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求证

    “这么说,你们救下了六王妃之后,就带着她离开了京城?六年前,忽然丢下京城所有的产业,就是为了不让六王爷知道六王妃还在人世?”云清欢问。

    上官弘文也不否认,“是!这是我们一家人商量后的决定。妹妹跟着他不会有幸福的。而且妹妹已经失忆了,已经把他完全忘掉了。所有也不会反对我们的做法的。”

    云清欢点头,“我能理解上官公子对六王妃的心意。只是为何时隔六年忽然又回来了?若是真的不想六王爷知道她的消息,就该从此不要出现在京城才对。为何又要回来呢?”

    “因为妹妹近来渐渐记忆好似有些恢复了。”上官弘文并不意外云清欢的追问,他接道:“虽然这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结果,可是若大夫说了,若是一直拖下去对妹妹的体不好,叫我们尽量引导她的记忆,让她能恢复到从前。京城是妹妹自己想要来的。她说,虽然记不起来,可是觉得这里有她最美好的回忆,她想过来看看。谁知道,才过来没几天就遇上了六王爷了。”

    云清欢转而看着亭子中的两个人,慕容珏含笑的眸子中充满了能融化整个世界的柔。那样的他,云清欢从来没有见过。而坐在他对面的上官温馨,虽然已经失忆了,可是面对那个优秀的男子,她还是笑容甜美,温婉动人。

    “真是一对璧人啊!”云清欢不由的叹道。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也许在慕容珏的心中,从来从来没有一秒钟将那个女人忘记过。也许,如果这个女人再也不出现了,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对任何人露出这样的表的。

    “是啊!”上官弘文轻声接道:“虽然我私心并不想妹妹与他有来往,可是这六年来,我头一次见妹妹像今天这样明媚。所以,我也不执著了。只要妹妹能开心就好。大夫说,妹妹近来的绪有些不稳定,这是因为她脑子里总有些以前的记忆不断的浮现,让她辨不清哪些是真的发生过的,哪些是自己想象的,若是正确的引导就能恢复记忆。可是若引导的不对,说不定精神会崩溃。我把这事告诉了六王爷,想要请他帮忙。毕竟在妹妹的记忆中,与六王爷相遇相处的那段时光是最美的,也是最刻骨铭心的。所以由六王爷来做她记忆的引导者,应该对贴切了。六王爷也答应了,所以昨夜才没有回去。我倒是忘了叫人过去传个话,竟惊动了太后娘娘了。”

    云清欢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倒也完全合理。一时间竟一点破绽找不出来。

    莫非真的是上官温馨?

    莫非真的只是巧合?

    “能帮六王妃恢复记忆自然是要事。不过眼下六王府就乱成一锅粥了,太后娘娘也担心的不得了,我看还是请六王爷回去一趟。反正如今六王妃就在京城,来往也方便,六王爷随时都能过来。你看我是不是能过去打扰一下,请六王爷跟我回去一趟呢?”云清欢看不住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想暂时把慕容珏给带回去。

    上官弘文倒也善解人意,“那是自然的。上官府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六王爷随时来去都可以。当然王妃也一样可以。”

    云清欢微笑着点了点头,扯了扯成玉的衣服,两个人一起走去了亭子中。

    见到云清欢与成玉,上官温馨得体的站了起来,微微福了一福,“两位是来找王爷的吧?”

    云清欢也回了礼,微笑着点头,“打扰到两位了,实在是抱歉。不过太后娘娘真的担心王爷,所以我非要过来请王爷回去一趟才行,想来姐姐是不会介意的吧。”

    上官温馨笑的明媚可人,“当然不会了。我也觉得我耽误王爷太长时间了。两位自便吧。”说着她又给慕容珏道了个万福,“王爷也请先回去吧。叫家里担心可不好!”说完她转盈盈袅袅的退去了。

    慕容珏的眸子始终落在她的上,连云清欢与成玉的到来都没有看一眼,他看着上官温馨就好像看着整个世界,可是又时刻担心着世界随时会毁灭一样。

    “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成玉方才听了上官弘文的解释,也觉得没有什么破绽,可是心中还是有一肚子的疑问。所以连忙追问道。

    慕容珏收回了视线,淡淡的回了一句,“馨儿还活着,这样就很好,怎样都无所谓了!”

    说完他转便走。

    云清欢走上去拍了拍成玉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这件事对他来的震撼才是最大的。你现在问他什么都没用,他只怕连自己的想法都没理清楚呢。我们静观其变好了!”

    然后追着慕容珏出去了。

    回去的马车上,云清欢简单的把昨红叶山上的事说了一遍,本是不想用这件事去打扰慕容珏的,因为看他懒懒的靠在车子上,眼睛里没什么焦距,就知道他现在又是开心又是迷茫,总之一片混乱。可是转念一想,他既然为了幻枫布下了那样高深莫测的八卦阵,必定对幻枫安慰还是很在意的,所以就简单的提了提。

    慕容珏没有焦距的眼睛忽然凝神,“你说小枫受伤了?”

    云清欢点了点头,“手臂伤了,流了不少的血,不过大夫看了,说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云清欢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慕容珏,只见那双深邃的眸子虽然没什么大的绪,却隐隐的有些惊涛骇浪的感觉。

    慕容珏微微沉默了一下,打了帘子对赶车的成玉说,“先去瑾王府!”

    “太后娘娘很担心你!”云清欢说。好吧,她真的不怎么在意太后是不是担心慕容珏,她只是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与其说是在提醒慕容珏,不如说是在求证心中的某个想法。

    慕容珏恢复之前的姿态,慵懒的靠着,只是眼中的迷茫混乱已经消失了,“已经叫人传话回去了,也不急着一时半会儿。灵台寺也被灭门啊?小枫心里只怕不痛快呢!”

    云清欢看了他一眼,“是啊!昨天若不是王爷拦着,他就打算自己去了解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恩怨,可是对方分明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要置小枫于死地。小枫会不会因为不愿意别人被自己牵连做出什么傻事啊?”

    慕容珏的手无意识的抚摸着左手食指上的一个翡翠的扳指,没有接话。可是云清欢却明显感觉到他周的气场变了。

    云清欢知道,他真的如成玉说的那样生气了!

    到了瑾王府,慕容珏也没说去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直接云清欢带自己去看幻枫。

    到了幻枫住的地方外面就听到里面有人在练剑的声音。慕容珏面色一沉,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就见幻枫一条手臂还绑着绷带,竟然还在练剑。

    慕容珏二话没说,飞上去夺了他的剑丢在一旁,冷冷的瞪着他。

    “你几岁?”他的语气一如他的眼神一样冰冷,“受伤了不知道要休养吗?练剑这种事什么时候不行,非要挑现在吗?”

    幻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不接话,只是走过去捡起了自己的剑,细心擦拭后放回了剑鞘中。

    慕容珏站在那里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做完这一切,怒火顿时压不住了,他上前一把抓住幻枫的衣襟,将他抵在墙上,“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受伤了就该像个病人!”

    幻枫一如既往的清冷的看着他,“我没有练了!”言下之意,你就不该再执着于这件事了。

    可是慕容珏还是抵着他不放,狠狠的瞪着他,好像要吃人一样,“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受伤?我没告诉过你,不要硬碰硬吗?你是不是从来都没认真听我说过话?”

    幻枫终于收起了惯有的清冷,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轻轻一推,就把慕容珏推开了,“这点伤没事,你别在意了。”

    “什么叫没事?”慕容珏却还是不让步。

    幻枫不说话了,取了琴出来自顾自的弹了起来,因为慕容珏死死的盯着他受伤的胳膊的原因,他最终妥协只用了一只手去弹,但是依然宛如弦乐般动听。

    一曲终,云清欢觉得心平复了很多,而她留意到慕容珏的面色也不再那么沉。她这才知道幻枫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弹琴,原来是有意要平复慕容珏激动的绪。

    慕容珏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抱歉,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幻枫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回去吧,我没事,也不会做不该做的事。你先把自己的事解决好吧。”

    慕容珏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伸手在敲了敲幻枫的脑门,“你啊,永远都能看穿我的心思。”说着他脸上的笑意又敛去了,有些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我见到了馨儿,她还活着,跟六年前一样,什么都没变,就是不记得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