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和离书

    云清欢寻着声音过去,嫣儿却很担心。

    “姑娘,咱还是别过去了,若是遇上了坏人,姑娘有个好歹,奴婢可没法交代。”

    云清欢却笃定的回道:“应该是比武,不会有危险的。”

    嫣儿没办法,只好紧紧的跟着她。

    穿过了几个半月门后,云清欢瞧见盛开的梅园中,两个人影正激烈的斗在一起,他们一个白衣胜雪,一个蓝衫飘逸,一个快而清灵,一个则慢而潇洒。最是惹眼的却是他们手上的武器,不是刀,亦不是剑,而是分别手执一支盛开的红梅为武器。

    他们的体宛如生了翅膀一样,自由的游走在梅枝上,可是真真是踏雪无痕,仿若是怕多踩重一分,便上了梅花,而惹的他们心疼一样。

    云清欢站在那里没有动弹,她觉得自己不该上前,就这样看着,就如同欣赏着一副美妙的画卷。她若是上前了,闯进了画中,便平白的毁了一副佳迹了。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停手了。手执的梅枝上均剩下了三朵红梅,蓝衫男子笑道:“平手!这回都可以让我回去喝口茶了吧!”

    白衣少年随手将梅枝插在了雪地上,不说话,直接转走。

    蓝衫男子追了上去,搂过他的肩膀,笑呵呵道:“折腾了好一会儿,你也该累了吧,回去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少年不耐烦的打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是你自己嘴馋,别找借口!”

    蓝衫男子摸了摸鼻子,嬉笑道:“还是小枫了解我,我确实快要扛不住这灵台寺的饭菜了,一点油水都没有就算了,味道还奇差无比,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吃的下去的。”

    少年并不理会他,只是径自往前走去。

    蓝衫男子却一点也不在意,依然很有兴致的说说笑笑,跟着一起从另一边出了梅园。

    云清欢倚在半月门上,含笑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姑娘认识那两个人?”嫣儿问。

    云清欢收回了目光,走过去捡起了方才两个人比武用的梅枝,在手里把玩,答非所问道:“你瞧着那两人是什么感觉?”

    嫣儿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有些茫然道:“说不上来,都是风华绝代的人,不过奴婢觉得不止是好看,感觉他们两人在一起很和谐,就好像是在看戏文一样。”嫣儿觉得自己表述不清楚,然不住摇了摇头,挫败:“算了,奴婢也说不好。就是觉得好看!”

    云清欢微微甩了甩白衣少年的梅枝,只见剩下的三朵红梅悠然的飘落了,而蓝衫男子梅枝上的红梅却依然如故,纹丝不动。她又仔细看了看两个人方才踏过的梅枝,少年踩过的地方,虽然不甚明显,可是却还是多了一点点痕迹,蓝衫男子踏过的地方,却丝毫没有变化。

    云清欢的嘴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可是却瞧的出来她很开心。

    嫣儿不解,“姑娘是在看什么了呢?”

    云清欢将两根梅枝递给她,又指了指方才两人踏过的地方,到:“那男子分明是在让那个少年呢!”

    嫣儿很是惊讶,“真的吗?奴婢一点也没有瞧出来呢。只觉得两个人的武功都很好很好,两个人比武也很好看,就像是画里面的一样。”

    “你没瞧出来也属正常,那男子本来就隐藏的很好,他是为了隐瞒那个少年的,若是连外人都瞒不了,又怎么能隐瞒的了当事人呢?”云清欢笑道。

    嫣儿点了点头,“他是担心少年输了会不高兴吧?这么说来,那男子对少年倒是贴心的很。想必是那少年的哥哥,所以才会这么顾着少年的自尊心呢。”

    云清欢却摇头:道:“我看那少年必定是看出来他在让自己的。不过是知道他的心思,故意不揭穿罢了。”

    “啊?”嫣儿倒是不解了,“姑娘的意思是,两个人都在心里照顾着对方的想法呢?”

    云清欢欢快的拨弄着手中上梅枝,笑道:“我瞧着是这样呢。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想来王爷也该回来了。”说着她将那两根梅枝一起插在了雪中,又看了眼两个人离开的方向,拉着嫣儿开心的走了。

    回到踏雪寻梅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慕容瑾还是没有回来。

    “姑娘,不如您先用了晚膳上焐着吧。这大冷天的,坐在下面等着也不是办法啊。”嫣儿见天黑之后,气温更低了。屋子里就算烧着暖炉,也还是不保暖,所以便提议道。

    云清欢也觉得天黑之后冷的很,她上辈子是在南方度过的,穿越过来之后虽然也经历过冬天,不过也是残冬,到也没觉得这么冷过。如今忽然经受这种气候,一时也觉得难以忍受,所以便匆匆用了晚膳,窝到上去了。

    她捧着书看着看着就开始犯困,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子时了,可是慕容瑾还是没有回来。云清欢这才觉得事有些不对头。

    自从她与慕容瑾成亲之后,这个男人就从来没有晚归过,偶尔晚点过去她那边,都会提前叫人过去传话,叫她别等了。像今天这样,一去不回,还一句话也不传回来的事确实绝无仅有的。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她正想着,嫣儿忽然冲了进来,“姑娘,王爷,王爷,奴婢,奴婢……”

    嫣儿因而太激动,语无伦次,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云清欢却已经心急如焚了,她一把抓过嫣儿,“到底怎么回事?王爷怎么了?”

    “奴婢听说,王爷跟纯侧妃在一起。”嫣儿终于理清了思绪,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云清欢的体猛地一怔,半晌她不相信的确认了一遍,“你说他这么晚没回来是跟姚语纯在一起?你确定?听谁说的?”

    嫣儿被她的表吓到了,结结巴巴道:“奴婢,奴婢是刚才出去的时候,碰巧撞上了菀笙,奴婢觉得奇怪就一路跟着她,结果就看到王爷陪着纯侧妃进了西厢房中去了。奴婢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可是却没见到王爷出来。”

    云清欢的手紧紧的攥着,半晌过后,她掀开被子下了

    “姑娘,您这是要做什么?您这样会着凉的!”嫣儿以为她要出门。

    可是云清欢却慢条斯理的穿起了衣服,又将头发挽的一丝不苟,插上了慕容瑾送她的金镶玉蝶翅步摇,这才搭着嫣儿的手道:“带路,我要去亲眼看看!”

    嫣儿见她平色平静,好像并不在意方才听到的事一样,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偏偏让人觉得生冷,好似比外面的厚厚的雪更容易让人不寒而栗。

    嫣儿连忙引着她一路往西厢房去了。

    到了地方,云清欢径自踹开门闯了进去,却见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那个男人正慵懒的躺在上,而素来端庄的姚语纯上一件衣服都没穿,趴在男人的上努力的取悦着男人。

    云清欢只觉得眼前一黑,若不是嫣儿扶着她,她只怕已经站不住了。

    她为什么一定要过来?就是心里还相信这个男人,相信他不会做背叛自己的事。可是,她真的太高估这个男人了,或者说她真的太高估她自己了。

    她的指甲狠狠的刺进了自己手心里,可是那样的疼痛始终也比不上心痛。

    “姑娘,这,这……”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云清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忽略心中的刺骨的痛楚,她推开了嫣儿,径自走了进去,“很抱歉,打扰你们了。不过,有些话我觉得还是现在说清楚的好。”

    上的男人体僵住了,下一秒已经推开姚语纯下来到云清欢面前,“欢儿,你怎么来了?”

    云清欢目无表的看着他,“抱歉,我是不该来的,不过我还是来了。”说着她淡漠的撇开脸去,吩咐嫣儿道:“嫣儿,准备纸笔,我要写和离书。”

    “欢儿!”慕容瑾伸手试图去抓她的手,却被避开了,“欢儿,你听我解释好吗?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比较相信我的眼睛!”云清欢毫无绪的接道。

    这时嫣儿已经取了纸笔过来了,云清欢不由分说的写下了和离书,可是在她按下手印的时候,慕容瑾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欢儿,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相信我行不行?”

    云清欢一把甩开他,脸上的淡漠再也装不出来了,她狠狠的瞪着他,可是却掩盖不了心中的悲伤,“什么都没做?抱歉,是我打扰你了。你若是想继续,就签了这和离书,我马上走,你接着做你没做的事!”

    “欢儿……”慕容瑾无奈的看着她,“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冷静下来听我从头跟你说好不好?”

    “慕容瑾!”云清欢却根本冷静不下来,“是男人,就敢作敢当好不好?让我冷静,今天若是我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你可以冷静的听我解释吗?”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