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为什么会痛

    云清欢抱着他,她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就觉得他是无所不能的,所以忽然看到他如此为难的一面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难过。

    “也许,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如今也算是国泰民安,我们现在离开,也不算违背了你的誓言啊!”

    慕容瑾却轻轻摇了摇头,“只是表面看起来国泰民安而已,四周的国家都对圣玄虎视眈眈,国内也不太平。不是我看不起皇兄,他不是做皇帝的料,所以轩儿登基我倒放心些。”

    “既然没办法,那就只能山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云清欢知道慕容瑾的为难,所以并不想自己又成了他的顾虑。

    慕容瑾感动于她的善解人意,撑起子看着她的眼睛,无比郑重道:“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护你周全,绝对不会教你受半点伤害!”

    云清欢点头,“嗯,我相信!”然后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倒自己的面前,吻上了他的双唇。

    两个人本就因为白天的被雪凝打断了压抑着体内的浴火,如今体刚一接触,白天的压抑的浴火立刻席卷了全,何况还是在洞房花烛夜这样的特定的时间里,更容易让人深陷其中。

    翻云覆雨过后,云清欢无力的躺在慕容瑾的怀中,连眼皮子都懒得抬,可是她心中却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我会痛啊?”她问。她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呀,为什么进入的时候她会像初次一样觉的痛呢?虽然男人的尺寸确实大的过分,可是她也不是第一次接纳啊。

    可是慕容瑾却答非所问抱着她,心疼的吻了吻她的脸颊,“还是弄疼你了?都是我太心急了!”

    云清欢睁开眼睛瞪他,“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容瑾笑道:“那欢儿是什么意思?第一次,会有点痛也正常吧。我已经尽量很温柔了!”

    云清欢瞪大了眼睛,“第一次?”然后她猛地掀开了被,居然真的看到单上染着一抹鲜红。她不解的看向慕容瑾,“怎么会这样?我上次中了回散的时候,不是,不是,已经,已经……那什么了吗?”

    慕容瑾怕她着凉,抓着被子将她搂进了怀里,笑道:“上次什么都没有发生。”

    “啊?那,我上的药是怎么解的?”云清欢迷糊了,她分明记得,自己当时好像抱着这个男人不撒手啊,而且好像已经到了根本无法收手的地步了呀。怎么会什么都没发生呢?

    慕容瑾轻轻咬她的嘴唇,“傻丫头,你醒过来的时候在什么地方还记不记得?”

    “冰窖!”答案一出口,她立刻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个男人是把她放到冰窖里降温了,这样回散的药就会渐渐减弱了,“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慕容瑾笑道:“因为,私心想让欢儿觉得已经是我的人了!”

    云清欢不满瞪他,“切!当时是非常时期,就算不是你,换了别人我也一样会……唔……”

    云清欢的话被慕容瑾的吻堵在了喉咙里,一吻毕,慕容瑾惩罚的敲了敲她的额头,道:“这事儿想都别想了!”

    云清欢不满的嘟着小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为什么这么做?嫌弃我?”她当时都已经那么主动了,这个男人居然学柳下惠坐怀不乱。她从来不相信是柳下惠的定力强,绝对是那个女人没有魅力。结果如今自己竟成了那样的女人,主动倒贴,居然被拒了,太没面子了。

    慕容瑾哭笑不得,“莫非你真希望我当时趁人之危啊?虽然我是有心想这么做,可是却不愿意在你不是心甘愿的时候要了你,所以点了你的昏睡送进了冰窖中了。唉,早知道你根本就是愿意要把自己给我的,我就不用忍的那么辛苦了。”

    想想人家到底是为她着想才这么做的,云清欢多少还是有些感动了,她鼓着嘴巴,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了转,“好吧,看在你还算有点良心的份上,这个回答就算过关了。可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一开始你一定就是想趁人之危的。否则你怎么不直接点了我的昏睡把我丢进冰窖算了。还要我忍受不住药,过来求你帮忙。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

    慕容瑾倒也不打算隐瞒了,“好吧,我承认,我有私心。如果是别的女人,我直接丢进冰窖算了,可是换成了欢儿,我确实存了非分之想了。不过,看在我也遭罪了的份上,欢儿就原谅我吧。那一夜,我可跟你中了回散是一样的,却要一直看着你安奈着不能发泄呢!”说着他翻将云清欢压在了下,“不如欢儿看在我最终回头是岸的份上,补偿我一下吧。”

    云清欢明显感觉到方才已经发泄过多次的温度又一次倍儿精神的抵在自己的柔软处,她不由的觉得心惊,“难道真有人一夜qiii次啊?”

    “八次不行吗?”慕容瑾含笑说着的同时炙的地方也缓缓的推入了那片温暖的花园中。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外人只道云王府的九姑娘嫁进了瑾王府之后,连门都没有回,而且数连瑾王府的大门都没出过,想必是体不适。

    瑾王府的下人却知道,她不只是没出过瑾王府的大门,她是连自己的院子的门都没出过。

    而此后在她院子里下人更知道,她是连房门都没出过。

    事实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一连七八天连都没下过,腰都快要断掉了。她都不明白,那个男人怎么有这么大的精力。该不会一直走的是的路线,因为压抑了太久了,所以一发不可收拾了?

    可是从他过人的技术来看,怎么都是走这么路线的。

    “姑娘,您醒啦?奴婢准备了水,您先洗个澡吧。王爷叫人准备了姑娘最吃的点心,吩咐奴婢提醒姑娘一定要吃一点。这会儿离晚膳还有一段时间,王爷担心姑娘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会饿着了。”嫣儿一面说着一面扶着云清欢起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