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云清浅的痛苦

    事正如云清欢预料的那样,王孙贵族家的女儿们没有几个会骑的,就算偶有会的也只是略懂皮毛。所以这场中秋盛宴,最终演变成了男人的自娱自乐,女人们都聚到了一处拉家常去了。

    从前这种场合里,人们少不得对云清欢冷嘲讽一番,可是今,那些平里怎么都看不起她的人都围过来虚假意的巴结,竟把同行的云清浅给凉在了一旁。

    可惜云清欢虽然没有当众给她们甩脸色,反倒笑意盈盈的回应了她们的虚假意,却对这些人完全没有好感,所以随便应付了两句后便寻了借口出来了。

    而心急的云清溪早已经等在外面了。

    她本就出落的如花似玉,今有着了一戎马劲装,将玲珑的曲线显现无疑,远远望去连云清欢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云清欢走了过去,赞许的笑道:“八姐今的装扮真真好看!”

    然后便带着云清溪去了她之前就踩好点的地方,很隐秘,只怕是常来围场的皇帝也未必到过,但是风景很怡人,是个偶遇邂逅的好地方。

    可是云清溪还是心中不安,拽着云清欢的衣袖,“这里这里隐蔽,你确定皇上回来?”

    云清欢抓着她的手,一面扶着她上马,一面笑道:“八姐你就放心吧,我发誓皇上一定会过来。八姐你只要顾好自己就行了,千万要自然一点,别让皇上看出了破绽,以为你是在故意等他。总之你是觉得这块地方风景很美,适合练习骑术,所以你才一个人来这里练习。遇到皇上的时候,虽然要表现的诚惶诚恐,可是皇上若要问什么话,也要不卑不亢的回答。别让皇上以为你是个虚有其表的花架子,内里却与一般的小女人一样胆小怕事,明白吗?”

    云清溪的心中不是不紧张的,毕竟不管她做了多少准备,皇帝就是皇帝,是能一句叫她生,一句话要她死的人。不过想起母亲惨死的过往,她知道自己不能怕,她必须要冷静下来。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点头,“好,我知道要怎么做!”

    云清欢知道她的子,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骨子里并不软弱,只是从前并不喜欢与人争而已。于是放心的笑了,握着她的手又交代了几句,便带着恩芷走了。

    回去的途中竟遇上了云清浅。

    云清欢眉心微微一跳,心道:这云清浅今与以往完全不同啊。从前她哪一次见了自己不是恨不能用眼神剜出自己的心才甘心的样子,可是今竟满眼的委屈与哀求。

    “太……”

    “九妹!”

    云清欢正要开口,哪知云清浅却忽然抢白了她的话,还扑通一下跪在她的面前。

    云清欢连忙叫恩芷拉她起来,可是云清浅却死活不起来,“九妹,你若是不答应我的请求,我就长跪不起。”话音落下的时候,眼泪也一并滑落了下来。

    “大姑娘,你我到底也算是一家人,何必说如此见外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好了,我如今对太子下并无半点感,所以你根本不用把我当成你的敌。你只要好好陪着太子下,他与你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分,断不会亏待了你的。”云清欢淡淡的接道。从云清浅的眼神中,云清欢就明白了她的来意。说起来,云清浅能放下架子来求她,还是让她有些意外的。

    云清浅用力的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从前也一直以为我与他青梅竹马,这份感是旁人比不了的。可是现在我根本以为我们一点感都没有了。从他自南疆回来后,他一心就想着要救你,根本没有打算接我回府的意思,后来还是皇后娘娘一再着他,他才过去接我回去的。可是他对我却倍加冷落。你知道吗?自从得知你要嫁给王爷,他就再没有碰过我了。我们是夫妻吗?他这是要让我守活寡吗?还有昨夜,他回去的时候,脖子上的伤很重,我说要传太医,他却不许。只是自己随便包扎了一下,可是没一会儿血就又流出来了。我担心出事儿,执意要传太医,他,他……”说到这里云清浅难过的几乎说不下去了,她一直抹着不断下落的眼泪,抽泣的声音让人听着不舒服,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冷静了下来,继续道:“他打我!真的,他打了我。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对我动手。他说,如果我敢把他受伤的时候说出去,他就休了我,死生不复相见。”说起慕容明轩如此绝的话,云清浅的嘴唇不住的颤抖着,“我知道,伤他的人一定是你。因为怕你受到连累,所以他不敢传太医为他上药包扎,也不敢让任何人直达这件事,怕传到皇上与皇后娘娘那里,会对你不好。”

    说到这里云清浅顿了顿,好似是为了平复自己的心,这才又道:“虽然我以前就知道他对你心思,可是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在他心中,你已经比任何人都重要,甚至比他自己都重要。你根本没有看到,昨天晚上他流了多少血,我几乎以为他上的血都流干了。他今天早上没有过来,一则是不想别人知道他受伤来,二来也是他根本下不了了。从前大家都说,我是他手心你的宝。因为除了对我,他对任何女人都不屑一顾。”云清浅紧紧的抱着双臂,可是体还是止不住的颤抖着,“如今我才知道,我到底是比不上你的!他从来没有为我不顾自己生死的。”

    恩芷素来心软,见云清浅说的那么悲痛,心生不忍,又听到自家姑娘伤了太子下,心中更是又疑惑又害怕,她不住的拿眼睛去看云清欢,可是云清欢却是一脸的平静,仿佛云清浅说的不过就是寻常拉家常的话一样。

    “对此我便是很遗憾!不知大姑娘今找我到底所为何事?”云清欢依然淡淡的,事不关己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