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决裂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沈佩瑶在醉仙楼中毒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还惊动了太后。太后即刻下了懿旨,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传去了醉仙楼,为沈佩瑶诊治。

    太医们检查的结果是,沈佩瑶中了鹤顶红。

    而且他们还在洒在了沈佩瑶手上的茶里面也验出了鹤顶红。

    太后得知况勃然大怒,下令查封了醉仙楼,将甜品店的老板云清欢关进了刑部大牢。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云清欢这厢边还没进大牢,司徒府又传出消息,说嫣儿受了她的致使加害姚语纯,被当场抓住了,如今已经禀明了皇帝,等候皇帝做主。

    不多久宫里传来了旨意,暂时将云清欢与嫣儿关押大牢,全力救治沈佩瑶与姚语纯。

    刑部大牢中,云清欢随意的靠在墙边,她是这里的常客,又与慕容瑾有婚约,所以这里的守卫们丝毫不敢怠慢她,连从前只是杂草铺成的铺也换成了干净被褥。可是就算这样,这里也是牢房啊!

    她就说嘛,那沈佩瑶怎么可能会不恨她?怪只怪她才大意了,竟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毒下了进去。而且她还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毁掉了证据。

    如今证据没了,太后却那么讨厌她,她如何辩解也是没用的。

    若只是这一件事,也就罢了,怎么偏偏嫣儿会做出这种傻事呢?

    “嫣儿,为什么这么做?”

    嫣儿知道自己已经闯下大祸了,从进来开始就一直窝在角落里,看都不敢看云清欢一眼,如今见云清欢问了,她吓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姑娘,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已经认罪了,说了都是奴婢自己的主意,与姑娘您无关,可是他们还是认定是姑娘致使奴婢的!”

    云清欢抽了帕子递给她,道:“你是我奴婢,如今谁不知道纯姑娘一心要嫁给王爷,而我又不愿意王爷娶的别的女人,这种时候,你去害她,大家自然会以为是我的主意。嫣儿,我素来夸你聪明,你今能做出这种傻事呢?”

    嫣儿早已经肠子都悔青了,不住的抹着眼泪,“奴婢,奴婢也是一时糊涂啊。姑娘前阵子说过,纯姑娘只要不是为王爷自杀而死,便没有问题。奴婢便想帮姑娘除了纯姑娘这个大麻烦,如此一来姑娘顺心了,也会觉得奴婢有些用处,这样就不会把奴婢丢在云王府了。”

    云清欢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早上的那番话的嫣儿破釜沉舟了。

    云清欢伸手帮着嫣儿擦干了眼泪,叹息道:“我到底也有责任,不该跟你说那样的话。我听说纯姑娘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太医也看不出什么毛病,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若是可以先救了她再说。”

    嫣儿怯怯的看了云清欢一眼,又连忙低下了头,“奴婢,奴婢救不了她!”

    云清欢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你是说她必死无疑了?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云清欢的语气渐冷,嫣儿正吓的瑟瑟发抖,“金针,奴婢把金针刺进了她的体里。奴婢听说这样的方法能杀人,而且死的过程很痛苦。”

    云清欢抬手捏了捏眉心,“嫣儿,我真没看出来,你竟也下得去手。金针被刺进体后,会随着血液在体里移动,就算伤不到命,也会让人痛苦不堪。而且最终一定会伤及内脏,到时候必是一死。最可悲的是,在这个时代只怕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将金针取出来。嫣儿,你这回可真的变成杀人凶手了!”

    嫣儿窝在角落里,紧紧的抱着双腿不再说话。她本以为自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姚语纯的,可谁知道竟在最后关头还是被抓住了。

    她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也知道云清欢说的事实。

    良久,她抬起头,满脸泪光的看着云清欢,“姑娘,这是奴婢犯下的错,奴婢不会连累姑娘的。姑娘只需安心等着,王爷一定会想办法救姑娘出去的。”

    嫣儿的话才说出口,侍卫们便过来打开了牢门毕恭毕敬的朝云清欢笑道:“九姑娘,您可以带着您的奴婢出去了,宫里传了圣旨过来,九姑娘与嫣儿姑娘无罪释放。”

    云清欢倒是惊讶的很,虽然她料定慕容瑾一定会救自己,可是却不想竟这么快。

    “皇上怎么忽然改了主意?沈姑娘与纯姑娘怎样了?”云清欢问。

    那侍卫陪着笑接道:“沈姑娘中毒不深,太医们给她灌了很多排毒的药物下去后,如今一无生命危险了。不过纯姑娘就难说了,听说还没起色。不过王爷说了,他自会找人过来救好纯姑娘的。至于皇上为何改变主意,放了九姑娘,应该是王爷的功劳吧。听说王爷是答应了太后娘娘的要求,娶沈姑娘与纯姑娘一起进门,同为侧妃,不分尊卑!”

    云清欢的体僵住了,她质疑的看着侍卫,“你说什么?他要娶她们两个?”

    侍卫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依然笑道:“是啊,听说只要两位姑娘康复了就举行婚礼。大家都在传,要是九姑娘也是同一天与王爷成亲,那瑾王府可算是三喜临门了。”

    云清欢轻轻笑了,没再说话,直接越过了侍卫往外走去。

    出了刑部,她远远就看到了月白色的影立于不远处。她却选择的视而不见,直接越过了慕容瑾,径直往前走去。

    慕容瑾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路跟着她。

    云清欢没有直接会云王府,而是出了城,停在了护城河岸边。

    “谢谢王爷的好意,我知道王爷之所以妥协,都是为了救我。为了我叫王爷这么委曲求全,我真的很过意不去。不过想来王爷什么都不缺,应该不会介意我不送谢礼的吧。”云清欢背对着他,淡淡的,毫无绪的说道。

    慕容瑾上前一步,与她并肩面对着护城河而立,“我知道你一定对我很失望,我也没有合理的解释为自己辩解。你说过,如果我娶别人,就与我老死不相往来。如今,我爽约在先,你若真的不愿再与我有来往,我也不会怪你的。”

    云清欢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甜美的弧度,“王爷果然是爽快人,我还有点担心王爷会死缠烂打呢。既然王爷这么说了,我也放心了。那么从今起,我与王爷再无任何瓜葛!”

    丢下一句话,她转离开了。

    可是转一刹那,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这么做都是为了救她,可是为什么不能选择别的办法?沈佩瑶的毒是自己给自己下的,证据虽然被毁了,可是只要肯追查,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的。至于姚语纯那边,本来就跟她丝毫没有关系,就算对簿公堂,大家最多只能是怀疑她是幕后主使,可是只要没有真凭实据,谁能定她的罪?

    那个男人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这些?

    除非他不愿意想,除非他根本以为她就是凶手,就是她给沈佩瑶下的毒,就是她指使了嫣儿去陷害姚语纯的。

    慕容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沉敛的眸子不动声色的看着护城河,似乎对云清欢与自己就这样决裂了,他丝毫没有感觉。

    “王爷,紫御公子已经去了司徒大人的府上,纯姑娘的伤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雪凝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后,安静的站着。

    慕容瑾收回了视线,点了点头,“既然她们两个都脱险了,就麻烦你筹备婚礼吧。”

    雪凝轻轻的点了点头,犹豫着开口道:“王爷何必要这么委屈自己呢?司徒大人这般恩将仇报,王爷为什么要忍着?”

    慕容瑾轻叹了一声,“一叶蔽目,千花不显。他也是被感蒙蔽了双眼,并非真的要恩将仇报,他只是笃定了我不会不顾与他的师生分,更不会将欢儿置于危险的境地。”

    “王爷,就算您顾念与司徒大人的分,不愿与他为难,可您为什么不把事实告诉九姑娘呢?奴婢瞧着九姑娘虽然决绝,心里却也跟王爷一样难过。你们明明都那么在乎对方,为什么非要因为别人分开呢?王爷若是把事实真相告诉九姑娘,想必九姑娘是能理解王爷的苦心的。”雪凝心中很是不舒服。她伺候慕容瑾多年,自然比别人都了解这个男人,所以她知道就算这个男人现在表面看起来什么没有任何异样,可是心里却在难受着。她见不得他这样啊。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神,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如今却只能把痛苦压在心里,独自承受。

    慕容瑾摇了摇头,“不,我不想她因为这件事胡思乱想,何况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多了,只会让她更危险。何况,我就算告诉她了,她能理解我的做好,也必定不会接受的。我知道,她是宁与玉碎不为瓦全的子。我又何必说出来叫她为难呢。对了,你告诉紫御一声,司徒的某些记忆尽快抹掉。虽然我相信他口风很紧,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让他彻底忘了的好!”

    ------------------------------------------------------------------------------

    今天暂时就更九千字吧,太困了,先睡觉了,白天有空的话再补上一张,谢谢送金牌与留言的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