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云清欢害我

    云清欢与慕容瑾赶到云王府的时候,紫御果然已经赶到了,正在跟昏迷的云清灵检查伤口,一向见不着的云清玄也来了。

    “怎么样了?”云清欢没有心思与云清玄叙旧,径直来到紫御的跟前追问道。

    紫御没有说话,专注的帮云清灵检查着。

    慕容瑾知道紫御的习惯,只要决定出手相助就一定会全力以赴,而且他给人治病的时候素来一心一意,完全不被人打扰。所以上前拉过云清欢,示意她安心等着就是。

    过了一两个时辰后,紫御才终于擦了擦了额头上的汗水起了。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但是不能完全保证救好她!”他淡淡的毫无绪的宣布着。

    “什么?”云清欢以为自己听错了,“连你也治不好灵儿吗?你不是医神吗?你不是死人都能救活的吗?灵儿还好好活着,怎么么会治不好呢?”

    云清欢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她实在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啊。虽然她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也许紫御也束手无策,可是潜意识里,她却愿意相信紫御能治好云清灵的。所以,忽然听到这样的结论,她哪里能接受啊?

    好在紫御也不是小气的人,并没有计较她话中的不敬,淡淡的回道:“我能起死回生,却不能让一个没有舌头的人说话。我只能尽量修复她的舌头,若是能恢复的好的话,也许调理个一年半载后便能恢复如常,若是修复不了,我就无能为力了。”

    云清欢死死的攥着双手,下意识的咬着嘴唇。

    其实她也知道紫御说的没错,若是云清灵只是中毒之类的不能说话了,紫御一定有办法的,可是却偏偏是舌头受到了重创。谁能强求一个没有舌头的人说话呢?就如同强求一个没有翅膀的鸟儿飞一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老天怎么能会那么个可人儿这么残忍呢?

    知道她有多难过多自责,慕容瑾心疼不已,却不能替分担这心内的煎熬,只能上前拥着她,让她依靠着自己。

    “修复的几率有多大?”慕容瑾问。

    紫御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睛。

    慕容瑾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淡淡的点了点头,“尽力而为吧!”

    他知道紫御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不愿意开口给别人希望。

    那厢边云清玄也看出了紫御的意思,心下多少还是有些不忍的,虽然他本跟云王府所有的人都没有多少交集,连名字跟人能对上号的都没几个。可是对云清灵他却是很喜欢的。

    自从下了常华山之后,他一直到处旅游,偶尔路过京城却也从来不住在云王府,云王府发生什么事他也素来听了就过了,从来不关注。唯有这一次路过京城听过了云清灵的事后,他才难得的回来探望一番。可谁知道竟然连紫御都没有把握能救好她。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素里嘻嘻哈哈的笑意,反多了几分连怜悯,走上前去轻轻握着昏迷中云清灵的小手,轻声道:“灵儿别怕,你一定会没事的。紫御大哥的医术出神入化,他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到时候三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云清灵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眼睛缓缓的睁开了。

    “灵儿你醒了?”

    云清玄话一出口,一屋子人全围到了边。

    “灵儿,你总算是醒了,你娘被你这样子吓坏了,这会儿伤心的晕倒了,才叫人送了回去。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云三老爷见女儿醒了连忙坐过去嘘寒问暖。

    “是啊,灵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者是不是饿了?老祖宗叫人给你准备了你最吃的点心,给你端上了吃点好不好?”云老夫人一面说着一面不停的抹眼泪。

    可是云清灵却并不说话,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一样。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木无绪的扫了一圈,忽然猛的一跃而起扑向云清欢,拔下自己头上的发簪猛的刺向她的咽喉。

    云清欢根本没有想到云清灵会这么做,所以毫无防备,眼看着发簪刺向自己她也忘了去反应。众人也一样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而且云清灵的体格外的敏捷,别说是受伤了,就算是好端端的时候,云清灵也不该有那么利落的手。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好在还是慕容瑾反应及时,一把抓着云清灵的手臂,用力一扯将她扔回了上,将云清欢拉到自己的怀里。

    云清欢心有余悸,靠在慕容瑾的怀里没有动,可是眼睛却一直盯在云清灵的上,到底怎么回事?云清灵怎么会对她动手呢?何况怎么会有那么利落的手,好像有武功在上一样。难道她一直隐藏了自己的武功?

    那厢边云三老爷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拉云清灵,却被云清灵一把甩开了。

    “灵儿,你这是怎么了?”云三老爷觉得女儿很奇怪,

    “你这么问她有什么用呢?她现在根本说不了话!”自从得知云清灵的伤可能没治之后,成玉就一直颓废的坐在一旁没有开口过,这会儿却忽然冷冷的呵斥道。

    竟他这么一说,云三老爷才反应过来,才要叫人拿纸笔过来,成玉却已经准备好送上来了。

    云清灵的眼睛毫无绪的扫过了成玉,接过纸笔,刷刷了写下了一行字。

    云清欢害我!

    云清欢被慕容瑾抱着站在人群外围,并没有看见云清灵写了什么,不过云清灵一写完那云三老爷与成二人便回过头来狠狠的瞪着她,好像要杀了她一样。云清欢自然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她却不明白云清灵怎么会这么说。

    莫非她也跟流光一样,被易容的郁芳欺骗了?不会,云清灵不是笨人,只要稍微细想一下,就不应该会被骗的。何况她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云清灵那么信任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相信是她要害她的。

    再说,就算云清灵真的误会了,她那干净利落的手怎么说?

    “你还有什么话说?”云三老爷本就认定了是云清欢夫妇所为,这回有了女儿的亲口证词,他自然更加不会怀疑了。他狠狠的瞪着云清欢,咬牙切齿的道。

    成玉也相信了,虽然他一开始根本不相信是云清欢所为,可是云清灵一醒过来就发狠的扑向云清欢,那样子分明就要跟仇人拼命。

    在成玉的印象中,云清灵是个很可很善良的姑娘,而她有那么喜欢自己的九姐,若非是受了极大的伤害,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呢?

    所以他才会取来执笔,让云清灵写出自己的心思。

    果然不出他所料,真的是云清欢!

    成玉也发狠的盯着云清欢,但是跟云三老爷的狠劲儿不一样,他的狠中还透着失望。

    怎么能不失望呢?

    他可是一直把云清欢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如今他的朋友伤害了他喜欢的女子,他怎么能不失望,不心痛呢?

    “你怎么做的出来的?白天的时候,你分明还把她当成妹妹一样心疼着,晚上竟对她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云清欢,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成玉,我没有!”被云三老爷误会也就罢了,云清欢真没想到成玉也会误会自己。

    “证据呢?证据!”成玉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解释,他紧紧的攥着拳头,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没有人会怀疑下一秒他就会扑上去跟云清欢拼命。

    慕容瑾的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虽然他能理解成玉此时此刻的心,可是却不喜欢他用那种攻击的眼神看着云清欢。

    “想必事要从长计议了!”云清玄忽然开口了,与此同时他伸手点了云清灵的昏睡

    “你在做什么?”云三老爷瞪他,“灵儿才醒,你为什么又要让她睡过去?”

    云清玄安抚的笑了笑,解释道:“三叔难道就没有觉得灵儿有什么不一样的吗?灵儿难道习过武?”

    “怎么会?”云三老爷想都没想的回道:“我与她母亲都是读书之人,怎么会叫女儿学哪种三教九流的把戏。”

    这倒是大实话,读书人素来不屑习武。云三老爷与云三夫人都是知书达理之人,常消遣都是“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风雅之事,哪里会叫女儿习武呢?

    “这就对了!”云清玄接道:“三叔与这位公子方才难道没有看到灵儿的伸手吗?根本不该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该有的。”

    听他这么一说,两人也细细想了一下,发现确实不是云清灵该有的举动。

    “你的意思是,她不是灵儿?”云三老爷道。

    “不会!”成玉紧紧的盯着上的人儿,“她是灵儿,绝对是,我不会弄错的!”成玉无比的坚定,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会连喜欢的女人都认错。何况如果不是云清灵的话,就一定是有人易容的,可是他救她的时候离她那么近都没有看出破绽,不可能是易容的。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