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相

    嫣儿不说话,心里有两个声音在吵架。一个说,是他,就是他,所有的人都说是他,怎么可能会是别人呢?另一个却说,姑娘说的在理,不管怎样总该好好的查一查,有了真凭实据了再报仇也不晚啊。

    云清欢知道她在为难,也能理解她的为难之处,所以并不迫她,只是安静的等着。

    过了好长时间,嫣儿终于抬起了头,“好,我听姑娘的,等有了真凭实据之后再做定论。只是已经好几年前的事了,如今要从何处下手去查呢?”

    “这件事我已经调查过了!”

    嫣儿的话音才落下,郁芳的声音传了进来。

    云清欢抬头惊讶的看着她,“你查过了?”云清欢虽然是吩咐了郁芳,叫她追查这件事,可是郁芳却一直查不出结果来,好似事很不简单。

    所以这会儿郁芳忽然这么说,她确实很意外。

    而嫣儿则是激动,扑上去一把拉住郁芳的手,“芳姨,你真的查出原因了吗?是谁,到底是谁那么狠心的害死我全家?”

    郁芳看了一眼云清欢,云清欢点了点头,示意她直说就好。郁芳这才点头道:“我已经查过了,凶手是谁,我也知道。”

    “谁?到底是谁?”嫣儿激动的抓着郁芳的手,迫不及待的追问着。

    “静妃!”郁芳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名字。

    嫣儿一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喃喃的念道:“静妃?就是前几年我姑姑去世之后,很受宠的静妃娘娘?”

    云清欢也很意外,“这静妃与嫣儿他们家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会下次狠手呢?莫不会只是为了争宠吧?”

    郁芳却点了点头,“是!这静妃与嫣儿的姑姑是同一年被选进宫的,可是那年进宫的娘娘们只有嫣儿的姑姑最得皇上的宠。只是有些恃宠而骄了,从来不把后宫其他的妃嫔们放在眼里,与那个静妃更是水火不容。那静妃不得宠,所以也不敢明着对她怎么样,但心中却记恨着她。碰巧又遇上了嫣儿的父亲出了那种事,她便买通了人放了把火把嫣儿全家都烧死了。静妃知道嫣儿的祖辈过世的早,她的父亲与姑姑自幼相依为命,感甚是亲厚,嫣儿全家被灭门,对她姑姑来说无疑于是天下的打击。事后也证明了她猜想的都对,嫣儿的姑姑确实生病了,不过却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原本要治愈根本没有困难,可是静妃却买通太医,在药中动了手脚,嫣儿的姑姑这才不明不白的死了。大家却只当她是伤心过度而死。”

    云清欢皱着眉头,“那静妃如今呢?”

    “两年前因为争宠害死了和妃腹中的皇嗣被打入了冷宫,后来不堪忍受,自杀了。至于那被她买通的太医却还活着,嫣儿若是要报仇,我倒是可以代劳。”郁芳道。

    嫣儿却没有反应。

    这叫她该有什么反应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仇人是慕容瑾,却因为找不到机会接近苦恼。到如今却忽然告诉她,这几年来,她根本恨错人了,她的仇人根本是个连面都见过就死了的人。

    她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高兴她的仇人也不长命,可是她却更难过,难过她的全家居然因为一个女人争宠全部丧命,而她连亲手手刃仇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见她面色木然,好似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云清欢有些担心,她牵过嫣儿的手,轻轻拍着安抚道:“嫣儿,要我说这未必不是好事,想必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所以帮你手刃仇人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嫣儿木木的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对啊,奴婢应该高兴才对,奴婢终于不用再成天想着要报仇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姑娘,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奴婢想一个人静一静。”

    云清欢点了点头,“好,不过有什么事记过要告诉我,如果不方便告诉芳姨也行,千万别一个人钻牛角尖。嫣儿,你要知道,如今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有芳姨,有恩芷,我们都是一家人,明白吗?”

    嫣儿点头,低声道:“谢谢姑娘!”然后出去了。

    看着她瘦弱的影,云清欢有些心疼,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也是可怜的孩子!”转而向郁芳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芳姨怎么忽然就查出来了?先前不是什么线索也没有吗?”

    郁芳抬头看着门外,道:“王爷来了,王妃还是直接问王爷吧。”说完她便也出去了。

    云清欢瞧着慕容瑾进来后,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慕容瑾笑吟吟的问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看看你到底有什么魔力,连素来谁都不理会的芳姨也是支配的了。不得了啊!”云清欢是知道了,郁芳之所以会过来说这番话,根本都是慕容瑾教的。

    慕容瑾走过来挨着她坐下,随意的翻着云清欢方才看着书,笑道:“我不过是想帮欢儿的忙罢了,难道帮错了?”

    云清欢白了他一眼,“什么叫帮我的忙?人家都过来找你寻仇的。你不过是在自保罢了。可是你这样骗人不太好吧?”

    慕容瑾挑眉,无辜道:“我哪有骗人?方才芳姨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绝无半句假话。”

    云清欢眉心颦起,“当真?那静妃真的为了争宠做这样的事?我怎么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呢?而且听郁芳描述的样子,倒也不是很难追查的样子啊,怎么郁芳就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呢?”

    其实云清欢在听郁芳说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自古宫里面的女人为了争宠不择手段是常有的,可是如此大动干戈,直接灭门的也太夸张的了吧。

    慕容瑾拨弄着她的头发,悠悠的接道:“那静妃也不是笨人,当年的事她确实做的滴水不漏。被她派去灭门的那些人,事后都被处理了,而她自己也在两年前就死了,如今这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有那个太医了。可是还害死皇妃可是杀头的大罪,他自然只能将事实真相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说的。所以芳姨当然是找不到线索的。”

    “那你怎么就知道了?”云清欢仰头问道。

    慕容瑾顺势将她搂住,忍不住亲了她一口,才又接道:“这件事,当年发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过我想着那工部尚书倒也是罪有应得,所以便没有追究。”

    云清欢靠在他的怀里默不作声,一会儿她忽然抓着慕容瑾的衣服,抬头狠狠的盯着他,“说,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我怎么总觉得哪儿不对呢?”

    慕容瑾失笑,亲昵的刮了刮她的翘鼻子,道:“你呀,倒真是难缠。”说着他又搂着她靠在自己上,接道:“其实我却是隐瞒了一部分,很重要的的一部分。当年静妃确实有心要杀了嫣儿的全家,借此打击嫣儿的姑姑。可是她派去的人却不够狠心,只是小打小闹而已,若真那样下去,嫣儿的全家根本不会有事。巧的那是那天还有另一伙人也带着同样的目的去了,就是因为他们,嫣儿的家人才会一个都没逃出来。”

    “谁?”云清欢问。

    “云亲王!”慕容瑾并不隐瞒。

    云清欢抬头看着他,“他?为什么这么做?与嫣儿家里有仇吗?还是说,他有什么把柄在嫣儿的父亲手中?”

    慕容瑾赞赏的笑道:“你呀,脑子转的倒是快。确实,他是有把柄在工部尚书的手中。当年扩建皇城的时候,工部尚书私吞的巨额经费,有很大一部分都入了云亲王的口袋了。想必是云亲王打了包票一定会救他出来,所以在整个深审案的过程中,工部尚书始终没有将云亲王供出来。可惜,他却信错了人,云亲王不会救他,反倒还因为怕他将自己抖出来杀人灭口。”

    云清欢轻轻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一出啊。我就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你特意隐瞒了这一点,是怕嫣儿想不开要找云亲王报仇是吗?”

    慕容瑾点了点头。

    云清欢为表示自己的感谢,凑上去亲了他一口,笑道:“做的不错!只是你是怎么知道嫣儿就是工部尚书家的女儿的?”

    慕容瑾笑道:“欢儿当真以为我这么容易就能被骗过去吗?在灵台寺的那天晚上,太子有心要引你去捉,可是我却知道你并非轻易就会上当受骗的,所以要不引起你的怀疑把你引过去,必定得是一个你信得过的人。除了嫣儿还能是谁?事后你又问过我当年的事,我自然就知道了。不过想着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便当做不知道好了。但是我确信,你在为我担心,可是又不愿意伤害嫣儿,所以你想寻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所以我便找了芳姨,把当年的事告诉了她,麻烦她转告嫣儿了。因为如果由我直接告诉她的话,她是不会相信的。”

    -----------------------------------------------------------------------------

    两更六千字奉上,谢谢送金牌的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