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男人最大的出息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秀儿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为了救她,这个男人生生用自己的体挡住后即将倒下来的石壁,“慕容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男人肩上的鲜红,秀儿觉得心在跟着颤。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爆炸的时候,她分明为了救云老夫人被卷了进去,当时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却有人生生将她从爆炸的中心拉了出来,当她看清楚救自己的是慕容瑾的时候,一瞬间的走神之后,石壁向她压了下来,慕容瑾几乎毫不犹豫的将他护住,用体为她当下了灾难,可是他自己的肩上分明受了很重的伤。

    “为什么?慕容瑾你说啊,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这是秀儿从缓过神来之后一直在追问的问题,在她看来慕容瑾已经恨她入骨才对,为什么还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救她呢?

    慕容瑾的脸色很苍白,额头上不断的溢出细密的汗水。好在他内力深厚,才能将那巨大的石壁挡住了,换了其他人怕早已经被压成了饼。只是他也只能这样撑着,自己无法脱

    秀儿用力的推着他后的石壁,想要减轻他的负担,可是她下蛊的实力虽好,武功却平平。内力更是抬不上桌面。何况因为方才的爆炸,她也受了伤,所以不管她怎么用力,也无法帮慕容瑾减轻半点负担。

    越是无能为力秀儿就越是着急,眼泪啪啪的直往下掉,“慕容瑾,你是傻瓜吗?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不是更好?为什么要救你的敌人?”

    慕容瑾微微扫了她一眼,毫无绪的回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那一瞬间,秀儿竟有些恍惚,恍惚中觉得心中有些甜蜜,那种感觉好像能让她赔上命她也会心甘愿。

    可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下一秒她便明了了慕容瑾的意思。她轻轻笑了,笑容里充满了自嘲,“原来,你这么做,只是为了云清欢那个女人。”

    是了,她怎么没想到呢?这个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救自己?怎么会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救她呢?

    原来都只是为了云清欢。

    为了云清欢他分明已经出去了,却还是折回来。为了云清欢他将她从危险的爆炸中心救出来,为了云清欢,他用自己的体帮她撑起狭小的生存空间。说到底都是为了云清欢,所以他不会让她死。因为她死在这里,云清欢也同样会死!

    “慕容瑾,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云清欢已经死在刚才的爆炸中了。”秀儿笑着问。她觉得这样的结果会比较残忍,慕容瑾拼命的想要救那个女人,结果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能挽回了。这样的结局对一个拼命想要挽救那个女人的人来说着实太过残忍。所以她偏偏要问,她就是要提醒他,一定让他心惊胆战,看看他还会不会那么拼命拼命的救自己,看看他是不是还能坚持不让她死在这里。分明就是诚心要刺激慕容瑾的,可是秀儿的心里却莫名的心痛,心痛到了极致,就好像慕容瑾的痛苦她也能感同受一样。

    慕容瑾却微微一笑,“不会!我说了,等我回去,我不会失约,她也一定不会。”

    秀儿愣住了,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绝美的脸,分明承受着那么巨大的痛苦与压力,可是他却笑了,笑的那么温柔却坚定,仿佛他根本已经看到云清欢好端端的活着,只一心等着他回去就好。

    “你根本是在自欺欺人!”秀儿撇开脸不去看他,愤愤的接道。

    慕容瑾只是微笑,并不接话。是不是自欺欺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定要尽力救那丫头。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绝对不会放弃!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慕容瑾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肩上的血更是肆意的流淌着,好像永无止尽,不流干誓不罢休一样!

    “你不后悔吗?”秀儿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生气愤怒,更没有故意的挑衅刺激。只是平平淡淡的,好似什么都已经不在意了,好似只是单纯的想知道慕容瑾的想法一样。

    慕容瑾摇头,“不!”

    “你可能会死在这里!”秀儿看着他,好似要确认他说的是不是实话,可是除了坚定不移,她什么都没看到,她轻轻笑了笑,“慕容瑾,如果你不救我,凭你的实力,在就离开这里了吧?可是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可能已经死了的女人,你将自己困在这里,说不定最终会死在这里。真的值得吗?慕容瑾,为了一个女人,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一点都不后悔吗?”

    慕容瑾抬眼看着她,微微沉默了一会儿,摇头,“不后悔!”

    “为什么?”秀儿忽然怒吼了起来,狠狠的盯着他,好似是在讨厌他,更多的却是恨铁不成钢的心疼,“她云清欢到底有什么好?怎么值得你这么做?为了一个女人,你就不觉得自己没出息吗?”

    慕容瑾却轻声笑了出来,淡淡的,却很温暖,“我觉得一个男人最大的出息就是让自己的女人过的幸福。也许你觉得欢儿没什么好,但是她在我眼中是最好的。我说过,她选择嫁给我绝对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所以我不会让她后悔选择了我。在我救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也许我会死在这里,但是也好过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这里,而我连欢儿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秀儿姑娘,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做法的。”

    “我觉得一个男人最大的出息就是让自己的女人过的幸福。也许你觉得欢儿没什么好,但是她在我眼中是最好的。”

    慕容瑾的话始终在秀儿的脑海中回着。是的,在慕容瑾的心中云清欢是无与伦比的重要的人,这是秀儿跟所有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可是秀儿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男人真的可以为了那个女人连命都不要。

    我觉得一个男人最大的出息就是让自己的女人过的幸福!

    能说出这样话的男人,有那个女人不会为他心动呢?

    秀儿苦笑了起来,她的这份心意只怕永远都没有见光的时候了吧。罢了,这一世原来还能对一个男人动心不是已经很好了吗?她原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死水,无论如何也激不起任何涟漪的。心如死水自然是好的,这样可以无坚不摧。可是,这样的人生也同样没有任何色彩。

    自从遇到这个男人之后,她分明发现自己变了。她讨厌幸福的人,好像自己的幸福都是被别人夺走的一样,所以每每遇上过的幸福的人,她都会想亲手毁了他们。可是对云清欢她却例外了。她分明讨厌那个女人,比讨厌任何人都讨厌。因为她是慕容瑾最的女人,单就这一点,她就恨不能杀了那个女人。

    可是奇怪的是,她讨厌她,而且还能轻而易举的折磨她,但是她到底没有这么做。她甚至在来这里的途中一直在照顾那个女人。

    说起来,都不过是因为慕容瑾喜欢那个女人,所以她纵然讨厌云清欢,还是会下意识的照顾她。在她的潜意识里,也害怕云清欢出了意外,慕容瑾会伤心绝吧。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在瑾王府,她控蛊毒让云清欢生不如死的时候,那个男人有多痛苦,他生生用自己的体挡下她的就剑也生怕她伤到了自己。那一幕在秀儿的心中成了永恒,也是从那一刻开始,那个叫慕容瑾的男人永远的刻在了她的心理。

    秀儿摇头,“不,我无法理解你的做法。就算有的人,我也无法为他做到不顾自己的生死!”我若真的那么在意你,我怎么会让你陷入今时今的境地?秀儿觉得心痛的快要麻木,不是因为在自己所的男人的心中完全没有她的容之地,而是面对慕容瑾对云清欢那么无私又深刻的感,她觉得自己的感太过自私。也是啊,这世间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别人胜过自己的吧?

    慕容瑾却摇头,“人这一生一定有自己看中的人,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对自己有在知遇之恩的人。云老夫人便是秀儿姑娘看中的人吧。否则你怎么会在爆炸发生的瞬间不顾自己的安危扑上去救她呢?我想在那个时刻,秀儿姑娘也应该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吧?但是你还是毫不犹豫的扑上去了。我们都一样,都有可以拼了命也想保护的人,所以秀儿姑娘一定能理解我的心的。”

    秀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哄的一声,黑暗的石室中竟瞬间亮堂,阳光撒了进来。

    秀儿大惊,抬头却见几头狼正在用力的刨石壁,看到慕容瑾,狼群开始鸣叫。不一会儿一个人影跳了进来,大呼一声,“慕容瑾!”

    慕容瑾却好似完全不意外,淡淡的笑了,“紫御,你可算是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