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宁愿上当也不愿冒险

    紫御的脸色沉,眉头深锁,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蛊毒!”

    他话音一落,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鼓掌的声音,众人循声望过去,却见一个女子笑意盈盈的站在院子里,赞许的看着紫御,“果然是医神,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这是失传已久的蛊毒。”

    “秀儿?”恩芷大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知道王妃中了蛊毒?”

    秀儿原是云老夫人送给云清欢的众多婢女中的一个,平里低眉顺眼了,说话都没声音,完全没有存在感。

    不过饶是如此,云清欢对她们那帮人还是敬而远之,从来不许她们进她的房间,嫁到瑾王府之后,更除了郁芳恩芷与嫣儿谁都没带过来。

    如今秀儿却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那好的模样与当初她在欢悦阁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紫御倒是不动声色,目无表的盯着秀儿,淡淡的开口道:“我虽看的出来,却解不了。姑娘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想必不是来帮忙的,就是在落井下石的。姑娘就是那下蛊的高人吧?”

    紫御的话一出,恩芷大惊,“秀儿?你为什么这么做?王妃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秀儿回了一个灿烂笑容,“我跟她无冤无仇,但是,只要是老夫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条件!”慕容瑾沉敛的眸子中已经出了危险大光芒,冰冷的开口道。

    “王爷果然是爽快人!”秀儿赞赏的笑道:“很简单,放了云王府一家老小。”

    “好!”慕容瑾几乎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我马上放了他们,你解了欢儿的蛊毒。如果你敢刷什么花样,我保证让云王府所有的人死无葬之地!”

    “慕容瑾……”

    紫御正要开口阻止,却被慕容瑾直接打断了他,叫人去了刑部,传了他的命令。

    秀儿说要确定云王府的人的安全才解云清欢的蛊毒,慕容瑾并没有拦她。

    秀儿一走,紫御就开口了,“慕容瑾,你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你就这样放了云王府的人,就不怕他们事后反悔?你知不知要给一个人下蛊需要很长时间,少则半年,多则三五年都有。他们费了这么大的经历给她了蛊毒,如今会因为你放了他们就放过她?他们就算反悔,你又能怎样?”

    慕容瑾坐在边看着云清欢,就算已经被点了昏睡,她也还是睡的不安稳,想必是在做恶梦?还是说,她心里知道,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要眼睁睁看着自己伤害她的男人?是了,她一定还有意识,否则她怎么会提醒他,让他赶快离开呢?

    一想到云清欢所受到煎熬,素来遇到任何事都能不动声色的男人也不紧紧的攥紧了双手,欢儿,欢儿,你一定要撑过来,千万不要有事啊!

    好一会儿他才理清了心中的悲痛,回道:“蛊毒我也听说过,除非下蛊之人解了蛊毒,否则谁都救不了欢儿。我知道他们会耍谋,但是我宁愿上当,也不愿意冒险。如果对方要玉石俱焚怎么办?就甚至不能杀了那个秀儿,她死了,欢儿就会死。所以我只能让他们活着,只要他们还活着,欢儿对他们来说就还有价值,他们不会让她死。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时间去寻找解蛊的办法。”

    慕容瑾素来是个通透的人,就算担心着云清欢,可是从秀儿出现开始,他已经把云老夫人的意图猜的透彻无比了。她当初派那么多人去伺候云清欢,并非只是想让那些人监视云清欢的一举一动,当然如果能监视的到是最好,如果不能也无所谓,因为她的目标根本就是让秀儿有机会给云清欢种下蛊毒。

    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云老夫人不会想到有朝一会有这样的境遇,她给云清欢下蛊是另有图谋。如今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所以根本不可能真的放过云清欢的。而且只要云清欢的蛊毒没有解,他们就不用担心慕容瑾会与他们为敌。

    纵然知道他们的如意算盘,慕容瑾也只能就范,他不想冒险,他绝对不愿意用他妻子与孩子命去冒险。

    “那你有什么打算?”紫御虽然不赞成他的做法,可是细细想想除了这么做也没别的办法,只是就算这么做了,也还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从秀儿的言语能看的出来她对云老夫人忠心耿耿,想让她主动去解了蛊毒根本不可能。可是如果不是下蛊之人自愿,那蛊毒根本没办法解。

    慕容瑾起,向紫御道:“你回去南疆一趟,问问师傅有没有办法。她老人家见多识广,说不能直条明路给我。我这边再想办法。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把欢儿救回来的!”

    正如慕容瑾与紫御预料的那样,云王府的人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云清欢。

    “王爷对我们欢儿还真是深意重,居然放弃了自己多年来的计划,放过了我们一家人,老生替我们云王府上上下下上百口谢过王爷的大恩大德了。”

    已经赦免了罪行云老夫人与云亲王,以及云王府上下都已经换上了便装,特意赶到了瑾王府道谢。说是道谢,其实根本就是示威。

    慕容瑾冷冷的盯着云老夫人,“看来你们是没有打算放过欢儿了。”

    云亲王笑道:“王爷说的哪里话?欢儿可是我的宝贝女儿,我疼她还来不及呢?您看,我们全家上下如今在京城已经混不下去了,只能拖家带口的去往乡下,我怎么都舍不得我这个宝贝女儿,特意来接她呢!”

    慕容瑾眼睛一沉,却忽然见到云清欢出来了,素来明亮的眸子里一点光彩都没有,木然的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她走过慕容瑾的边时目不斜视,好像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慕容瑾连忙抓过她点了她的昏睡,她无力的倒在了他的怀中。

    可是他将她抱起来,想要送她回去的时候,怀中的人却忽然挣扎了起来,分明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可是体却拼命的挣扎着。

    慕容瑾大惊,怎么会这样?他分明点了她的昏睡,她应该睡着了才对,怎么还能动呢?

    “王爷,不必大惊小怪!”扶着云老夫人的秀儿笑道:“蛊毒跟普通的控别人的把戏不一样,蛊是一种活物,是用我的血养大的,它们与我心意相通。只要我想什么,它们就能做什么,不管那人能动还是不能动,是死还是活。”

    看着秀儿笑颜如花的说出那么残忍的话,素来冷静自制的慕容瑾也觉得心中一颤,他把云清欢交给了刚刚赶过来的幻枫,转而冷冷的盯着秀儿。

    秀儿回以灿烂甜美的微笑,可是眼睛一眨,却已经看不到慕容瑾了,回神脖子已经被人死死的卡住,而掐住她的人正是慕容瑾。

    “王爷就不怕杀了我,她也会死吗?”秀儿虽然惊讶于他的武功之高,可是却并不害怕。

    慕容瑾伸手点了她上的几处大,冷声道:“我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秀儿却一点都不担心,依然笑着,“我相信王爷有这个本事。从王爷点我道的功力来看,王爷的武功想必冠绝天下无人能及吧。可是王爷难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那些东西跟我心意相通,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心里想着要她死,那些小家伙就会帮我完成我的心愿。王爷要不要试试啊?”

    音落,被幻枫扶着云清欢忽然发疯的挣扎起来,想要往墙上撞,献血不断的从她的口中流出来,好像五脏六腑都坏掉了一样。

    慕容瑾一把丢开秀儿,瞬间回到了云清欢的边,一把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欢儿,欢儿,你怎么样了?”

    看到心的女人如此痛苦,慕容瑾真觉得心都快碎成一片一片的了。他宁愿帮她痛啊!

    可是云清欢根本不认识他,拼命拼命的挣扎着,发疯的捶打着慕容瑾,可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她忽然从旁边一个侍卫的手中抽出了宝剑,猛的刺进了慕容瑾的肩膀,瞬间,鲜红温的血喷洒出来,溅到了她的脸上。

    其实慕容瑾完全可以躲开那一剑,但是他没有,他担心她用力太猛,他让开了,她就撞到伸手柱子上伤到了自己,所以他生生接下了这一剑。

    云清欢一动不动,她的眼睛渐渐的恢复了清明,体无力的倒了下去,慕容瑾连忙抱住了她,“欢儿!”他担心又心疼的唤着她的名字。

    她看着他,眼泪缓缓的滑落了下来,“王爷,杀了我吧!”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是慕容瑾却还是听出了她有多痛苦。

    ---------------------------------------------------------------------------------------------

    两更六千字奉上,谢谢送金牌的亲!还有《父皇的痕》开始更新了哦,喜欢的亲多多支持哦!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