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云清宸的真相

    东海边的云霞村近来特别的闹,因为村子里的来了为读书先生,不但免费开了学校教村子里的孩子们识字,还帮着大家写信读信,闲暇的时候还会很耐心的给那些一辈子没有出过村子的人说外面的故事。所以村子里的人都非常的喜欢他。

    “先生,今天你要给我们说什么故事呢?”

    “对呀对啊!是继续说昨天的故事吗?后来那个姐姐怎么样了?”

    “我也很想知道那个姐姐怎样了。先生,你接着说吧。”

    ……

    每次上完课之后一群孩子都会围着先生缠着他讲故事,昨他说到一个叫云清欢的姐姐因为被喜欢的人算计落进了危险的圈,这会儿孩子一直惦记着那个叫云清欢的姐姐有没有逃出来。

    “好,我接着说。后来那个云清欢姐姐被她最喜欢的人杀了,挖出了她的心脏,把她的尸体扔进了大海中喂鱼去了。”

    “啊~”

    纯真的孩子们以为所有的故事结局都是好人战胜了坏人,所以听到这样残忍的结局都忍不住大叫了出来,有几个小女孩眼泪都掉下来了。

    “怎么这样?那个叫冷如风的人真的太坏了!”

    “就是就是!先生,咱改改吧。让冷如风死了,云清欢姐姐活过来好不好?”

    “对呀对呀!姐姐才是好人,好人怎么会死呢?”

    ……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出着主意,被称为先生的男子只是淡淡的笑,只是那笑意里透着孩子们看不出来苦涩。

    “竟然是你?”

    一把慵懒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打断这份浓浓的师生谊,抬头只见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懒洋洋的依靠在门边,脸上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正是云三少爷云清玄。

    他自从决定陪着云亲王之后就很少出门,不过云亲王知道他素来闲不住,近来他的体也渐好,根本不需要人照顾,所以就让他没事出去转转。云清玄也是压抑了两年之久,早就按耐不住了,所以得了特设便又开始了四处游历。来到这个小渔村的时候,本也没打算停留,却听到村子里到处都在谈论这么个教书先生。而且各个开口闭口都在夸先生。这倒让云清玄起了好奇心,决定过来看看。结果竟遇上了老熟人了。

    那个坐在一群孩子中间,着一袭墨绿色长衫,脸上带着苦涩笑意的男子分明就是云王府的世子云清宸。

    虽然云清玄早已经知道如今这个云清宸早已经不是自己的亲哥哥,何况这个男人还差一点害死了所有的人,所以对他,云清玄虽说不上恨,却也绝对没有任何好感。

    当龙延山上一别之后,所有人都尘埃落定,唯有这云清宸却不知所踪。起初的一段时间里,云清玄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毕竟从云清宸当初的所作所为来看,那个男人对权力的渴求不是一般的大,只怕依靠慕容明玉不成之后,还会生出其他是非来。可是这一等,自龙延山一别也有两年多了,天下在慕容明玉的治理下倒是一片太平盛世,更没有云清宸这号人物的音信。因而云清玄也算是放心了。谁想,今竟在这里遇上了。

    而且云清玄真正意外的还不是在这里遇上云清宸,而是云清宸的变化。且不说这云霞村的老百姓们对他的称颂,就算眼前这个男子,若不是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云清玄真的不相信他就是当年在龙延山一心要置所有人于死地的云清宸。当年的云清宸眼中似乎只有权力,别人的生死在他的眼中根本无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看起来那么无。可是今时今,他被一群半大的孩子围在中间,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竟无端显得那么落寞感伤。

    孩子们看不出云清宸的落寞,可是云清玄却一眼就看穿了。

    那落寞的神好似是回忆起了最最不堪的过往才会出现的。

    “云三少爷?”很显然云清宸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故人,打发了孩子们,招呼了云清玄坐下后,笑道:“我不是听说你陪着老王爷在常华山常住吗?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云清玄端着茶喝了一口,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程,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当年离开了龙延山之后,你就来这里了?”

    “没有。我也是近来才过来的。觉得这个小村庄倒是安逸的很,所以就住下了。”云清宸接道。当年他离开了龙延山后一度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所以四处游去了不少的地方。两个月前才来这里住下的。

    云清玄四下打量了一番,三间简陋的屋子,屋子里简简单单的家具,连喝水的杯子都缺了一个口,这样的环境实在算不得好,特别是对云清宸这个当年云王府的世子来说,这种环境根本太恶劣了。所以云清玄很难理解他口中的安逸到底来自哪里。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云清玄倒不是有多关心云清宸,不过是进门的时候隐隐约约好似听到了云清欢的名字,又见云清宸那落寞的神,总觉得该问问。

    云清宸整个人比从前柔和多了,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帮云清玄重新倒了茶,这才接道:“我近来总在想要是人生可以重来会怎样。”

    云清玄扬眉诧异的看着他,不过却没有开口,他觉得云清宸好似不需要他开口。

    果然顿了顿,云清宸又接道:“我以前很一个女人,我们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在我们十八岁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我告诉她,有一天我要娶她为妻。也是那一年,她被查出了有先天心脏病,必须要移植一个新的心脏才能继续活下去。可是我们没钱做那么昂贵的手术。两年后,她死了!”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视线又落在了门外。大约是快要下雨了,所以门外的天空雾蒙蒙的一片。

    云清玄是听不懂他的话的,孤儿院是什么?心脏病又是什么?移植心脏难道不会死人吗?对于这些根本无法理解的名词,云清玄并没有追问。他知道云清宸已经陷入回忆中了,他不该打扰他。

    好一会儿云清宸才长吁了一口气,接道:“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赚了足够的钱,付得起手术费了,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源。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我。但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所以我把她冰封了起来。我相信总一天我能找到合适的心脏,让她重新活过来。那天之后,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能与她相融合的心脏,然后我遇上了云清欢。那个时候她十五岁,跟一群无父无母的混混生活在一起。为了存活下去,他们经常去偷别人的财物。那些孩子都被抓过,唯独她没有过。我见过她偷东西,手法奇快无比。不但如此,她还能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为了赚足够的钱,我从事了一项很危险的工作。而要完成这些工作,我必须要有聪明的有能力的手下。所以我把她带回去了。我相信,经过我的悉心培养,她会成为我最得力的手下。”

    云清欢?云清玄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失神。虽然当年在龙延山的时候,他就知道如今的云清欢也不是自己的九妹了,可是在听到云清欢当年的经历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奇怪,感觉不该是那个样子的。可能是因为他很难想象那个总是笑颜如花的妹妹竟然会有那么不堪的过往。

    云清宸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困惑,只自顾自的诉说着,“不出我的所料,她的表现非常出色,总是能超额完成我给她的任务。五年后,她已经是成为除了我之外,整个组织里成功率最高的人。当然,五年后,二十岁的她也出落成了一个大美人。所以我跟她在一起了。也许是因为五年来的朝夕相处,让我们久生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寂寞太久,想找个人寄托那份送不出去的感。但是我必须承认,跟在她在一起的那几年,我是开心的,我偶尔甚至会忘掉我还有一个人等着我去救。等我想起来的时候,一份精准的检测报告放在我的桌子上,云清欢的心脏就是我要找的。”

    “所以你杀了她?”在龙延山的时候,云清宸与云清欢的对方并不明朗,云清玄只知道在原来的世界云清欢是被她的人杀死的。如今听了云清宸的诉说他大约也猜到了,云清欢就是云清欢在原来的世界喜欢的男人。

    云清宸的眼睑微微颤了颤,捧着杯子的手指不断的摩挲着杯壁,“是!所以我设计杀了她,挖出了她的心脏,还残忍的将她的尸体丢进了大海里喂鱼。”

    他的声音如常,甚至没有起伏,可是云清玄却莫名的觉得他在发抖。

    “你既然这么做了,想必对她的感也不是真的。你大约是真的因为寂寞了太久,找人寄托自己的感而已。何况她在那个世界死了才能来到这里遇到瑾王爷,于她来说也是因祸得福了。”

    云清宸握着杯子的手关节处微微发白,可见他握的太用力了,“是,我也是这么想的。”顿了顿他又道:“可是从那天起,我的眼前没没夜的都是她脸,不管我躲到什么地方我都躲不开她。就算我等了多年的女人苏醒过来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全部都是云清欢那个女人。从她十五岁开始,她所做的每一件事,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竟然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我以为早已经干涸的眼泪流了下来,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原来我对她的感从来都是真的。”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杀了她,亲手杀了她。

    人都是这样的吧,总是在失去以后才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终的。

    之后的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因为脑子里全是云清欢的影子,不幸被枪打中的心脏,当场死亡。

    子弹穿过他的心脏的时候,他是有意识的。那一瞬间,他竟然很欣慰。终于不用受煎熬了,活着的每天都在想念与后悔中度过真的太难熬了。终于他可以解脱了。他夺走了她的心脏,如今他的心也毁了,算不算还债了?

    但是他活过来了,他的灵魂穿越了时空在云王府世子云清宸的上复活了。

    当时他只想安安稳稳的度,因为这一世他再不需要为了钱去不择手段。他只要安安稳稳过下去就行了,反正云王府世子份让他完全可以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上辈子的经历让他已经无力去做多余的事了。

    可是两年后,他竟然遇上了同样灵魂穿越过来的云清欢。

    最开始他听说九姑娘跟从前不一样了,脾气格都变了,他心中隐隐有些怀疑,因为他自己就是个先例,内里的灵魂变了格自然也就变了。但是在当时,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九姑娘竟然会是他上的那个云清欢。

    他是在醉仙楼看到那个甜品店的时候才确定的。因为那里出售的甜点都是当年云清欢亲手为他做过的。当年为了要亲手给他做生蛋糕,云清欢才特意偷偷去学的烘焙。为了显得自己做出来的蛋糕与旁人的不同,她总是会舍弃磨具,做一些奇形怪状的蛋糕。他还记得他问过她,“为什么做的这么奇怪?”她笑着说:“因为这样,你才能从一堆蛋糕中一眼就认出哪个是我做的。”所以,在醉仙楼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蛋糕的时候,他确信了,云王府的九姑娘就是云清欢。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开心是因为他们竟然还能再相见,他还有机会向她忏悔。难过是,就算有这样的机会,他也说不出口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资格了。

    他看着云清欢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他太知道她的脾气了。他那么伤害她,她不杀了他报仇就是万幸,绝对不可能会因为他道歉忏悔就会原谅他的。

    何况还有个慕容瑾。

    虽然那个时候云清欢跟慕容瑾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可是云清宸已经敏锐的发现,云清欢对那个男人很不一样。他嫉妒!是的,嫉妒!

    就算他是深深伤害了她,她也不该那么快就上了别人。

    所以,他放弃了之前决定,他不要安安稳稳度了。他要变的强大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让云清欢看到,他不比慕容瑾差。所以才有了后面一切。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也足够强大,不管是在原来的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真的能证明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九妹她会回头吗?”云清玄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他完全不能理解云清宸的做法,但是好似也没有立场责怪他。说白了还是感让人盲目罢了。

    云清宸端着杯子喝茶,悠悠的接道:“不会。她当然不会回头。不止是因为她恨我,更因为她慕容瑾。”

    “没错!”云清玄并不担心自己这么直白的肯定会伤到云清宸,“九妹她的是王爷,而且王爷值得她。她的不是王爷的强大,是王爷全心全意对她。所以即便你能证明自己足够强大又怎样呢?九妹的心中只有王爷,哪怕你能坐上龙椅她也不会你的。当初是你错过了她,如今你该承受这样的结局的!”

    云清宸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透着浓浓的自嘲,“你说没错。以前我总是会在心里记恨着慕容瑾,更不能接受那个女人那么轻易的就忘了我。可是在龙延山的时候,我看到慕容瑾为了救她不顾一切的时候,我终于知道我输在什么地方了。那个时候我问我自己,如果是我,我能做到吗?我能做到为了一个女人舍弃我的一切,不止是命,还有几乎整个天下。我们都不怀疑慕容瑾的手上有整个天下。他就是这天下的主宰。可是他甘愿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若是我,怕是做不到的。所以我输了,输的很彻底!”

    所以离开了龙延山之后,云清宸放弃了之前那个可笑的计划。这场由他自己发起的战争,从一开始他就输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根本不用继续。

    云清玄仰头将杯中早已经凉透了的茶水一口喝完了,起,“你如今留在这里,想必已经想的透彻了,那我也不用多说什么。我们就住在常华山上,那里虽然环境不太好,不过住惯了也一样。后你若是不愿在这里呆着,就来找我们好了。”说完他走了出去。

    云清宸倒也没有挽留,起送他出门,“我想我暂时不会离开这里的。若是后腻了也可能会去找你们。”说着他顺手去了把伞递给了云清玄,“看着天色怕是要下雨了,这把伞带上吧。”

    云清玄也不推辞,接了伞道了别,上路了。

    云清宸看着他走远,转进屋去了。

    “风,以后我们在海边定居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海边看出啊!”

    “好,就依你!”

    ……

    -------------------------------------------------------------------------------------------------

    云清宸就是冷如风,有没有人猜到的?嘿嘿!谢谢送金牌的亲!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