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吃醋

    云清宸的话音刚落下,本已经在数丈之外的慕容瑾就已经来到他的跟前,“你确定?”

    对慕容瑾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天大的喜讯,可是云清宸的话 他却还是有些怀疑的。何况只是他又是怎么能在那千篇一律的信号弹中得出云清欢跟慕容明玉在一起的呢?

    云清宸并没有接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跟前的男人。能在慕容瑾的注视下稳得住心绪的人极少,云清宸算是一个。

    好一会儿他忽然微微笑了起来,“瑾王爷,确实比不上你。”说完他转往方才信号弹发出的方向走去,接着说道:“那我制作出来的信号弹,表示什么意思,我自然清楚。”

    慕容瑾虽然好似他为什么忽然说那样的话,不过比起其他事,云清欢的安危更重要。所以他并不多话,直接跟上了云清宸。

    见状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约莫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在他们面前竟出现了一个小村庄,虽然不大,却是人来人往,很是闹的样子。

    慕容瑾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方才的信号弹确实是从这个方向发出来的。可是慕容明玉怎么会在这里?从他们出事的地方到这里距离不算近,慕容明玉的武功平平,怎么可能会在发生那样的灾难之后来到这个地方呢?

    可是他的怀疑还没有问出口,却见慕容明玉走了过来。

    也容不得慕容瑾多想,慕容明玉竟径直走到他的面前,满面欢喜,“皇叔,您快去看看,皇婶生了个大胖小子!”

    慕容瑾怔怔的看着他,生生是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于他来说,这个消息自然是天大的喜讯,可是就因为这个消息太好了,竟让一直惴惴不安的他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反应。

    秀儿看着慕容瑾那分明无比欢喜却不知所措的样子,只觉得心中一阵剧痛,想来这个男人对云清欢的感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吧。

    她走上前来到慕容瑾的跟前,轻声道:“王爷,快去啊。她在等着你呢!”

    慕容瑾这才回神,立刻让慕容明玉带路。不消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农家,门口还有几个孩子在踢毽子。不过家里的大人好似遇上了什么喜事,各个都眉开眼笑。见慕容瑾进去,一个妇人走了上来,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孩子的父亲吧,那孩子跟您张的真像!”

    慕容瑾虽恨不能马上飞到云清欢的边,不过却并没有失礼,他郑重其事的向那妇人的一家道了谢,他知道自己的妻儿能完好无损的等到他过来,这一家人一定帮了不少忙。

    道谢之后,他一秒也等不下去,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屋子,就见云清欢虚弱的躺在上,面色苍白,头发全部都汗湿了,必定是生产的时候受了很多的苦。在她的旁还有一个胖乎乎的小娃娃睡的安安稳稳。

    看到这一幕,他的妻子与孩子平平安安的这一幕,慕容瑾竟觉得眼眶一,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他走过去将云清欢搂入怀中,因为担心弄疼她,他不敢抱得太紧,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就在他的怀里,他才会安心。

    “欢儿,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慕容瑾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变了。

    云清欢伸手抱着他,看着这样的慕容瑾,她格外的心疼,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很担心自己。她靠在他的上,轻轻的点头,“嗯,我没事,我很好。让你担心了。”

    事实上,于云清欢来说,从出事到现在整个过程也同样是煎熬。分娩的痛苦已经几乎要了她的命,可是她同样担心慕容瑾与其他人的安危。若不是慕容明玉找到这个人家是从医的,她只怕是没命撑到这个人来了。

    慕容瑾亲吻着她头发,“你没事就好,我真怕你出事了。你有没有受伤?”想起这一茬来,慕容瑾连忙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上上下下的将云清欢打量了数遍。分明看到她除了极度的虚弱,上并没有额外的伤痕,可是他还是不放心的追问,“没受伤吧?”

    云清欢摇头,“有大白护着,我一点伤都没有。不过大白受伤了,很严重。虽然大夫已经帮它处理了伤口,不过还是很虚弱。”

    这一点慕容瑾其实已经想到了,在得知云清欢与慕容明玉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想到雪狼应该是出意外了,否则不可能不会将信息传递给他。

    七岁以后,雪狼便是慕容瑾最亲密的朋友,听到雪狼受重伤,慕容瑾自然也担心,不过,此时此刻,他根本不想让云清欢离开自己的视线。所以他只能选择过后再去看雪狼了,

    “欢儿,它会没事的,你不要自责好不好?”反倒他还担心云清欢因为这件事自责,反过来安慰她。

    云清欢点头,“恩,大白一定会好的,大白那么厉害,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大夫也说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伤口就能愈合的。不过王爷,为什么你也受伤了,还流了那么多的血。”

    其实从慕容瑾进门开始云清欢就一眼看到他肩膀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处理了,可是月白色的衣服几乎完全染上的血。

    只是慕容瑾看起来太担心她了,所以她一直没有机会问。不过心却还是因为那伤口更疼了几分。

    可是在慕容瑾看来,那点伤与云清欢的安危比起来真的太微不足道了。他再一次拥她入怀,“没事,只要你没事,我就一点事都没有。”

    云清欢觉得眼眶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紧紧的回拥着他,点头,“嗯!”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放开谁的打算,好像唯有这样,才能宽慰自己他们终于还拥有着对方。

    “哇哇哇……”

    直到孩子醒来哇哇大哭起来,才提醒了两个人他们之间现在又多了一个小生命。

    云清欢连忙推开了慕容瑾,将孩子抱起来,小心的哄着,那疼的模样好似怀里抱着的就是全世界一样。

    慕容瑾看着那孩子粉粉嫩嫩的模样,眉眼与自己竟有七八分相似,难怪他一进门那妇人就从那么多人中一眼认出了自己。

    看着一个小小的生命,而且还是自己与人的结晶,他也同样喜欢的很。只是看着云清欢因为这个孩子,把他丢在一旁,他竟莫名的有些醋意。

    伸手轻轻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他微微不满道:“欢儿,你是不是喜欢他多一点啊?我在你心理是不是比不上他?”

    云清欢抬头诧异的看着他,她原以为慕容瑾是在开玩笑,可是撞上他那双沉敛的眸子,竟发现他是认真的。她不由的噗嗤笑了起来,腾出一只手去捏慕容瑾的脸,“王爷,别告诉我你是在吃醋,还是吃你儿子的醋!”

    慕容瑾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毫不掩饰的点头,“恩,我是在吃醋,吃这个小家伙的醋。我觉得你有了他,就不在乎我了。”

    云清欢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瑾,真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居然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她嘟着嘴巴,不容分说的把孩子放到慕容瑾的怀里,“好吧,你既然不高兴我宠你儿子,那我不管了。从今天起,就你带着他好了。他哭了你哄,他饿了你喂他。反正我不管了!”说着,她抱着双臂靠在上,当真不管了。

    慕容瑾哪里带过孩子啊?甚至连抱都没抱过。云清欢忽然把小家伙放到他手里,惹的他一阵手忙脚乱,可还是觉得怎么抱着都不对。而且他都不明白,分明那么点大的孩子,怎么就那么能折腾,不管他怎么抱着,那孩子都能腾出手脚来折腾他。

    而且小家伙分明是觉得他抱着不如云清欢抱着舒服,于是很不给面子的哇哇大哭了起来。这一哭,慕容瑾更不知所措了。自问从小到大没什么事不是他手到擒来的,可是偏偏面对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家伙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只能求助的扯了扯云清欢的衣服,“欢儿,你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抱他才不哭啊?”

    云清欢也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接过孩子哄了哄。小家伙立马很给面的笑了,还伸手去抓她的头发玩。

    看着这一幕,慕容瑾觉得格外的神奇,“为什么?他是不喜欢我吗?”

    云清欢白了他一眼,“你那样抱着他,他当然不舒服了。你这个做爹的,一点都不合格。往后得好好学着点。要不你又不告诉我抱着你儿子,你自己又不会抱,难道就让他一天到晚躺在呀?”

    慕容瑾知道她的意思,伸手将她与孩子一起揽入怀中,柔声道:“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小气的。其实这小家伙我也心疼的很,他是我与欢儿的孩子,我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没办法不喜欢他。可是欢儿,我看着你抱着他就像是抱着整个世界的样子,心里就不好受啊。好像我都插不进去你们两个中间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