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有我的的标准

    皇帝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安慰道:“溪儿,别难过,你还年轻,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云清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用力的摇头,“不,不,不管以后再有多少孩子,也不会是这一个了。皇后娘娘,臣妾自进宫以后,从未对您有过任何不敬之处,您为什么这么狠心啊?您就算是再恨我,再讨厌我,您打我骂我杀了我都好,您怎么这么狠心杀了我的孩子?”

    “你胡说!”从云清溪自己撞到花坛上的时候,皇后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虽然她一再小心谨慎,可是到底还是着了她的道。到底是她自己疏忽了,怎么也没想到云清溪竟对自己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可是即便她有了心理准备,在听到云清溪的指正的时候,皇后还是紧张的发抖。

    历来皇室对子嗣比什么都看的重,何况这云清溪还这么得宠,如今她的孩子没了,皇帝一定盛怒无比。而皇后更知道,自己如今已经完全不得皇帝的心意了,现如今让她装上这种事,皇帝一定不会轻饶了她的。

    果不其然,她无力的辩解皇帝根本不相信,回头狠的盯着她,“没想到皇后竟然这么歹毒。你说,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就因为朕宠溪儿,你便这么不择手段吗?”

    皇后吓的面无血色,扑通跪倒在地,一把抓住皇帝的衣角,“皇上冤枉啊!臣妾没有,臣妾怎么敢做这种事呢?皇上求您明察啊!”

    “是啊皇上!”喜也跪着连连磕头,“奴婢可以用命保证,皇后娘娘绝对没有加害宜妃娘娘的意思。整件事与皇后娘娘没有任何关系啊,皇上!”

    “哼!”皇帝冷哼一声,一把将衣服从皇后的手中夺了出来,“照你们的意思,是溪儿冤枉你了?那你倒是说说,孩子怎么就无缘无故的没了?难道是溪儿自己做的不成?”

    “皇上……”皇后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说是云清溪为了害她自己装向花坛的吗?皇帝怎么会信她?不仅不会相信,一定还会觉得她是为了脱罪故意狡辩陷害云清溪。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皇帝扫了一眼屋子里所有的宫女太监,冷声问道:“你们都在,说说看到底是不是皇后做的。”

    那一屋子人都是云清溪的下人,自然每一个敢说实话了,纷纷跪下道:“是皇后娘娘把我们娘娘推倒的。”

    “你们胡说!”皇后发疯的怒吼了起来,“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臣妾没有做。是她自己不相信撞上去的,与臣妾无关啊。臣妾为皇后怎么会嫉妒一个妃子。若是皇上每每宠幸别的女人,臣妾就要嫉妒的痛下杀手,如今皇上的后宫里还能剩下几个女人?话皇上明察啊!”

    可是皇帝正在气头上,云清溪又伤心绝,楚楚可怜,皇帝更没心思听皇后的辩解,冷声呵斥道:“够了!你害了多少人,朕还真要好好查一查!来人,将皇后送回栖凤宫,没有朕的许不许出来,也不许任何人进去探望。六宫的事咱有宜妃代管。”

    皇后被足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

    云清欢得到消息的时候,着实大吃了一惊,她原本让云清溪进宫就是为了让她对付皇后,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受到成效了,更没想到云清溪竟然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算计进去了。

    “这八姑娘从前在王府的时候到是安安分分的,不想竟是个厉害的角色。”嫣儿帮云清欢揉着肩膀,一面叹道。

    云清欢放下了书,瞧着窗外的已经绽开红梅,心中有些堵得慌。

    嫣儿见她不愿意提这事儿,便岔开了话题,“奴婢听说过几灵台寺会有赏梅大会,往年的赏梅大会姑娘都没机会去呢,今年已经不在云王府了,姑娘就可以自己做主了。要不要去看看呢?”

    云清欢也没什么心,只有口无心的接了句到时候再说,便又不说话了。

    “怎么了?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慕容瑾走进来,瞧见她无精打采的样子,走过去试了试她额头上的温度,见没有异样才放心了下来,牵着她的手轻柔的问道。

    云清欢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慕容瑾知道她现在心不好,便打发了嫣儿,自己陪着她。

    “听说了宜妃的事了?”慕容瑾素来最是通透,没什么事能逃得出他的眼睛。

    云清欢凑过去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落靠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慕容瑾轻柔顺着她的头发,柔声道:“这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

    云清欢还是没有接话,只是拨弄着男人的头发。

    慕容瑾也没有再开口了,只是这样安静的抱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云清欢才终于轻轻的开口了,“我总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是我的错,是她们我这么做的。可是,云清溪是无辜的,她的孩子更是无辜的。我却为了我自己的目的,断送了她们两个人的未来。”她把脸紧紧的埋在慕容瑾的口,“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可是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是今天,我忽然有些难过,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杀人凶手一样。”

    慕容瑾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杀了那个孩子的不是你,是云清溪自己,或者说是她的母亲。欢儿,这个世界有因才有果。当初你也是无辜的,可是他们在陷害你的时候何曾想过这一点?别怪自己了,你让云清溪对付皇后,却没有叫她拿孩子做筹码。是她自己太心急了,与你根本无关。”

    云清欢抬头看着慕容瑾的眼睛,只见那双沉敛的眸子正充满柔与担忧的看着自己,她咬了咬嘴唇,道:“你一点都不觉得我很过分吗?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我,云清溪不会用这种方法报仇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我觉得我好像是个只会算计别人的坏女人。娶这样的人,你也不在乎吗?”

    慕容瑾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傻丫头,你喜欢我,难道因为我是好人吗?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有我的标准。在我看来,你只要好好的,不受伤害,就是好人。”

    云清欢嘟着嘴巴不满道:“你这根本就是谬论嘛?要是我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呢?”

    慕容瑾摇头,很是确定道:“你不会!”

    “我会!”云清欢较起劲儿来。

    “我说你不会!”音落他吻上了她的唇,把她较劲儿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一吻毕,云清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小脸憋的通红,不满的瞪着偷了腥正乐着的男人,“每次都这样!”

    每次都忽然吻她,把她吻到缺氧,连刚才说什么都忘了。长此以往,她智商会不会下降啊?

    慕容瑾笑容欢快大言不惭道:“谁叫欢儿你每次后引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为夫定力很差,最是不住欢儿的引了。”

    云清欢撇开脸去不理他。

    慕容瑾最是喜欢她佯装生气的样子,凑过去抱住她又温存了一番,才又说起了正事,“我看宜妃这次是太心急了,想要一击致命,她却不知道皇后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多重要。废立皇后是可以动摇国之根本的大事,再说皇后可是太子的生母,废了她就等于否定了太子嫡出的份,对其地位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朝中不会有人同意废皇后的。”

    云清欢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她这次是太着急了。想必这孩子也只能白白冤死了。不过经此一事,成氏一族的地位只怕再比不上从前了。”

    慕容瑾笑道:“如此一来,她们从前对你做的那些事,如今有没有释怀些?”

    云清欢叹道:“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记仇的人。当初是被他们急了,才会这样的,如今丽侧妃死了,云王妃也受尽了折磨,云清浅又是毁容又是残废,皇后也是自难保。我也没什么气了!”

    “那就好!”慕容瑾轻抚着她的背,“往后啊,要是谁再与你过不去,或打或杀都好,别自己憋着生气就好,气坏了子多不划算。”

    云清欢瞅着他直摇头,“别人都道你是活菩萨呢,若是知道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还不知道会怎样失望呢?”

    慕容瑾低头吻住她的嘴唇,缠绵了半晌才恋恋不舍的分开,道:“我就要我娘子过的开心,有什么不对吗?别人怎么失望,我可管不着。”

    云清欢缩在他的怀里笑的甜蜜,嘴上却不愿承认,“说的倒是好听。别院的那两位叫人过来传话,说要过来给我这个做姐姐的请安,你说我到底是答应啊还是不答应啊?答应吧,我可不乐意见她们,不答应吧,别人一定会说我这个做姐姐的太小气,我可正为难着呢。你不是要我过的开心吗?那帮我出个主意怎么样啊?”

    慕容瑾胡也听说了这事儿,其实那些过来传话的人,不止是传话给了云清欢,更多的还是传给了慕容瑾。那沈佩瑶与姚语纯想要过来瑾王府,哪里是想要给云清欢请安,分明就是为了见慕容瑾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