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殿争宠】爱哭就哭死你【32】

    钟豆豆扁了扁小嘴,十分委屈。却还是乖乖的轻手轻脚退了出去。怎么才能让三姨母流泪不止呢?他小大人一样背着手思考着,走出了屋子,却又刚好看见莫谨玉在院子里煎药。

    六月的太阳,晒的她有些头晕,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珠。钟豆豆干脆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莫谨玉的边。

    他有些郁闷的瞧了一眼莫谨玉,却意外的发现她的眼睛红通通的,好似哭过了一般。钟豆豆几分纳闷,自己还没下手呢,她怎么就先哭上了?

    “三姨母,你哭什么啊?”钟豆豆又摆出他那副畜生无害,又天真纯良的表来,迷惑世人。

    “我也不知为何,或是被这药给熏的,眼泪流个不停。”莫谨玉的声音带了一丝沙哑,语气几分纳闷。一直都好好的,今却莫名的流泪不止,她也十分的纳闷。

    钟豆豆瞧了瞧药罐子,又瞧了瞧莫谨玉,忽然恍然大悟。娘亲原来早就动了手脚了,怪不得赶自己出门,原来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呢!

    里头睡觉的钟小蝎无辜打了个喷嚏,她若知道豆宝的想法,只怕要笑死,她不过是早上起来顺手在早已准备好的药材里,加了点无害的玩意而已。

    一连几,钟豆豆都十分乖巧的陪在莫谨玉的边,看她煎药,当然,真正的目的是来瞧她的笑话的。

    莫谨玉的眼睛一肿过一,待第四已是红肿如桃核一般,好好儿的一张天生丽质,漂亮非凡的脸,被折腾的简直惨不忍睹。可她好似豁出去了一般,天天儿的煎药,一都没耽搁。 从钟小蝎的医术显山露水之后,她便早已察觉出,她的不寻常,联系往在莫府二哥与二姐无故生了怪病的况,她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搞得鬼。她不是二姐,着了道却无丝毫还手之力。她懂得什么时候藏,什么时候露,也懂得怎样才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所以,她装的一无所知,顶着那核桃眼,的煎着药,让合欢内本对她有些不友好的宫女都开始同起来,纷纷要帮她煎药。她都一一推辞了。

    “莫谨玉的苦戏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十一坐在合欢的围墙上,看着院子里不停擦着眼泪,又扇着炉子的莫谨玉。他都有几分不耐烦了,本来以为天下又不太平了,两个女人肯定得打起来。没想到,这场战争竟然是没有硝烟的,实在无趣。他还等着看钟小蝎如何痛快淋漓的收拾这个把人生当舞台的戏子呢?

    正想着,却见着一个白色的影子冲进了合欢。速度快的让他都乍舌。

    钟小蝎刚从贵妃娘娘那儿针灸完了出来,人还未走到自己屋子门口,就被一柄锋利的宝剑挡在了门口。

    “钟小蝎,今就算得罪了母妃,本王也要收拾你。”冲进来的人,正是一白衣似雪的二皇子慕容云飞。

    “刚起没睡醒,还是忽然脑子撞坏了,大清早的抽什么风?”钟小蝎完全无视那柄宝剑,只冷冷骂道。半点也不把他这个西兰国的皇子放在眼里。

    “你以为你做的事能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吗?玉儿的一双眼睛,若是被你毁了,我便要你的狗命赔罪。”慕容云飞愤愤骂道。这个女人实在是毒,她怎么如此加害自己的亲妹妹,却还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钟小蝎懒懒撇了他一眼,伸手弹开他的宝剑,转走人。

    十一在墙头,简直笑得快要掉下来。她这什么态度,人家兴匆匆来找她算账,她也太无视了! 慕容云飞,自然是气的发疯,他的长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钟小蝎的后背刺去,耀眼的光下,那剑发出一丝龙吟,一柄剑仿佛有十柄剑般的威力,剑光如网,而钟小蝎此刻就是那落入网里的鱼儿,竟无挣扎余地。

    “慕容云飞,你疯了吗?”十一见此,大喝一声,从墙上飞落,就要去替钟小蝎挡剑。这一剑下去,他只怕这整个西兰国都要给这个女人陪葬了,那个人的怒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而就在这一瞬,钟小蝎出手了,只见她溜溜儿一转,子如游鱼一般滑出,再不是那被困在网中的鱼。也在这一瞬,只听得一声冷笑未落,三道寒光直刺慕容云飞口,慕容云飞迫不得已,只能回剑自防。

    钟小蝎并不恋战,也不关心自己的银针是否刺中,只低声说了句无趣,便头也不回的往厢房走去,她当然要走的快,人家可是五阶蓝灵,她钟小蝎还想留着自己的命好好儿的混子呢。若是自己的一手银针,将这家伙杀个措手不及,她连逃命的机会都无,早就成了他的剑下亡魂。只不过,她就算是要逃命,也逃的十分霸气罢了。

    可那样干脆利落的无视,在慕容云飞的眼底,分明就是极大的狂妄,是一种对手下败将的极大藐视。

    慕容云飞几乎要出离愤怒了,他堂堂五阶蓝灵,竟然被一个连灵力都无的废物给藐视!实在是欺人太甚。

    十一见着满是挫败感的慕容云飞,只微微叹了口气,他拍了拍云飞的肩,就在慕容云飞以为他要出口安慰的时候,他却颠的朝钟小蝎的屋子跑去。

    “钟小蝎,你刚刚那是什么功夫,我们来纸上谈兵一下,如何?”那动作,那语气,要有多狗腿就有多狗腿。

    慕容云飞气的几乎就要满口鲜血蓬勃而出。这是什么世道,一个大陆难得一见的六阶青灵,竟然去找一个灵力也没有的女人切磋武艺,而自己五阶蓝灵攻击竟也被她轻易化解。

    “你输给我娘亲一点都不丢脸,真的,因为我娘亲还没有灵力级别,所以不会被计入灵力战斗数据的。”一直躲在远处观战的钟豆豆十分好心的安慰慕容云飞。

    慕容云飞忽然好想哭,你这是安慰吗?明明就是讽刺挖苦!

    慕容云飞自是不能就此善罢甘休的,今就算是十一爷橫加干涉,他也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连他的女人都敢往死里去整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