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们谈谈

    瑾王府的芳华亭中,慕容瑾正煮着茶,只是不知想什么想的入神,茶水开了也没有看到。

    “若我有心要杀你,你现在早已经首异处了!”

    紫御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后,指尖夹着一枚不起眼的金针指在慕容瑾的咽喉处。

    慕容瑾收回了心思,悠然的取了茶叶丢进沸水中,并不理会咽喉处的金针。

    紫御收了手,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说起来,你到底喜欢那丫头什么?我瞧着她不过就是长的漂亮点,聪明点,心肠却不善良。这样的女人到处都是,你怎么偏偏就看上她了,而且还一副没她就活不下去的样子。你这个样子要是被师傅看到了,她老人家顾忌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就不应该救你回去!”

    慕容瑾几样忙着自己手上的事不搭理他。

    紫御挥了挥手,他的手忽然出现了十来个妙龄女子,各个都是花容月貌,风万种。紫御笑道:“我瞧着这些都比那个不识抬举的云清欢好的多,你如是看上了,我全送给你,怎样?”

    慕容瑾这会儿终于有反应了,抬眼扫了那群女子一眼,轻轻的摇头道:“庸脂俗粉。你若是真的希望找个人来填补一下我心中的空缺,就把柳姑娘送给我怎样?我也就觉得她还过得去了!”

    紫御又挥了挥手,那数十个女子便消失了,他子往后靠在了椅子上,“罢了罢了,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好心帮你,你到打起我的人的主意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慕容瑾的茶终于煮好了,他倒了一杯递给紫御,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轻啜了一口,然后很不满意的丢在一边,又开始重新煮。

    紫御则根本尝都没尝,“你自小只要心不好煮出来的茶都很难喝,想必你今天煮出来的茶一定比药还要苦。我可不会为难我自己的胃。”

    慕容瑾不搭理,只是继续着自己的事

    紫御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这是何苦呢?当真没出息到没女人就活不下去了吗?若真如此,我只当从来不认识你这个人。”

    慕容瑾放下了茶具,抬眼看着他,也若有似无的叹息了一声,“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我只是不想说话,你如没有别的事就回吧。”

    紫御看了他一眼,“也好!如今我与你说什么也是多余。不过有一句话我却不吐不快,要我说那丫头根本配不上你。你现在可以难过,但是过后就该忘了她。”说完他便走。

    可是才除了芳华亭他却见到一袭碧色衣服的云清欢出现了,手里还捧着大红色的婚服。

    “慕容瑾!”紫御唤道。

    慕容瑾却不理会。

    “慕容瑾,回头!”紫御声音太高了好几分。

    慕容瑾还是没有反应。

    “王爷,我要跟你谈谈!”

    慕容瑾的体微微一怔,有些不相信的回过来,却见真的是自己想念的人儿。他蹭了一下站了起来,“欢儿?真的是你?”

    自从那在护城河边上说出决裂的话之后,云清欢就再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时隔多,在见到他的时候,见他分明清减了许多,心中不由自主的就生了不舍。

    她轻轻点了点头,“跟我谈谈好吗?”

    慕容瑾看了一眼紫御,紫御便识相的离开了。

    云清欢走过去,把怀里的婚服放在桌子上,“这是王爷的东西,雪姑娘自作主张的拿去送给了我,我觉得不妥所以特意过来还给王爷。”

    慕容瑾扫了一眼婚服,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看不出深意,“本来就是为你定制的,送给你也没错。你就留着吧,总是会有用到的一天的。”

    云清欢不说话,眼睛一直盯在眼前那件大红色的婚服上,她知道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婚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东西,可是她看着它心中却是泛着五味杂陈。良久她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王爷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吗?”

    慕容瑾微微一怔,云清欢那双清凉美丽的双眸中此时竟泛着点点泪光,慕容瑾心疼的不行,伸手去抓她的手,可是云清欢却避开了。

    “王爷真的没有话要对我说吗?”她坚持的问道。

    看着她如此楚楚可怜又倔强的模样,慕容瑾心中很是不舍,他起走到云清欢的后,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抱紧在怀中,“欢儿,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不过最想说的话,却不能说。我知道你不愿意自己的丈夫娶别的女人,我知道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所以我不能把我自私的要求说出来为难你。欢儿,你不能嫁给我,我不会怪你,可是答应我,就算不嫁给我,也一定要让自己过的幸福好不好?不要露出这样难过的表好不好?我看着心如刀割啊!”

    云清欢原本还在挣扎,可是渐渐的不再反抗了,反而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腰,把脸紧紧的埋在男人的膛上,“慕容瑾,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让我这么依恋你之后,要做出让我难过的事?我不要你娶别人,我不要!”她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把眼泪鼻涕劝抹在了慕容瑾的衣服上。

    慕容瑾轻抚着她的长发,很是心疼,“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欢儿若是生气,打我骂我都好,别哭好不好?你一哭,我心都乱了。”

    可是云清欢却越哭越凶。这段时间,她一直压抑着自己,佯装着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可是心中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这个男人是她好容易才鼓起勇气去接纳喜欢的,可是如今却要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的女人,她心中怎么能好受呢?

    她紧紧的抱着慕容瑾,哭的昏天暗地,将自己这段时间来的委屈难过全部宣泄了出来。

    慕容瑾也不说话了,只是同样紧紧的抱着她,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个够。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云清欢的哭声才渐渐平息了下来,不过依然不断的抽泣着。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