来二皇子也是口味独特,不去人家黄花大闺女的房间,却偏偏来我这,找我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那每一个字都带着无限惑的声音,忽然一变,声音清冷中带着嘲讽,那放在慕容云飞嘴角的小手瞬间收回,只瞧着钟小蝎双手抱,一双清透的眸子,冷冷的瞧着慕容云飞,跟刚刚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