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重要的筹码就是孩子

    “王爷,不好了!”

    两个人正聊着天,燕七忽然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儿这么慌慌张张的?”慕容瑾倒是丝毫没有被燕七慌慌张张的样子感染,依然优雅的帮着云清欢布菜,一面随意的问道。

    燕七气喘嘘嘘道:“是纯姑娘。方才司徒大人派人过来传话说纯姑娘又自杀了,这次不止是服毒,还割腕了。幸好发现的早,否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饶是这样,大夫们忙活了半天,到现在还是没能救醒她。大夫说,纯姑娘求生的意志很薄弱,如今非得要有人能唤起她求生的意志才行。司徒大人说,如今只怕除了王爷,谁都做不到了,所以想请王爷过去看看。”

    慕容瑾放下了筷子,转而看着燕七,“不是让他们好好看着她的吗?怎么会出这种事?她房里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都是死人吗?”

    慕容瑾的语气并严厉,甚至还带着笑意,可是却不由的让一旁的云清欢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她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动怒了。

    燕七自然也知道主子是动怒了,连忙把头低到了极致,回道:“丫鬟婆子们都是照王爷吩咐挑选的,可是,纯姑娘却故意找借口支开了她们。谁也没想到,纯姑娘这回真是一心求死,竟用双料自杀。”

    慕容瑾轻轻笑了起来,“就知道她的子一定会这么做,才特意叫人看着她,结果还是没看住。”他转而拉着云清欢轻声道:“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到底不能真的见死不救。”

    云清欢摇了摇头,“我还是别去了,我去了只怕她更没有求生的**了。王爷快去吧!”

    慕容瑾坐着不动,握着她的手不轻不重的揉着,不确定道:“你真的不去?”

    云清欢郑重其事的点头,“真的不去!王爷还是自己去吧。再不去她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快去快去!”说着她拉着慕容瑾起来,将他推了出去。

    慕容瑾却在出门的时候,转回来环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晚上过来陪用膳!”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带着燕七走了。

    他前脚刚走,嫣儿便凑了上来,“姑娘,这样真的好吗?那纯姑娘这么做,分明就是在威胁王爷嘛。总不能以后她次次这样看,王爷次次都要过去啊!”

    云清欢哪里就不到这一点呢?她实在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啊!

    “能怎么办呢?不让他去吗?若是姚语纯没事便罢了,若是她真的死了,我就输了。不管王爷对她有没有那种感,但是到底相交一场,如今她若为王爷自杀了,我想王爷这辈子都未必能安心。从一次后,他面对我的时候,必然会想起曾经有一个女人,因为他要娶别的女人自杀了。活人啊,永远都争不过死人的。所以我不能让她死!”

    “可是,就怕这纯姑娘一根筋到底啊!”嫣儿还是不甘心的样子。

    云清欢沉默,半晌忽然笑了,“事也未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她为王爷自杀而死,王爷自然会急着她,可是如果是病死了,出车祸而死的,就另当别论了!”

    嫣儿一愣,旋即明白了云清欢的意思,“奴婢明白了,姑娘是要用别的办法叫她不能再兴风作浪?”

    云清欢耸耸肩道:“我随口说说。不管怎样,等我寻了机会与她好好聊聊再说吧。”

    香菱院中,云清浅陪着云王妃坐着说话,云王妃脸色铁青。

    “浅儿,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你可是我的女儿,怎么能去给一个青楼女的女儿下跪呢?还是求人家嫁给你好的相公。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的脸面都要给你丢尽了。”

    云清浅委屈的抹着眼泪,“娘,女儿是来让您帮我出主意的,不是叫您骂我的。您只知道骂我,可知道我如今在太子府中是什么境遇啊。表哥自从得知云清欢那个臭丫头要嫁给瑾王爷之后,就终借酒浇愁,更连我的手都不碰。如今他上的伤还没有好,就整喝的不省人事,我真担心他会把自己的体折腾坏了。幸好我寻了个借口带着他提前回京了,若是还留在围场,皇上知道他为一个女人终这么折腾自己,一定会大怒的。娘,我心中恨他喜欢别人,可是我却也见不得他痛苦啊。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叫云清欢嫁给他,可是那个臭丫头居然不领!”

    “我要是她也不领!”云王妃恨铁不成钢的冷哼道:“与王爷想比,太子下还差一大截。你若能嫁进瑾王府,我也不愿意你做太子妃。”

    “可是她明明喜欢表哥的呀!您难道不记得,她从前有多喜欢表哥吗?为什么如今竟对表哥一点眷恋也没有了?”云清浅不明白了,她之前还一直以为那个臭丫头是在玩擒故纵的把戏,现在才发现,原来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慕容明轩了。

    云王妃嫌弃的扯她的耳朵,“我说你是不是脑子都不转弯啊!你瞧不出来如今那个臭丫头跟从前根本不一样了吗?若是她还是从前的那个臭丫头,我们犯得着还要为她头痛吗?就她从前那胆小软弱,见了人连话都说出来的倒霉相,能让王爷对她青眼有加,非她不娶吗?她早就不是从前的她了!”

    云清浅委屈的抹着眼泪,“那我现在要怎么做呢?表哥如今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您说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表哥回心转意啊?”

    云王妃虽然嘴上说云清浅怎么怎么不争气,心里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女儿的,她长吁了一口气,“浅儿,为娘的说句实话,女人成了亲以后,就跟从前不一样了,不要老想着他能回心转意,这天下没有哪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有独钟的。就算现在没有云清欢,往后难道没有别的女人吗?寻常人家也能有个三妻四妾的,何况他是太子,以后边的女人会比天里的蜜蜂都要多。所以,你要做的不是让他对你一心一,而是想办法,稳住自己正妃的位子。”

    云清浅却不明白她的意思,“如今他看都不看我,太子府的下人们,近来也知道我得宠,都拿我不当回事儿。留不住他的心,我怎么稳住自己的位子?”

    “孩子!”云王妃接道:“一个女人要想稳住自己在夫家的位子,最重要的筹码就是孩子。皇家素来重视子嗣,你只要为他生下嫡长子,你的地位自然不会动摇了。”

    “可是,可是……”云清浅说着哭的更伤心了,“他如今连我的手都不碰,我有什么法子生下孩子呢?”

    云王妃忍不住敲她的脑袋,“这种事还用我去教你吗?他不碰你,你难道不会主动吗?你是女人,又出落这么好看,难道还没法子让男人要你吗?”

    云清浅虽然已经成亲,也入了洞房,可是见母亲说的这么直白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别扭的揪着帕子,“可是,这样,不是很丢人吗?”

    云王妃白了她一眼,接道:“你若是怕丢人,就当娘什么也没说,你就等着太子下登基之后,将你打入冷宫吧。”

    云清浅低着头不说话,心中很是难过又无助。好一会儿,她才终于下定决心抬起了头,道:“好,我就照着娘吩咐的试一试。不过,云清欢那边总不能就这样放过了吧。既然她不识抬举,我便要叫她后悔。”

    “这个自然!不管怎样,她那么害我,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只可惜那沈佩瑶竟那么不中用,连自己的未婚夫都不回去,太后娘娘也没用,明明是太后,竟连一个王爷都动不了。我们如今也只能想别的办法了。”云王妃道。

    “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云清浅心中痛恨着云清欢,可是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对付她了,她一筹莫展的接道:“如今王爷几乎已经告诉全天下的人,那个臭丫头是他的女人,大伙儿都巴巴的倒贴了上去,恨不得把她当菩萨一样供着呢。连皇上太后都动不了她,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我看未必没有办法!”

    云清浅话音落下后,外面却传进了一把女子清脆的声音,她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着水蓝色长裙的女子正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正是云亲王去年才娶进门的秋姨娘。

    她原是云王妃母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家境贫寒,父母又早亡了,家里还有个没有娶妻的弟弟。她不得已进京来投靠云王妃,哪知道竟因为她绣功了得,竟得了云亲王的青眼,当即被抬了姨娘。

    只可惜,云亲王对她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竟不过月余的时间,便再没去过她的院子,如今一年都过去了,她这个姨娘倒完全成了摆设了。

    不过因为她与云王妃是亲戚,所以就算在王府中不得宠,子过的倒也还行,还能省些钱寄回去给弟弟做老婆本,所以素来安分的很。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