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真的是她

    “可是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去一探究竟。这边上官温馨一出现,那边红叶山就出事了,未免太巧了。我看两件事一定有关系。何况如今也找不到六王爷,我们总不能坐等着吧。”

    说着云清欢拉着成玉出了醉仙楼。

    成玉原本只是太震惊于上官温馨突然出现,却又听云清欢分析的头头是道,当下也不敢再耽搁了。只是听到红叶山出事的消息时他又震惊了。

    “红叶山出什么事了?难道又有人想要硬闯?”

    “已经闯进去了!”云清欢越想越觉得这两件事一定是有人暗中控着,因为知道慕容珏素来在意幻枫,只要红叶山一有动静慕容珏肯定会知道,若是他插手,他们想要动幻枫不是易事。所以就找一个人易容人上官温馨的样子,引开慕容珏所有的注意力。

    成玉大惊,“闯进去了?不可能!爷布下的八卦阵,怎么可能闯的进去呢?”

    成玉根本不相信,爷的八卦阵就跟他的棋术是一样的,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人能赢得了他的。

    云清欢冷笑,“若是他们正常的进了八卦阵,想要一步一步的破解六王爷的阵法确实不可能。可是他们却用了更加野蛮的方法,行山脚下开始,一花一草,一木一石,全部被他们毁掉了,整座山已经完全毁掉了,什么都没有。那八卦阵自然就不存在了!”

    成玉的眉头紧锁,“竟然这么野蛮?那幻枫公子呢?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云清欢摇头,“还好,只是手臂受了点伤,可是灵台寺上下一条活口都没留下。小枫虽然素来子凉薄了些,那一幕也让他伤心不已啊。”

    成玉的双手不由的握成了拳头,“居然这么狠毒!爷一次一定会动怒了。他们竟然敢伤幻枫公子。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云清欢没有接话,她如今心里总是有些担忧,担心对方走的这一步目光不完全是幻枫,更是慕容珏。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两个人已经站在了昔年上官府京城的宅子前,成玉惊讶的双眼大睁,好似见鬼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不过一个月前,我路过这里的时候,这里还一片荒凉,怎么现在竟然好端端的,好似从来都住着人,跟六年前一样,怎么回事?”

    望着上官府门庭若市的场面,成玉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云清欢也一样觉得惊讶,莫非对方为了引慕容珏上钩,不但让人易容成了上官温馨,还大手笔的请了上官一家来配合演戏?这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

    不管怎样,只有进去一探究竟了。

    他们上前自报家门后,云清欢开门见山道:“不知道馨姑娘在不在府上,六王爷昨一夜未归,大家都有些不放心。我昨看着六王爷跟馨姑娘一起出来了,想着是不是跟馨姑娘相谈甚欢,忘了时间,留宿在你们府上了。”

    见云清欢说的自然而然,好似上官温馨本就活生生的存在的一样,成玉心中却各种不安。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一切都真梦幻的一样,太过不真实了。

    那门口的下人打量了两个人一遍,见衣着光鲜,确实是有份的人,不像是故意上门来骗钱的,便点了点头,“我们大小姐在府中呢。昨天六王爷也确实过来了,这会儿还没走。倒不是跟我们大小姐相谈甚欢,我们大小姐根本不认识他。他倒是跟我们大少爷在书房聊了很长时间。这会儿应该是在花园里跟我们大小姐说话呢!两位若是来找他的,小的带两位进去吧。”

    “那就有劳了!”云清欢礼貌的道谢后,扯着成玉跟着那小人进去了。

    一路上她认真打量了上官府,发现很多地方都是新种的花草,新刷的油漆,到处都是新的痕迹,想必真的如成玉说的那样,一个月前这里还一片荒芜。

    不过她也认真打量了这里的下人,不管是动作还是眼神,都是下人该有的样子,而且应该就是上官府的下人,大约只是从别处迁到了京城来的。

    那么,这上官府就真的还是上官府了,那,上官温馨还是不是当年的上官温馨呢?

    听方才那个下人说,他们大小姐失忆了,并不认识慕容珏。他说的那么自然,提起他们大小姐的时候也是神色自然,完全没有提到一个死人该有表

    莫非上官温馨还是那个上官温馨,六年前没有死,被救下后失忆了?

    云清欢这样思量着,那下人已经引着他们到了花园中,远远的就看到亭子里一袭宝蓝色长衫的男子面色宠溺的看着他对面的女子,那女子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生的风华绝代,语笑嫣然的样子,是所有男人慕的样子。

    她就是上官温馨吗?

    听说七年前他们成亲的时候已经十八岁了,今年少说也应该是二十四岁了,为什么那张脸看起来还是二十岁的样子?

    云清欢正疑惑着,成玉已经惊讶的不能说话了,他张了张嘴吧,费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发出了声音,“真的是六王妃?竟然真的是她!”

    “是她!”

    成玉的话音一落,后忽然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两个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着锦衣的男子立于他们的后,那男子三十五六岁的年纪,面色白净,材修长,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看的男人,想必再年轻一点的时候,为他倾倒的女子一定不在少数。

    “上官公子?”成玉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正是上官世家的大少爷,也是上官温馨的大哥——上官弘文。

    上官弘文含笑的点了点头,走了过来,“一别数年,成玉你也从当年的小毛孩子边成如今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时间过的真快啊!”他微微叹息着,似是在惋惜着。

    成玉还是没能回神,这到底怎么回事?当年因为六王妃难产而死,上官世家对爷恨之入骨,上官弘文更扬言此生必要为妹妹报仇。如今怎么还能这样平心静气与他感叹光似箭呢?

    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上官弘文并不介意成玉近乎无礼的视线,镇定自若的任他打量,转而向云清欢笑这作揖道:“这位想必就是瑾王妃了?大家光临寒舍,草民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还忘王妃大人有大量,原谅草民失礼的地方。”

    云清欢回以灿烂的一笑,“上官公子言重了。要说失礼,倒是我失礼在先。既没有送上拜帖,又没有让人进来通报就直接进来了,还要请上官公子海涵才是。”

    “哪里哪里?王妃能驾临寒舍,是我们上官家的荣幸,王妃这么说,倒叫草民无法自处了。”上官弘文得体的应对着,态度谦恭却不谦卑,进退有度。

    云清欢却并不喜欢他这样的态度,颇有些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上官公子方才说那位就是六王爷已故的妻子?”她特意把已故两个字咬的特别的重。

    上官弘文眼睑微臣,脸上露出了哀伤的神色,“是啊!就是她!六年前因为难产而死。”

    “那,为什么现在好端端的在这里呢?”云清欢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伤人的,不,确切的说,她就是故意说的这么伤人的。唯有这样,她才能有机会看清楚上官弘文真正的绪。

    上官弘文抬眼盯着她,忽然冷笑了一声,“好端端?敢问王妃那只眼睛看到她好端端的了?你没有看到她单纯的像个孩子吗?她已经二十四了,可是却还是不谙世事的样子,王妃一点不奇怪吗?因为她什么都忘了。爹,娘,我,连同她自己,全部都忘掉了。是我们一点一滴的告诉她,她一点一点的适应才有了现在的成果的。王妃以为这六年来,她过的有多好吗?”

    云清欢见上官弘文温文尔雅的子也如此激烈,心中暗道,这莫非都是真的?

    “抱歉,我提起公子伤心事了。不过六王妃既然六年前并没有过世,为什么这六年来你们都不告诉六王爷呢?六王爷是她的夫君,有权利知道她的一切啊。”

    上官弘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平息了激动的绪,“我们一开始就反对妹妹嫁给六王爷。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根本配不上六王爷的份。太后娘娘当年也是极力的反对。我们确实是小门小户,家里只有几亩田地,够一家人温饱而已,可是妹妹却是一家的掌上明珠。我们不愿意她嫁进去后,遭受皇家人的冷眼。是妹妹执意要嫁的,她说今生除了六王爷,她谁都不要。我们没办法才妥协了。可是她才嫁过去一年不到,就因为难产而死。若不是我们家有祖传了传家宝,能叫人起死回生,妹妹早在六年前就真的走了。”

    云清欢皱眉,原来还有这一出啊。关于慕容珏与上官温馨之间的故事,她只在慕容珏的口中听说过只言片语,并不了解。不过上官弘文说的一定是实话,太后一定看不上小门小户出的上官温馨的。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