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慕容瑾的婚约

    云清欢素来喜欢云清灵的子,虽然云清灵与云清溪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素来也就是见了面打招呼的交,可是她依然会见不得她不好,会为她担心。

    云清欢拉着云清灵让她靠在自己上,安慰道:“灵儿不必这么担心,在宫里有皇上的眷顾,没有人能欺负八姐的。再说丽姨如今已经不在了,她在府中的地位也大不如前,老夫人与王爷只怕也管不到她。何况她的外公还因为贪污之事被判秋后问斩。这些事你我都不会介意,可是外人呢?他们定然会因此轻视八姐的。八姐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年纪,这些子连上门向你提亲的都不在少数,可是自从丽姨去世之后,八姐那边就无人问津了。若是一直这样拖下去,八姐的婚事倒成了老大难了。可是如果随便找个人家就把八姐嫁出去,想必八姐也是不愿意的。不如像现在这样,入了宫为嫔为妃,到底少不得她一世的荣华富贵。而且皇上如今正宠她,只要她开口,想必她外公李大人的案子,一定还有转圜的余地。我想这些,八姐一定都思量过的。”

    云清灵点头,“九姐到底是明白人,看的比我透彻。只是若换了是我,我宁愿孤独终老也绝对不要进宫给皇上做小妾。”说着云清灵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前几去了趟醉仙楼,成玉哥哥叫我告诉你,你已经很久没有去醉仙楼了。他说你就算不愿意管甜品店的生意,好歹也该去拿属于你的那份分红。”

    想起醉仙楼的甜品店,云清欢确实有些过意不去,自从出狱之后,她除了叫恩芷送去了写好的各种饮料的制作方法,以及自己实验的成果,自己就再没去过。

    听恩芷说,甜品店的生意倒是极好,如今在京城已经声名在外,很多离的很远的人都会特意赶过来买着带回去。

    还有那些饮料,成玉也安排人照着法子做了,起初倒是没什么起色,多学了几次,做出来的味道竟也有八成的相似了。如今各种饮料也开始在卖了,跟那些小蛋糕一样,都很受消费者的喜

    想起自己这半个老板这么不敬业,云清欢讪讪的笑道:“好好好,这事儿我记在心里了,有空我一定过去。”

    两个人聊着天,忽然听到一声悠长的声音传了过来,“太后娘娘驾到!”

    众人虽然意外,可都跪下行礼。皇帝更亲自迎下来将太后迎了上去,与自己同座。

    “母后怎么这么大老远了赶过来了?若是有什么事,传儿臣回京就是,何必如此舟车劳动呢?”皇帝虽然以仁孝治天下,因而对太后格外的孝顺。原本这八月十五中秋他是要陪着太后一起过的,不过太后说近来体不适不愿多折腾,便叫皇帝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用理会她。皇帝这才带着众人来了围场。哪知太后竟自己又赶过来了,而且还是这大晚上赶过来的,想必这一路定时夜兼程的。

    太后的份何等尊贵,让她这么着急着赶过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才是。

    可是太后却笑道:“没什么事儿,不过是闲来无事做来凑凑闹,正好瑶儿才过了守孝期回京,哀家见她一个人在府中过节冷清的很,所以便带着她一起来了。”太后一边说着一边冲下面招了招手,道:“瑶儿,还不过来拜见皇上与皇后娘娘!”

    太后话音一落,从暗处走出了一个着素衣,头上未着半件首饰,脸上也不施粉黛的女子。那女子看起来有二十三二岁了,可是从发型上看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个时代倒是很稀有了。

    那女子款款的走出来跟皇帝与皇后行了大礼。

    两旁围观的人群却开始窃窃私语。

    “这是谁啊?”有人问。

    “沈国公的女儿沈佩瑶,是太后娘娘的至亲。”有人回道。

    “怎么从前都没听说过啊?”

    “怎么没听说过?不过是你当年年纪还小,不记得罢了。她可是先皇指婚给瑾王爷的。后来因为很多事,这婚事一拖再拖,三年前她回乡给沈国公守孝,这三年来竟一点音讯也没有,大家都快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了。”

    ……

    众人的议论一字不落的落进了云清欢的耳朵里,她掩在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攥着,可是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云清灵听了这话心中也不舒服,她素来心直口快,向云清欢道:“九姐,是不是真的向他们说的那样?难道王爷有婚约在?那他怎么娶你?娶你回去做妾啊?”

    恩芷也是一脸的担忧,“是啊姑娘,这事儿王爷有没有跟您提过啊?怎么忽然就冒出了个沈姑娘?从前奴婢怎么都没听说过啊。”

    云清欢弯了弯唇角,挤出了一抹笑意,“你们别心了,这件事我自然会跟他要这个说法的。且先看看太后娘娘的来意吧。”她可不相信,太后夜兼程的赶过来真的是为了凑闹的,凑闹有必要带着才守完孝的沈佩瑶?

    想必太后此行定然是为了沈佩瑶的婚事来的。

    果不其然,沈佩瑶给皇帝与皇后见礼之后,太后连忙笑意盈盈的嘱咐她道:“瑶儿,你与王爷也多年不见了,可到底是有婚约在上了,迟早都是一家人,哀家就不避嫌了,你就坐到王爷边去吧。”

    云清欢没有去看沈佩瑶的反应,她的目光紧紧的落在慕容瑾的上,她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想法。

    慕容瑾的脸上始终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从沈佩瑶出现开始他就那个样子,好像那个女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不过在沈佩瑶移步朝他那边走去的时候,他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转向太后笑道:“太后娘娘有心了,不过,太后娘娘应该知道我心有所属,并且没打算娶除欢儿以外的人。所以,太后娘娘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但是沈姑娘最好还是避避嫌,沈姑娘也许不在意这些东西,可我却在意欢儿对我的看法。所以请沈姑娘高抬贵手,别拉我下水才好!”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