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灭门

    云清欢花了半天的功夫才把伤口包扎好了,可是想起方才的事她还是心有余悸。她长长的嘘了一口气,“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啊?”

    幻枫不说话。

    云清欢知道他一定是知道答案的,可是却不愿意告诉她。又不屑于撒谎,所以他选择沉默。

    “算了,你不想说我不问就是了!”云清欢并不勉强他。

    幻枫点头,“也不要问别人,我不想你被牵扯进来!”

    云清欢看着他,才忍住的眼泪忽然又要流下来。她总觉得很奇怪,她与幻枫并没有多少交集,只是他凑巧救了她,可是她却就是对他生出了很莫名的愫,好似怎么也割舍不掉。这种愫与对慕容瑾的那种是不一样的。

    不过云清欢一直以为这种愫是单方面的。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幻枫对自己也一样。他是个清绝之人,素来不会把绪表现的太过明显,所以他说不想牵连她,必定是到了觉得不想她受到伤害的程度了。

    云清欢吸了吸鼻子,忍下了那股想流泪的感觉,“好,我不问。对了,我本来想叫上六王爷一起的,可是他却追着一个女人跑了。”

    幻枫淡淡的点了点头,并不说话,也没什么绪。

    “你不介意吗?”云清欢忍不住追问。

    幻枫看着她,素来清澈的眸子里闪着不解。

    “你遇上这种事,他不来救你,还追着女人跑了,你不生气啊?”云清欢问。

    幻枫眼中的疑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最常见的清绝,“为什么生气?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保护。何况他有他的生活,没有义务一直帮我。”

    云清欢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还真是有点多管闲事呢!

    何况幻枫并不是女子,他不需要事事都要有人陪着自己。

    只是想起慕容珏追着那个女子离开的背影,她总觉得那个女人并非寻常的女子,因为她觉得慕容珏当时离开的背影分明有些焦虑,又有些兴奋。

    他们说话的时候,慕容瑾一直没有说话,而是面色深沉的看着对面的灵台山上。

    “怎么了?”云清欢回头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中有些不安,在她的印象中,慕容瑾极少会有这样严肃的表

    她话音才落下,忽然听到对面的山上传来了连声的惨叫,惊起了无数的飞鸟。

    云清欢脸色惨白,灵台寺出事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就看到幻枫的影飞快的掠了出去,转眼已经奔着灵台寺去了。

    云清欢下意识的想要追上去,体却被慕容瑾拉进了怀中,旋即腾空而起,被慕容瑾带着也往灵台寺赶去了。

    赶到灵台寺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所有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大雄宝的佛祖面前,院子里扫地的僧人,柴房里做饭的小沙弥,还有才接替了方丈位子的慧然大师,所有所有的人,没留一个活口。

    血流成河,在这个度去人间一切疾苦的地方。

    幻枫站在大雄宝的中央,面上依然清绝,可是握着宝剑的手却不由自主的在用力。

    “你知道?”云清欢问。

    慕容瑾摇头,“只是感觉他会这么做!”

    云清欢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扶着主子干呕了起来。

    慕容瑾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血淋淋的事实摆在这里,任谁都不能轻易接受。

    云清欢扶着柱子站在,双手不由的攥紧,“真是丧心病狂啊!这种人,你真的要保护他吗?”

    慕容瑾上前抱她。

    云清欢觉得无力,靠在他的上,心里却无比的难过,并非完全就是为这灵台寺死去的无辜的人,更多的是在为幻枫难过。

    幻枫自幼生活在红叶山上,灵台寺的人他见过的估计不多,可是灵台寺在他的生命里意义一定非同一般。如今,就这样毁于一旦,什么都不剩了,他的心中就算再无尘,也一定不会波澜不惊的。

    幻枫默默的收起了宝剑,一间一间的清理着那些人的尸体,将他们全部汇聚起来,又找来了锄头,帮他们下葬。

    云清欢与慕容瑾也帮着他一起做。落时分的时候,才终于把所有人都下葬了。

    幻枫取了琴,席地而坐,对着众人的墓碑开始弹奏。曲调轻快明朗,完全不是送葬的曲子,可是云清欢听着却格外的难过。后来实在忍不住就靠在慕容瑾的怀里掉眼泪。

    一曲终,幻枫抱着琴起,向众人拜了拜,转就走。

    “你去哪?”云清欢连忙追了上去,“如今红叶山已经毁掉了,你可能不能回去了,不如跟我去王府吧?”

    幻枫摇头,“不,我还有事要做!”说着他又要走。

    “你不该这么冲动!”慕容瑾上前拦在他的面前,“你师父为什么自幼教你读佛经?就是为了让你放下恩怨。我觉得你一直做的很好。人都固有一死,他们死在了今天,明天后天我们也会跟他们一样,这是我们的命,所以不用执着,不是吗?”

    幻枫清澈见底的眸子沉了沉,低声道:“可是他们却是因为我而死的!如果没有我,他们现在还好端端的活着。这本不该是他们的命!”

    “不,这就是他们的命!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就算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你跟着你师父修行这么多年,不该如此执着的。”慕容瑾沉敛的眸子落在他的上,平静的,宛如一个能指引人走上坦途的先知一样。

    幻枫抱着琴,眼睛看向西沉的夕阳,“生死有命,我知道。可是事总是要解决的。如果这样拖下去,被我牵连的人,会越来越多。师傅教我放下执念,也教我慈悲为怀,我不能为了我自己,让别人送命!”

    ---------------------------------------------------------------------------------------------------

    暂更八千字,白天有空的时候再补一章,谢谢送红包与礼物的亲!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