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目标是云清欢

    云清欢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那下人也不知道具体况,只说云清灵自从中午出来到了瑾王府就一直没有回去过。云王府的人担心她出事儿,所以叫过来瑾王府问问,这一问才知道云清灵根本来在瑾王府。

    “怎么会这样呢?她跟我一起离开醉仙楼的,这个时候早该回到云王府了才是。灵儿也不是个没分寸的,定然不会是贪玩忘了回家的时间的。你们快去找找。”说着她想慕容瑾道:“我们去云王府一趟,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慕容瑾知道她心里担心云清灵的安危,起牵着她的手,柔声宽慰道:“别这么担心了,灵儿素来没与人结过怨,想必不会有什么事的。就算真的被人截了,目标也一定不是她。”

    云清欢抬头对上男人沉敛的眸子,“你的意思是……”

    慕容瑾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别多想了。我们先过去云王府问问究竟好了。”

    云清欢冷静下来想想,也觉得慕容瑾的分析在理,云清灵也好,云三老爷与云三夫人也好,都是好像相处的人,不会与人结怨的。所以,要说对方的目标单纯的只是云清灵,确实说不过去。

    而若不是云清灵,目标又会是谁呢?

    云王府?还是今与云清灵在一起的她呢?

    云清欢还理不出什么头绪来,不过潜意识里却已经认定这件事跟自己脱不了关系了,而且很大的可能对方是冲着她来的。好在,她只要一侧就能看到那双沉敛冷静的眸子,于是不管会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担心了。她知道有个人会一直站在自己边,帮着她的。

    她在去云王府之前叫人传话去了醉仙楼给成玉,让成玉也派人一起去找云清灵的下落。

    到了云王府的时候,还没有进门,云三夫人就冲了出来直接跪在了云清欢的面前,一把抱住云清欢的腿,哭喊道:“王妃,您行行好,饶了我们灵儿吧。我这大半辈子就灵儿一个女儿,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

    云清欢连忙拉她起来,“三夫人,您这是怎么了?灵儿兴许只是贪玩,忘了回来的时间,咱多派人去找找,一定会有线索的。”

    云三夫人却始终跪在她的脚边不起来,“王妃,您就行行好吧!流光已经说了,灵儿是被你边的郁芳带走的,郁芳还说是得了你的命令,要杀了我们灵儿啊。”

    云清欢一愣,“芳姨?怎么会是她?”不过旋即云清欢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今天晚上她确实没有看到郁芳在府中出现,但是她也绝对不相信郁芳会抓走云清灵,更不可能会无中生有的说是奉了她的命令的,“三夫人,您先起来。这件事只怕要从长计议。流光在什么地方?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云三夫人却死活不能动,“王妃就开开恩吧。流光自小是跟灵儿一起长大的,我们待她就跟自己女儿一样,她不是不会骗我们的。王妃,我求求你了,不管我们灵儿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你生气杀了我都好,别伤害灵儿啊。”

    云清欢抬头看了一眼慕容瑾,只见他并无异样的反应,依然如常的带着淡淡的笑意,并非幸灾乐祸,只是淡然处之而已。

    云清欢本是有些心烦的,可是看他如此镇定自若,当下也冷静了下来。

    她知道云三夫人女心切,这个时候要她理的思考问题是不可能的,所以便也不再理会她,抬头望着站在云三夫人后的云三老爷,从云三老爷的眼睛里,云清欢也看得出他此时也是心急如焚,而且也抱持着对她最大的怀疑。不过到底是男人,而且也在官场混迹了多年,定力要比女流之辈强的多。

    “三老爷,我与灵儿虽不是亲姐妹,可是我私心却一直希望灵儿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与灵儿的关系,三老爷想必也看得出来,我本来没有任何理由要害她啊。所以这件事一定有别的原因,三老爷能不能叫流光出来,让我当面问问她。”云清欢问道。

    云三老爷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边的慕容瑾,最终点了点头,叫人把流光带了出来。流光见了云清欢也如云三夫人一样,一直冲过来跪着朝云清欢磕头,“王妃饶了我们姑娘吧。我们姑娘素里最喜欢亲近王妃了,一直把王妃当成亲姐姐一样看待,王妃怎么能这么狠心要杀了我们姑娘呢。王妃白天的时候明明还跟我们姑娘有说有笑,还说改要跟姑娘一起出游,怎么晚上就忽然要杀我们姑娘了?”

    云清欢眉心一跳,流光说的是实话!

    她原本还以为流光撒谎了,或者说流光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才执意要见流光。可是现在她确定了,流光没有撒谎。也就是说,她真的看到了郁芳劫走了云清灵,而且还说是奉了她的命令。

    但是,郁芳没有理由这么做。

    她若真的要杀云清灵,何必要留下流光这个活口?除非,郁芳要陷害她?

    不会!

    虽然云清欢还不知道郁芳的背景,可是能十几年如一的留在云王府做一个低三下四的下人保护她,能为了救她不惜劫法场的人,不可能会陷害她的。

    所以一定是有易容成了郁芳,故意留下流光这个活口回来云王府报信,好挑拨云王府与她的关系。

    果然,目标到底还是她!

    只是云清欢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挑拨云王府与她的关系有什么意义呢?她与云王府如今几乎已经没有关系了,再挑拨又能挑拨到什么份上呢?

    云王府的人就算再怎么狠她,有慕容瑾在,他们又能把她怎样呢?

    就像云清浅那样,就算没有证据,谁不知道是她云清欢做的?可是除了已经被关在刑部大牢的云王妃之外,有谁还敢提这件事

    所以就算今云清灵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云王府的人也不能怎样。

    这么看来,对方好像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啊?

    见她眉头紧蹙,慕容瑾轻轻搂过她的肩膀,低声在她的耳边道:“城东二十里的皇家别院中,灵儿被藏在那儿了。”

    云清欢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他明明从事发到现在什么都没做过,怎么会知道的?

    慕容瑾自然知道她的疑惑,只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只是笑道:“先救了人再说!虽然我已经叫人传话给了成玉,不过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尽快赶过去的好。”

    云清欢点头,转而对云三老爷道:“三老爷,我知道灵儿在哪儿,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一听知道云清灵的下落,云王府的人全部都打起了精神,就连方才一直哭的快要站不住的云老夫人起色也好了几分,她连忙扶着李嬷嬷来到云清欢的面前,几乎带着哀求的语气道:“欢儿,不管我们云家从前怎么对不住你,灵儿都是无辜的,拜托你一定送她回来啊?”

    这一刻云清欢觉得在她面前的不再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云老夫人,而是一个单纯的担心孙女儿的,这样的云老夫人,她并不讨厌。

    云清欢点了点头,“放心吧,灵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赶过去的途中,云清欢问慕容瑾,“你既然知道在什么地方,怎么不早说啊?”

    慕容瑾无辜的笑道:“我也是才知道的呀。”

    云清欢不相信,不过却没有纠缠这个问题,“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做的?”

    慕容瑾笑,“对方的目标很显然是你,你的仇人很多啊?”言下之意就是,好好想想就知道是谁了。

    云清欢蹙眉,“我仇人还真的不少。”不过倒是死的死,关的关,还有自难保的,剩下的倒也不多了,“云清浅?还是你那两个侧妃啊?”

    慕容瑾也不在意她的揶揄,接道:“或许都有份!”

    云清欢撇了撇嘴,“还真是不安分啊!一个都已经落下了终残疾,人不人鬼不鬼了,还有两个我都好心让她们进门了,怎么都不知悔改呢?”

    慕容瑾失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好了,这事儿回头再去细想。今过去那边救了灵儿就好,别动干戈,最重要的是,别离开我的边,记住了?”

    云清欢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嘱咐自己,不管心里对这个男人确实很信任的,知道他这么说自然有自己的道理,所以并不反驳,点头答应了,又道:“你传话给了成玉,是为了给他英雄救美的机会吗?”

    慕容瑾含笑点头,“你不是一心要他们的媒人红包吗?那我怎么能不帮着撮合撮合呢?”

    云清欢靠在他上吃吃的笑了起来,“王爷,我觉得我好像嫁给了全世界最厉害的男人,也是最体贴的男人。”

    慕容瑾搂着她的腰,“那欢儿可要好好珍惜我哦!”

    两个人一路说笑着,气氛甜蜜,完全没有要去救人的自觉。跟在后的云三老爷一行人可谓心急如焚,只是催促了几次不见他们加速,也只好闷声跟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