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云清欢生气了

    送走了云清溪,天色也晚了,云清欢是属于越歇越懒的类型,窝着窝着就犯困,索早早了用了晚膳,由恩芷伺候着洗漱之后,上睡下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觉得有人在边坐着,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却见竟是一袭月白色长衫的慕容瑾正坐在边含笑凝视着自己。她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看花眼,就是我!”慕容瑾笑着将她的手拉了下来,顺势牵在手中。

    云清欢却不乐意了,一把将手抽了出来,冷声道:“贵姓啊?”

    慕容瑾失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可是这几我真的是忙得很,实在抽不出空啊。”

    原来自从那慕容瑾亲自从着云清欢回了云王府之后,竟再没来看过她。云清欢倒不觉得自己是个喜欢粘人的人,是在是觉得说不过去啊。一面说要成亲,一面连人都见不到,这算什么事儿啊?

    “是,我知道,其实我也很忙,我现在要忙着休息,没时间跟你说话,跪安吧!”云清欢说着翻了个继续睡觉。

    慕容瑾却也顺势在她边躺下一把将她搂进怀中,连带着将云清欢所有的反抗都轻易化解了,笑道:“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一定事事以你为重,再忙也要抽空来陪你好不好?不过今晚你得陪我去个地方!”

    音落他也不给云清欢说话的机会,一把将她拦腰抱起,驾驭着轻功离开了云王府,一路向城外去了。

    “这到底是要去哪儿啊?”云清欢一肚子不满,什么嘛?又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什么“我错了还不行”?这是认错的态度吗?分明就是错上加错!这笔账她得记着,一定要算!

    到了城外大约四五里的地方有一片不大不小的树林,慕容瑾就是停在了这里,将云清欢放了下来。

    云清欢脚一沾地,就一把推开了慕容瑾,狠狠的瞪着他,半晌她忽然笑了,“原来王爷是空有一副花架子,这轻功真不怎么样。与那幻枫小哥相比,真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呢!”

    慕容瑾哪会不知道她的心思,却也不生气,反倒认同了点头,“说起来那幻枫公子的武功倒却是不同凡响,以他的年纪确实难得。”

    云清欢一听忍不住翻白眼,这个人还真是的,明明是在损他,他竟然还能一本正经的评价别人的武功高低。

    慕容瑾伸手揉了揉她头发,“好了,我知道你生气,但是等一会儿好不好?等我把事处理了,任凭你处置!”说完他打了个响指,只见方才还黑乎乎一片的树林里忽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云清欢这才发现原来这树林中竟数百人。

    而被那些人围在中间的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年男子,那男子长的五大三粗,满脸的络腮胡,一看就是个粗人。

    云清欢不解的看着慕容瑾,“他是什么人?”

    慕容瑾笑了,“他就是欢儿说的刺杀我的人。”

    云清欢的眉心微微一动,心道,这到底是演的哪出啊?她什么时候说过是这个人刺杀的慕容瑾的?不过这个男人既然这么做,想必是有他的用意的。所以她并不说话,只是看着慕容瑾,等着后话。

    慕容瑾牵过她的手,笑道:“幸亏欢儿聪明,看出了能集结那么多高手刺杀我的人一定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我才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人。他就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一剑飘红,不但武功武功出神入化,在江湖中的地位也极高。不过就是太小心眼,当年我少不更事的时候,曾对他出言不逊,他竟记仇到现在,一定要我的命。这不,竟号召了那么多江湖人士要我的命。我以前都不知道我面子这么大的!”

    云清欢素来聪明,慕容瑾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偏头冲他甜甜的笑道:“原来是他啊?我还原本也只是觉得应该是个在江湖中地位很高的人,毕竟除了这种人没有人有能力一下子号召那么多高手的。不过我对江湖中人倒也都不认识,所以根本没有目标。还会王爷厉害,竟真把这人给找出来了。如今王爷打算怎么处置他呢?交给皇上吧。我想皇上一定狠毒了这个残害忠良的大恶人,所以定会下旨重罚他的。不过,这到底也是牵扯到江湖的事,皇上只怕不好出面。”

    慕容瑾脸上的笑意分明划开了,他就知道这丫头定然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他顺着她道:“所以这件事不能让皇兄知道,知道了只会让他为难。一方面想帮我报仇,另一方面又要顾及朝廷将江湖的界限。所以我还是自己处置吧!”说完他一扬手,便有人上前一刀砍下那一剑飘红的头。

    慕容瑾很贴心的在砍头的瞬间,将云清欢揽入怀中用体为她挡住了这血腥的一幕。

    回去的时候,他们是走着回的。

    一路上云清欢都想说话,可是从慕容瑾方才的行为来看,附近一定有人监视着他们,所以说什么都要掂量着。一时倒没什么心思说话了。

    慕容瑾只是牵着她的手,悠悠然的踱着脚步,很是自在。

    “不是说要罚我的吗?想好怎么罚了吗?”他笑问。

    云清欢抬头等了他一眼,不说话。怎么罚?他这么做分明都是为她好,她哪能昧着良心去罚啊?

    慕容瑾拉着她停了下来,“如今那些人已经回去复命了,想必他对你的疑虑也会消除的。但是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些,在他面前千万不要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让他怀疑了,知不知道?”

    云清欢见他这么说了,知道那些监视他们的人已经离开了,她没有回答慕容瑾的问题,而是问道:“那一剑飘红真的与你有过节啊?”

    慕容瑾点头,“年少时在南疆与他遇见过,交过手,赢了他一招半式。此后他一直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输给了一个臭未干的孩子,期间也用过下三滥的手段害我,不过仅限于此。也算是有过节吧!”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