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沈佩瑶

    “我只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用在任何事上都是说得通!”丢下这句话幻枫不再与他废话,抱着琴驾驭着决定的轻功走了。

    上官凌抬手摸了摸鼻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到最后还是要这个小狐狸来帮自己解开心结。

    虽说他过来是因为担心幻枫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难过,可是他自己的心中也确实有心结。那在皇宫中见到云清欢与慕容瑾那般亲密,慕容瑾更直说了他要娶那个丫头,而那个丫头也同意了,他这才确定的知道了原来自己属意的那个女子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且还是两相悦。

    虽说那见云清欢当中因为慕容瑾的死失态,他就已经知道了,可是那个时候他以为慕容瑾死了,更不知道原来素来对任何女子都不在意的慕容瑾竟然会单单为她动了。

    如果他够聪明就应该就此放弃,毕竟慕容瑾不好惹。可是那丫头可是馨儿去世之后,唯一让他心动的女子,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了。

    所以在放弃与争取之间,他犹豫不决。

    但是现在他不犹豫了,因为幻枫又一次把他自己都没有理清楚头绪的心理清楚了。

    他说的没错,他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喜欢那个丫头,他觉得她与众不同,不愿意看到她受苦,可是却不愿意为她放弃自己的在意的一切。

    他对她的喜欢仅此而已!

    所以不必犹豫了!

    云王府的香菱院中,云王妃正在气头上,满屋子的人都吓的大气不敢出。

    “你们一个个倒是说话啊!平里一个个不是能说会道,怎么今遇上正事儿,我用得到你们了,你们就变成哑巴了!”云王妃怒气冲天的吼道。

    她实在不能不生气!她还被云清欢那个臭丫头害的连家都当不了,眼看着她要被斩首了,还以为自己终于大仇得报,谁知道那慕容瑾竟又冒出来了,不但救了臭丫头,如今还要娶她。

    她在深宅大院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能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德吗?各个都惯会见风使舵,见云清欢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这两整个王府除了她院子里的人,其他人没一个不厚着脸皮登门倒贴的,就连王爷与老祖宗都特地叫人裁了衣服,打了首饰,还花高价买了舶来的上好的胭脂水粉给她送去了,如今又请了先生要见她琴棋书画,满满的要将那个下的臭丫头变成了与她家浅儿一样的大家闺秀。

    反倒是她这个明媒正娶的王妃如今在府中竟根本成了摆设!

    先前她虽然失去了当家的权力,但好歹她是皇后娘娘的妹妹,女儿是太子妃,儿子是未来云王府的主子,没人敢对她怎么样。如今那云清欢就快要成为瑾王府的女主人了,那份地位自然是别的亲王妃比不上的。所以大家为了巴结那个臭丫头,于是都不约而同的冷落起了她这个与云清欢不合的正王妃了。

    只是如今她苦无翻的机会,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只能对着自己的下人发泄。

    可是那些下人素里就怕她的很,如今她又正在气头上,哪有人不怕死还敢在这个时候凑上去说话的。说的对是好,一句不合她的意不是找死吗?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开口的。

    “母亲大人何事这么生气啊?倒是把这个小丫头们吓着了!”这个时候云清宸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面打发了傻站着一屋子的下人,自己走过去在云王妃的对面坐下了。

    云王妃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你说我为什么生气?你说说,云清欢个臭丫头到底施了什么妖法?六王爷为她出头,太子下帮她法案,瑾王爷更当她是宝贝。还有你父亲,你说啊,平里你见他睁眼看过那臭丫头吗?可是每次那个臭丫头有难的时候,他都不遗余力的要帮她。你说那臭丫头是不是施了妖术了?你听说了没?那瑾王爷特地过来说有要事跟老祖宗与王爷商量,结果什么都没说,就是过来警告咱一王府的人,只要谁敢得罪了臭丫头,他就觉得要给那臭丫头报仇。宸儿,你是知道的,母亲我与你妹妹,没少为难过那个臭丫头,如今她得意了能让我们好过吗?”

    云清宸了然的点头,道:“母亲大人说的在理。只是如今有瑾王爷护着,皇上都动不了她,咱就算生气也没用啊。母亲大人不如看开点,反正我也听说瑾王爷说了,过去的事既往不咎。母亲大人往后别再为难她不就好了?”

    云王妃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啊?愤愤道:“话虽如此,保不准臭丫头从中挑事,瑾王爷若是改变主意了要追究,只怕皇后娘娘也救不了我们。”

    云清宸似是在认真思考,半晌点了点头,“母亲大人的顾虑也不无道理。瑾王爷虽然愿意既往不咎,可是架不住云清欢天天给他吹枕边风啊。”

    云王妃愁眉苦脸的点头,“所以你说我能放心吗?”

    “那母亲大人有什么打算呢?”云清宸问。

    云王妃摇头,不满道:“我若有了打算,还用这么发愁吗?倒是你,上次到底想了法子让皇上下旨砍她的头,如今就一点主意都没了?”

    云清宸一手撑着脸,沉默着,好似是在认真思考,半晌他忽然展眉笑了,道:“母亲大人,我们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云王妃不解,“有什么办法你说就好,别卖关子。”

    云清宸点头道:“沈国公的女儿沈佩瑶,母亲大人难道不记得了吗?”

    云王妃微微一愣,旋即一抹舒心的笑容在脸上划开了,“你说的是太后娘娘的侄女儿,与瑾王爷有婚约的沈佩瑶?”

    “就是她!”云清宸点头道:“她与瑾王爷的婚事还是当年先皇在世的时候由先皇亲自定下的。这婚事本该在沈姑娘年满十八的时候就该办了的,可惜沈国公却忽然病了,而国公爷就这么一个女儿,沈姑娘又孝顺的很,当下请太后娘娘下了懿旨将婚期推迟,要等国公爷的病好了再嫁。可惜国公爷这一病竟病了两年。两年后又过世了。沈姑娘要为国公爷守孝三年,自然是不能在此期间成亲的。所以这婚事便就这么搁置了下来。先皇指婚的时候,瑾王爷才十五岁,沈姑娘也才十三岁。如今瑾王爷倒是依然风采依旧丝毫不减当年,可沈姑娘依然是老姑娘了,若是瑾王爷不娶她,太后娘娘想必是不会答应的。”

    云王妃一听即可喜上眉梢,“你说的在理。太后娘娘就一个国公爷一个弟弟,国公爷又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国公爷又不在了,留下沈姑娘一个人孤苦伶仃,太后娘娘定然不会叫人欺负了她去的。只是沈姑娘如今还在老家守孝,瑾王爷娶臭丫头有势在必行,你说这事儿能有转圜的余地吗?”

    云清宸显然早想到这一点了,“母亲大人放心就是了,据我所知沈姑娘守孝期已经过了,正在回京的途中,不就会进京的。只是从太后娘娘现在的反应来看,似乎是不愿意得罪瑾王爷的。若是没有人去跟她提这茬,不知道太后娘娘会不会帮沈姑娘出头。”

    云王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的顾虑也有道理,太后娘娘跟皇上一样,素来对瑾王爷礼让有加,只怕未必愿意趟这滩浑水。不过若是有人帮着沈姑娘抱不平,在太后娘娘跟前提一提这事儿,太后娘娘定然会顾念与沈姑娘的分的,就算不看在分上,她也得顾及自己的面子,不能叫外人说闲话。这事儿你放心好了,皇后娘娘素来与太后娘娘投缘,这话皇后娘娘去说自然能奏效的。”说到这里,她自己倒先乐了,“呵呵,就让云清欢那个臭丫头先得意几天,过几沈姑娘回京了,我看她该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才好!”说着便叫人备了车匆匆进宫见皇后去了。

    欢悦阁中云清欢跟懒懒的倚在软榻上看书。

    “姑娘……”

    “不见!”

    恩芷进门来才开口说话,就被云清欢直接打断了。

    “九妹这是怎么了?连我都不见了?”说话间云清溪款款的走了进来。

    一见是她,云清欢连忙起拉着她坐下了,“原来是八姐啊,我还以为又是那些过来送礼的人呢。你说也奇怪,从前他们见了我差没有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了,如今倒跟没事儿人一样各个厚着脸皮过来倒贴。可惜啊,他们好意思,我却为他们不好意思。是在懒得见了,所以只能躲着不出门了。”

    云清溪笑道:“那还不是因为王爷对九妹你太看重了,大家都担心一不小心开罪了九妹,王爷会怪罪的。到底还是九妹有本事,连王爷都能对你死心塌地。”

    ----------------------------------------------------------------------

    这两天忙,就两更吧,谢谢送金牌的亲!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