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十五年后的幸福生活(二)

    晚上的时候为了给慕容瑾一家接风,成玉特意在醉仙楼临河的花园里摆下了宴席,不但他们一家与慕容瑾一家的人参加了,连皇帝慕容明玉都亲自过来了,说是还有很多事也跟慕容瑾请教。

    临跟前了,下人来传话,说瑾王妃与六王爷,还有幻枫公子已经到门口,马上就进来了。

    这消息一到,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云清欢的云清灵难得露出了十几年前的孩子气,一路小跑着去门口迎接去了。慕容明媚毕竟还是孩子,一听说母亲回来了,也拉着慕容瑾嚷嚷着要去迎接。

    倒是慕容明朔与慕容明两个都安静的坐着,一点不失礼仪。

    蓉儿在一旁伺候着成湘,看着今格外安静的成湘倒是一肚子的疑惑。他们小姐素来是这个闲不住的,而且他们夫人经常在家里提起这位最最合得来的九姐,说什么九姐长的漂亮,人又聪明,最主要的是她们感真真是特别的好。所以惹着成湘跟蓉儿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姨妈特别的感兴趣。

    如今这人都已经到门口了,怎么也不见他们小姐过去凑闹呢?

    成湘却只是安静的坐着,小手无意识的拨弄着手边的茶杯,连自己不小心将杯中的茶水洒了出来都没有留意。

    “哎呀!小姐,水都撒到衣服上了!”还是蓉儿眼疾手快,连忙取了帕子帮她擦干了,不过心下倒是有些担心了,“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该不会还在为下午没能成功逃出去的事生气吧?您就算逃出去了,这会儿也得跟着回来不是。反正王妃在红叶山上,奴婢听说六王爷与幻枫少爷跟王妃都至交,想必他们一定会帮着王妃帮您给送回来的。”

    蓉儿见自家小姐从中午逃跑未遂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只当她是因为没能逃出去才这样呢,所以连忙想着法子安慰她,“再说了,奴婢瞧着那明朔世子真真是个万中无一的翩翩公子,不但人长的好,您瞧瞧他坐在那里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有修养的人。奴婢看夫人与老爷都喜欢他的很呢。难道小姐就真的看不上?”

    成湘抬头扫了她一眼,再一次无力的趴到了桌子上,她没说慕容明朔不好,要她说啊,慕容明朔也好,慕容明也好,真真都是不可多得的好男子。可是,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虽然瞧着他们都不差,可是却也不是她喜欢的人。所以再好,也是枉然啊。

    蓉儿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不过抬头正瞧见云清灵已经迎着云清欢一行人进来了,她也不得别的事了,连忙扯了扯成湘的衣服,“小姐,瑾王妃到了,您快起去见个礼啊!”

    成湘虽然没这个心思,可是对云清欢她倒确实有些好奇。从前就好奇的很,今这好奇心似是更重了。她起迎了过去,先跟经常能见到面的慕容珏与幻枫见了礼,瞧着他们今一如往一样一个着宝蓝色长衫,笑着随意潇洒,一个依然白衣胜雪,绝美的脸上却冷冷清清,唯有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似是能将一切看透。

    “六王爷,幻枫哥哥!”她的声音甜美的像百灵鸟一样。

    慕容珏与幻枫都还没来得急接话,原还拉着云清灵的手叙旧的云清欢却抢先了,笑道:“这就是湘儿吧?我就说湘儿长大了必定是个大美人,我果然没看走眼。”说着她越过慕容珏与幻枫,走到成湘的面前亲切的执起她的手,笑颜如花道:“湘儿可认识我?我是云清欢,比湘儿年长几岁,不如你叫我姐姐好了。”

    成湘倒愣住了,她素来没规矩惯了,所以当年见了幻枫,一心觉得长的那么好看的人不该被叫成叔叔,所以这些年执意叫他哥哥。这个毛边这么多年都没能改过来。好在幻枫素来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这云清欢也太奇怪了,竟然自己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

    年长几岁?

    虽然眼前这个该被她称为姨妈的女子已经三个孩子的母亲,可看起来却一如二十几岁的少妇,退去了少女时候的青涩,更多了女人该有的妩媚,因而看起来格外的美好,正如民间传的那样,瑾王妃是个天下无双的美人儿。

    成湘素来觉得自己的母亲是世间最好看的女子,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竟让她生生觉得比她的母亲还有资本被男人喜欢。那多出来一点也许不是容貌上的,而是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自信自己是最美的,自信自己是年轻的,所以即便是成湘知道这个女子分明比自己的母亲都大,在她开口让她叫她姐姐的时候,成湘也只是意外,却并不觉得她担不起。

    原来就是这样的女子吗?

    难怪,难怪不管是她的父母,六王爷与幻枫哥哥,甚至皇上慕容明玉,还有民间的老百姓都对她赞不绝口。

    也许,也只有这样女子,才配得上那个男人了,是不是?

    见成湘诧异的看着自己,云清欢想着自己的玩笑大概是开过了,忙笑道:“我是开玩笑的,湘儿若是叫我姐姐,我岂不是该管你母亲叫阿姨了。好了,我折腾了一整天了,这会儿早饿了,我们开宴好不好?”

    在云清欢的催促下,晚宴正式开始。

    席间的话题自然是少不了慕容瑾夫妇这些年在南疆的生活。云清欢大概的将过程说了一下,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最最让云清欢开心的就是落下悬崖后,慕容瑾因为大脑中留下的淤血,不得不服下了一种药物,那药物会让慕容瑾忘却过去的一切。虽然,最终慕容瑾忘掉了一切,却独独记得云清欢。可是忘掉了从前的一切,对慕容瑾来说也是很大的遗憾。

    可是后来在紫御的细心医治下,竟然在三年后让他完全恢复了记忆。

    成湘在听到慕容瑾为了救云清欢坠下悬崖的时候,心口莫名的发闷,好似有什么东西堵着,呼吸都觉得困难。她捧着杯子喝茶,眼光透过杯沿看着那个笑容云淡风轻的男子,只见他的眼光始终落在他边女子的上,极尽温柔,极尽的宠溺。好似是看着他这一生最最珍贵的宝贝。

    她从前就听她母亲说过瑾王爷与瑾王妃之间生死相许的感,对那样的感她也特别的向往。可是如今,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故事的主角,她的心中觉有股难言的痛楚。

    “湘儿,怎么今儿这么安静?该不会是害羞了吧?”慕容珏也是自幼看着成湘长大的,何况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自幼就特别的宠成湘。

    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奇怪的看着这个小丫头。

    “是啊,湘儿平时嘴巴就停不下来,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成玉也奇怪自己女儿今天的反常。

    成湘放下杯子,不满的瞪了他们两个一眼,“我还什么羞啊?算了,我吃饱了,你们继续!”说完她径自起走了。

    云清灵的秀眉不悦的皱了起来,“湘儿,你是怎么回事?这么多长辈都在,你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你没看明朔跟明多懂事吗?”

    云清灵自然知道女儿是不愿意接受这门自幼定下的娃娃亲,可是这不该是她如此无力的理由。下午的时候就不规矩的先走了,如今这么多长辈在,她又开始甩脸色,这让原本因为跟云清欢姐妹重逢感到喜悦的云清灵很生气。因而也难得严肃了起来。

    成湘素来也是个孝顺的孩子,可今却是真的坐不下去了,她也不管云清灵说了什么,竟连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清灵蹭的一下站起来要去追,却被云清欢拉住了,“好啦,她还是个孩子,你跟她置什么气啊?”

    云清灵秀美深锁,“这孩子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丢了魂儿是的。”

    云清欢孩子气的伸手捏了捏云清灵的脸颊,“灵儿,你就别生气了。她左不过是不喜欢我们给她安排好的婚事而已,没什么大事儿。”

    云清灵诧异的看着她,“九姐,你看出来了?这孩子我跟她说了多少遍,明朔哪一点配不上她的,就是喜欢在家跟我较劲儿,都是被她爹宠的。”

    被她无意识的数落,躺着也中枪的成玉没有半句怨言,一如多年前一样,只要云清灵一说话,他就只会傻笑。

    云清欢笑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她既然不愿意,你就不该强迫她啊!我们明朔也跟我说了,‘那湘儿妹妹再好,我们连面都没见过,要说成亲也太不靠谱了吧’。我想着他说的也在理。毕竟啊,这是他们自己的事,若是两个人看对眼了,在一起亲上加亲自然是好的。若是就是看对方不顺眼,我们强迫他们在一起,也是害了他们。我们啊,如今他们也过面了,我跟王爷也商量过了,这两年就留在京城,这样他们也有机会多接触。要不要在一起,由他们自己决定就是了。就觉得呢?”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