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反目成仇

    慕容珏不说话。

    上官温馨却很健谈,拉着云清欢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一直到中午用膳的时候,幻枫才醒过来。因为云清欢的盛邀请,慕容珏与上官温馨留下来用膳。慕容瑾今有事进宫没有回来,所以便只有他们四个一起用膳。

    下午的时候,六王府来人传话,说宫里来人说太后娘娘病了,请慕容珏进宫一趟。

    慕容珏本想送了上官温馨回去后再进宫,可是上官温馨却很善解人意的让他不用担心她,她一个人也没事。

    慕容珏到底还是不放心,拜托了幻枫送她后,才跟来传话的人一起进宫去了。

    慕容珏一走,上官温馨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没一会儿就说要回家去。幻枫自然要去送她。

    云清欢本想叫些侍卫跟着一起,毕竟她现在对幻枫的安危很不放心,在瑾王府她可以不担心,出了这个门她就怕了。

    可是幻枫却说不用,带着太多人才会引人注目。何况若真有什么危险,他只要不硬碰硬,总是能全而退的,所以让云清欢不用大费周章了。

    还好,傍晚的时候幻枫就安全的回来了,云清欢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晚上慕容瑾回来后,云清欢把白天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说道太后生病,请慕容珏进宫的时候,慕容瑾俊美的眉头微微一皱,“我今就在宫中,午膳还是与太后一起用的,没听说她体不适啊!”

    云清欢眉心一跳,“什么意……”

    云清欢话还没有说完,恩芷匆匆跑了进来,“王爷王妃,六王爷来了,去了枫少爷的屋子。下人说枫少爷已经就寝了,可是六王爷却硬闯了进去,这会儿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跟枫少爷吵了起来。”

    云清欢看了慕容瑾一眼,只见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她一起去了幻枫的院子。

    “你说,你说啊,馨儿呢?你把馨儿弄哪儿去了?”慕容珏紧紧的抓着幻枫的衣襟,面目狰狞的样子,好似要与幻枫同归于尽一样。

    幻枫皱着眉头,“我说了,我把送回去了!”

    “没有!”慕容珏恶狠狠的打断了他,“我去了上官府,他们说她根本没有回去过。我沿路找过,只找到了她的一只耳环。她一定是出事了,可是为什么你好端端的在这里?一定是你对不对?”

    幻枫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了,目下无尘的看着他,“我没有!而且你现在不该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你该做的是去找她。”

    慕容珏抓着他的衣服不撒手,死死的盯着他,好像是在确认他的话一样。好一会儿,他一把甩开了幻枫,背过去,“你最好祈祷馨儿没事,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丢下这句话慕容珏决然的离开了。

    幻枫站在那里,清绝淡然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云清欢走过去取了件衣服给他披上了,“小枫……”

    她想安慰他,因为慕容珏态度真的太过分了。可是开口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慕容珏认识幻枫已经六年了,从他才是十二岁的孩子到今天,他应该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幻枫才对啊。他竟然因为一只耳环就这样污蔑如此干净透彻的孩子。

    幻枫回头看着她,清澈见底的眸子一如既往的能将人的心思看穿。

    “我没事。”

    他淡淡的说着,语气清绝却动听。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竟真的也有说服力了。

    云清欢深深吐出了一口气,平息了自己的绪,“到底怎么回事?上官温馨是在玩什么把戏吗?”

    云清欢是绝对相信幻枫的,所以上官温馨一定是安全回到上官府的。可什么她会忽然失踪了?半路上找到了她的一只耳环。这样的形,确实让人不容乐观。

    幻枫摇了摇头,“我只送她回去,没做停留。”

    云清欢忽然抓过他,“走,我们去上官府一探究竟。你既然送她回去了,确定她是安全到达了,那上官府的人怎么能睁眼说瞎话说她没有回去呢?不行,我一定要帮你讨回公道!”

    云清欢越想越生气,上官府的人一定都有问题,他们果然不是单纯的只是要上官温馨恢复记忆。他们明显是在算计幻枫。‘

    一定要一探究竟才行!

    幻枫自然也知道这个上官府是有问题的,所以并不介意过去看看。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

    慕容瑾挑了挑眉,自然也只能跟去了。

    到了上官府,只见里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云清欢随便抓了个人问上官弘文在什么地方,那小下人急匆匆的指了一个方向后就跑了。

    几个人一起顺着下人指的方向一路寻去,停在了温馨楼门口。

    从楼的名字来看,这里应该是上官温馨的住处。

    她不是失踪了吗?这里为什么下人进进出出,忙里忙外呢?

    云清欢才这么一想,忽然见里面冲出了一个人,飞快的掠过了她,一把将她后的幻枫抓住,用力扯进了屋子里。

    云清欢大惊,连忙拉着慕容瑾跑进去,却见竟是慕容珏将幻枫拉了进来,现在还用力的将他抵在墙上。

    “怎么回事啊?”云清欢下意识的问道,音落,她瞥见了上躺着的人正是上官温馨,可是却衣裳不整,面容惨白,嘴角,手臂,上各处都是伤痕,惨烈的样子好似被人虐待的很惨一样。

    云清欢下意识的握紧了慕容瑾的手,慕容瑾知道她的担心,回握着她,让她先冷静下来。

    云清欢看了他一眼,尽量让自己不要往坏处想,也许上官温馨是真的出了意外,遇上了坏人。如今她被就回来了,只要她说实话,就能还幻枫清白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催眠都没用,慕容珏的样子,傻子也看得出来,他一定是认定了就是幻枫把上官温馨害成这样的。

    “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慕容珏怒吼着质问着幻枫。他是怒火中烧,却更像是失望。失望自己一直以来这么信任的人,竟然会狠心的害他心的女人。

    幻枫淡淡的看着他,“慕容珏,你说我什么要这么做?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

    慕容珏体一僵,眼中怒火渐渐退去了几分。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上的上官温馨忽然激动的爬起来,一头撞在了桌角了,鲜血立刻染红了她的额头。

    慕容珏哪里还顾得了别人,连忙丢下幻枫跑过去抱住上官温馨,无比心疼道:“馨儿,你怎么这么傻呢?”

    上官温馨奄奄一息的躺在他的怀中,楚楚可怜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我不想让王爷为难啊。他是王爷的好朋友,我知道王爷下不去手为我报仇。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啊。他,他,他要对我做那种事啊!”

    慕容珏的眼睛不由的放大了好几分,“你说什么?你说他对你……”

    上官温馨痛苦的点下了头,“我是担心王爷嫌弃我,才不敢说出来。虽然因为我誓死不从,他最终没能得逞。可是我从此以后,只要想到这个人就会想起今这痛苦不堪的记忆。王爷,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慕容珏轻轻的笑了起来,柔声道:“馨儿,这不是你的错,该死人不是你!”说完他小心翼翼的将上官温馨抱上了,转一步一步的走向幻枫。

    没有怒气冲天,也没有面目狰狞,平静的一如他平里一样,可是深邃的眸子里却闪着危险失望的光芒。

    这样的慕容珏很危险。

    这个念头在云清欢脑子里闪过的时候,云清欢的体已经本能的冲了过去,拦在幻枫的面前,“六王爷,你睁开眼睛看看行不行?小枫是那种人吗?六年的时间,他当真不知道他的为人吗?这分明就是诬陷!”

    慕容珏眼中寒光闪过,冷冷的盯着云清欢,“你的意思是馨儿诬陷他?你告诉我,馨儿与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么说,就是在侮辱馨儿的为人!”

    云清欢一步不让,也以同样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我不知道你的馨儿为人怎样,但我知道以小枫的为人连撒谎都不屑,肯本不可能做出这种龌龊的事。你也说了他们无冤无仇,小枫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丧心病狂!”慕容珏狠狠的回道:“丧心病狂,什么事做不出来?你让开,让我杀了这个丧心病狂的恶徒!”

    “你……”

    云清欢气的不行,正想狠狠的骂回去,被她拦在后的幻枫却将她拉开了,“你让开吧。他要杀我,也不是易事。你放心好了!”

    幻枫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目下无尘的样子,似乎被自己这个六年来的朋友这样诬陷,他也毫不在意。就如同是看别人演戏一样。

    云清欢不放心,想说点什么,却被慕容瑾拉倒了一旁。

    “王爷,我……”

    慕容瑾给了她一眼安心的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